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登纪子走进店里,等在靠里桌边的男人站起了身。是松宫。看到她后,他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登纪子走近寒暄道,“两周年祭之后,这是第一次见面吧。”

“当时承蒙你关照。这次突然把你叫出来,真是不好意思。”

落座后,两人点了饮料。松宫刚才什么都没有点。

“我听加贺先生说了,案子已经解决了吧。恭喜。”

“谢谢。听说你也帮了不小的忙呢。”

“我没做什么。”登纪子微微摆手道。

“跟加贺经常联系吗?”

“嗯……”登纪子稍微想了想,“也就是从最近才开始的。”

“今天你们一会儿也要见面吧?我听说你们约好一起吃饭。”

“原本是因为一些不相干的小事聊到了约吃饭的话题,我也没想到加贺先生竟当真了。”

饮料端来了。茶杯里的红茶散发出香气。

“其实,我有一件事情想求你。”松宫从旁边椅子上的包里掏出一个白色信封,放到桌上。

“信?”

“是的。是这起案子嫌疑人的东西。准确地说,这信封里是那封信的复印件。”

“嫌疑人是……”登纪子的表情严肃起来。

“角仓博美,本名浅居博美。这是她父亲托付给她的,说无论如何想让加贺看一下。所以,我打算请金森女士你替我转交。”

“那倒没问题,但为什么是我?松宫先生直接交给他不是更快吗?”

松宫点了一下头。“你也知道,这次的案子跟加贺的人生有着很深的关联。这封信里写的是他长久以来一直想知道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你也可以读一下这封信。”

“我……也?”

“如果直接交给加贺,我想他绝不会再拿给旁人看,所以我才想要先交给你。”

“我读了没事吗?这可是私人信件。”

“我不能说没事。但你也看到了,信是没封口的,所以就算读了,只要不说出来,谁都不知道。但是,现在请不要读。我喝完咖啡之后就会走,到时候你再慢慢看。”松宫喝了一口咖啡,微笑着,“因为是你,我才会有这种想法。”

登纪子看了一眼信封。从那鼓鼓的样子来看,信纸应该有不少张。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呢?加贺一直以来想知道的究竟是什么呢?

上次被他叫出去的时候,登纪子很意外。他突然说想让她陪着一起出去,结果把她带到了位于青山的角仓博美家。进屋之前,他告诉她,一旦他示意之后,就装出去借卫生间的样子,将梳子上沾着的头发放进塑料袋里。除此之外,只要什么都不说地坐着就可以。

在博美家中时,她的身体一直很僵硬。加贺和对方的对话太过紧张,中途她都快喘不过气来。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的吗?她这样想着,看着加贺的侧脸,感叹他真是个可怕的人,同时又感到敬佩。

虽然很辛苦,如今回想起来,那却是一次不错的经历。不管怎么说,能亲眼一睹加贺工作时的样子真是太好了。

“对了,”松宫开口道,“加贺工作调动的事你听说了吗?”

“加贺先生?没有。这次又调去哪里?”

“警视厅。他又回到搜查一科了。不过,跟我不是一个组。”

“是吗。那今晚得庆祝一下啦。”

“请一定帮他庆祝一下。地点准备选在哪里呢?”

“按惯例应该是日本桥吧。”

“还在那儿啊。”松宫苦笑着,“不过也对,他马上就要离开那里了。说起来,他现在应该在滨町那边的体育中心吧。今天我跟他通电话的时候,他说好久没去那里流过汗了呢。”

“流汗?”

“这个啊。”松宫比画着挥舞竹刀的样子。

“哦……”登纪子点了点头。

松宫喝完咖啡道:“那么我就先走了。”他起身拿走了桌上的账单,“替我向加贺问好。”

“多谢款待。”登纪子起身行了个礼。

目送着松宫走出店门,登纪子的手才伸向信封。确实没有封口,里面装着五张叠好的A4纸复印件。第一张纸上用女人柔和的笔迹写着“给加贺先生”,接下来的内容是这样的:

这次闹得沸沸扬扬,非常抱歉。如今我正直面自己的罪过,每日思考着该如何偿还。

信封里装着的,是父亲给你的信。父亲给我的遗书上,注明要我日后找机会交给你。拿到这样的东西或许只会给你平添烦恼,但考虑到这对你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物品,所以我还是决定让警方转交给你。如若招致你的不快,谨致以诚挚的歉意。

浅居博美

翻过第一页后,登纪子有些意外。接下来的文字细而有力,密密麻麻地排列着。

加贺恭一郎先生:

