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换个皇帝来当当(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我抱着两个纸盒子,从一座大厦中走了出来。望着众多西装革履,进进出出的上层人士,我不禁回头对着大厦,大骂一声:“操!”接着,丝毫不理睬周围投来的诧异目光,潇洒的扬长而去。

我是这栋大厦的一名普通文职,不,应当说曾经是。从现在起,我又恢复到了自由之身,无需再早上八点起床,九点上班了。

毕业了两年,却换八个工作。到了今天,也不知是自己炒老板的鱿鱼,还是老板炒了自己。反正,又失业了。

“我他妈的,要是个皇帝就好了。”我不禁开始想入非非,一想到当皇帝的种种好处来,脸上都要乐出花来了。

吱~呀~!

一个急刹车将我从白日梦中惊醒过来,接着从车里窜出一个中年男子,开口就用方言对我唧唧刮刮的大骂起来。

虽然我不是本地人,但也好歹在这里生活了两年了。当地方言虽然不甚会说,却也能听懂一些,尤其是那些脏话,更是了解甚深。

也活该那家伙倒霉,我是个急脾气。按照平常,也顶多是扇他一个耳光什么的。但是今天,却是我失业的大悲日子,他可算是撞在枪口上了。

在围观之人众目睽睽之下,我用老拳狠狠的揍了他一顿,临了对他伸出中指鄙视了一下。旋即转身急奔而逃。因为我知道,警察马上就要到了。

钻进一个小巷内,我大口的喘着气。作为一个文员,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剧烈运动过了。然而经此发泄,心中的郁闷也随之驱散了不少。心情随之也爽朗了起来。

蓦然,一个道士打扮的中年男子从后面抓住了我。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脸色却越来越严重。沉吟道:“小兄弟,你的面相乃九五之尊相。我……”

话未说完,我就一把将他推开,鄙视道:“九五之尊相,别和老子来这一套。你这种骗钱的道士,我见得多了。”说完,摆摆屁股就闪人。妈的,记得小时候在家里时,也有若干个道士骗我老妈说我有九五之相。弄得我老妈兴奋地将家里一个月的开销,全部捐了出去。害得我吃了一个月的稀粥咸菜。自此,我最是听不得什么九五之相之类。

绕出了小巷,打了个的回到了住所。之所以,我不称呼这里为家。那是因为我对这个屋子,一点感情也没有。它纯粹就是一个我睡觉的地方,与旅馆,酒店无任何分别。当然,那要归功于我的房东。他那副令人恶心的嘴脸,亦是我对这个住了两年的地方,毫无感情的罪魁祸首之一。

躺在床上一夜,我思考了许多。包括我到这个城市之后,两年来生活的点点滴滴。这不是我的城市,我不适应它,它也不适应我。想到这个结论的后果就是,我决定离开这个城市。

与平时一样,很多时候我都是想做就做,并不喜欢拖泥带水。是以,第二天我就与房东结清了帐。把自己的一些重要物品,一一装在了一个旅行袋里。

来的时候是这么来的,走的时候也就这么走了。喧闹异常的火车站,没有一个人是为我来送行的。

好在如今的交通也算得上极为便利的,家乡