敬启者。有一些十分重要的事想告诉你,才提笔写下了这封信。|||||

我叫绵部俊一,曾经在仙台跟你的母亲有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是将你的住址告诉宫本康代女士的人。这样说或许你就明白了吧。想告诉你的没有别的,是百合子女士离开你家之后的心境。她究竟是如何想的,如何生活下去的,这些我无论如何都想让你知晓。

或许你会想,为什么要拖延至今。关于这一点,我致以深深的歉意,但详细情况恕我无法明言。总而言之,我是一个隐姓埋名苟且偷生之人,从未想过要对他人的人生说三道四。如今我行将就木,不得不重新考虑,就此封印对我来说最为重要的那位女士的记忆是否合适,不将这些转告给她的儿子是否合适。

第一次从百合子女士那里听说你的事情,是在我们相识一年之后。在此之前,她从未提及关于从前的家庭的任何事。或许那时候她对我也还没有完全敞开心扉吧。但那一天,或许她的想法产生了某种变化,忽然间对我倾诉了一切。

她说,离开那个家,是因为觉得她再这样下去,只会招致整个家庭里所有人的破灭。百合子女士说,结婚之后,她便不断给丈夫带来各种困扰。她不善于跟亲戚交往,甚至引发了家庭纠纷,最终让丈夫被亲戚们孤立。丈夫为了让她能够安心照顾病弱的母亲,做出了诸多努力,可母亲还是因她而早早离世,这一点也让她深怀愧疚。她十分失落,觉得自己是一个毫无用处之人,开始怀疑这样的自己究竟能否好好地将孩子养育成人。

或许你已有所察觉,她恐怕是患上了抑郁症。但在当时这种病并不常见,她也只一味地认为是自己无能。

在如此状态下,她仍旧坚持了许多年,但还是开始考虑寻死。可看到唯一的儿子熟睡时的脸庞,她又思虑如若自己不在,又由谁来养育这个孩子,迟迟下不了决心。

然而在某个夜晚,一件难以想象的事发生了。丈夫因为工作连日未归,她明明已和儿子一起入睡,但回过神来时,自己已在厨房拿起了菜刀。她之所以能清醒过来,是因为半夜醒来的儿子叫住了她,问她:“妈妈你干什么呢?”

虽然慌忙收起了刀,勉强度过了那个夜晚,但这件事却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那个夜晚,自己手持菜刀究竟是打算做什么呢?如果只是自杀还好,但如果是打算带上儿子……她说每当想到这些,便害怕得无法入睡。

苦苦思索之后,她才决心离家出走。她说当她乘上列车时,并没有想好任何去处,只茫然觉得自己或许就要孤独地死在某个地方。

我想你也已从宫本女士那里听说,她最终并没有选择死亡,而是在仙台开始自己的第二次人生。她形容在那里的生活是“忏悔和感恩的每一天”。抛弃了丈夫和孩子,根本没有生存资格的她,却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得到了众人的扶持,她深知这是何种难能可贵的境遇。这只是我的猜测,我觉得或许从离开家的那一刻起,她的抑郁症便已有所缓解。

面对向我倾诉了一切的百合子女士,我这样问她:“没有想过回到丈夫和孩子身边吗?不想见他们吗?”她摇头了,但那并不是否定的摇头。她说她没有那个资格。那时候,我便向她问起那两个人的姓名和住址。因为我偶尔会去东京,想趁机打探一下二人的情况。她先是拒绝,但在我执拗的追问之下还是告诉了我。我想,或许她心里始终都放不下被自己留在了远方的那两个人。

之后不久,我趁着去东京的机会,探访了加贺隆正先生的家。当然我没有打算提及百合子女士的事情,只想装出问路的样子,偷偷观察二位的情况。

房子很快就找到了,可惜的是没人在家。于是我又找到邻居,在交谈中装出不经意的样子打探了一番。由此我得知隆正先生还健在,其子已经离家独立。而且告诉我这些事情的人还给了我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那个儿子当时刚在剑道大赛上得了冠军。我立刻去了书店,在那里找到了刊登有你的报道的剑道杂志。

回到仙台后,我将那篇报道拿给百合子女士看。她屏住呼吸,眼睛也不眨,一直凝视着那张照片。最终,她的眼眶里盈出了泪水。

“太好了。”她是这样说的。我觉得那句话里满含着对于儿子成长为一个优秀的人的喜悦。不仅如此,对于儿子成为一名警察,她同样满心欢喜。

百合子女士说,她最放心不下的,是她的离家出走是否会招致丈夫和儿子关系不和。“恭一郎是个孝顺的孩子,他总是替我着想,如果他坚持认为母亲的离开全是父亲的过错,而因此憎恨父亲,那该怎么办?”她说她一直有这样的担心,因为如果真是那样,她就不光从孩子那里夺走了母爱,还同时夺走了他的父亲。得知你成为一名警察之后,她才觉得是自己杞人忧天,终于放下心来。她说因为如果你憎恨父亲,是不会选择同样的职业的。“这样一来,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百合子女士这样说着,露出了笑容。见到她那么灿烂的笑容,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想她是从心底感到高兴的。|||||

但是带给她如此喜悦的杂志,她却没有收下。她说自己放弃了母亲的身份,没有资格留下它。另外,她还说了这样的话:

“恭一郎今后会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如果留着这张照片,他在我心里的成长便停止了。那个孩子一定不希望这样。”

那时,百合子女士的眼睛里因为对孩子的期待和爱而散发出光辉。

以上便是我想告诉你的一切。事到如今才知道这些,或许对你已没有任何帮助。对于坚信自己的道路意气风发地前行的你来说,或许这些事情已不再重要。但诚如开篇时所说,如今我时日无多,只想实现心中这唯一未了的心愿,请原谅一个将死之人倚老卖老的行为。

最后我还想多说一句,我觉得百合子女士以她自己的方式充实地过完了一生。当我因工作原因不得不离开仙台,最后见她的时候,曾经问她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她只回答说:“什么都没有,如今这样就很满足了,我什么都不需要。”她是面带笑容说出这些话的,我觉得不是谎言。当然,或许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看法。

原本应该当面拜会你,但事出无奈,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向你转达,请原谅。

衷心祝愿你在今后的日子里幸福美满,前程万里。

绵部俊一敬上

来到滨町公园,四周的空气里飘浮着树木浓郁的香气。太阳已开始落下,但丰盈的绿色还是跃然眼前。这里有很多牵着狗散步的人,他们似乎都已熟识,愉快地谈笑着,被他们牵着的狗看上去也很快乐。

综合体育中心很宏伟,正门处的玻璃融入了如蛇腹般排列的设计,给人以新颖的感觉。室内也宽敞整洁。看到面前正好有一个怀抱剑道护具和竹刀的孩子,登纪子于是上去搭话。孩子说这里有日本桥警察局举办的剑道课程,刚刚结束。

听说地点在地下一层,登纪子便顺着台阶往下走。一处看似道场的房间门口正站着几个孩子。登纪子靠近一看,里面还有一些身着剑道服的男女老幼。

加贺也在。他站在道场的一隅,默默地挥着手中的竹刀。他的目光集中于一点,脸上没有丝毫犹豫。现在的他,恐怕什么也听不见吧。

如果把他的心比作水面,登纪子觉得那里应该总是如同镜子般平静,无论怎样的狂风肆虐都不会轻易掀起波澜。正因为有如此顽强的内心,他才能经受住如此多的试炼。

但是——

读过自己带来的信又会如何呢,还是不会生起哪怕一丝涟漪吗?

登纪子想得到答案,迈步朝加贺走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X的悲剧

    最新章节:幕后
    证券商哈利朗斯特里特在电车上被一种奇怪的凶器毒杀,警方进行了地毯式搜索却仍然毫无头绪。无奈之下,萨姆巡官和布鲁诺检察官慕名前往哈姆雷特山庄向年过六十的前著名莎士比亚戏剧演员哲瑞雷恩寻求帮助。 听完案情陈述

    埃勒里·奎因04-24 完结

  • 低智商犯罪

    最新章节:番外短篇版
    城市的角落,两个愚蠢的盗贼为了江湖地位,要做一桩扬名立万的大案 名利场中,一群老谋深算的大人物各怀鬼胎,暗地设局,展开了不可告人的交锋 公安局里,一个运气超好的警官临危受命,带队指挥,开始了秘密调查 一场啼

    紫金陈01-03 完结

  • 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
    传说天津卫有四大奇人,四神斗三妖各显神通,其中崔老道着实更胜一筹。他观透沧海辨鱼龙,一张铁嘴定太平,三枚神针安天下,堪称四大奇人之首。若要揭开天津卫尘封的奇闻诡事,且看《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金鱼聚

    天下霸唱01-03 完结

  • 祈祷落幕时

    最新章节:第二十九章
    一个女人被杀在一处廉价的公寓里。房间里没有任何生的气息,住在里面似乎准备随时迎接死亡。 案发现场找到了一本挂历,上面按月份写有东京十二座桥的名字。刑警加贺恭一郎顿时呆住:同样的东西也曾在他母亲遗物中出现过

    东野圭吾03-10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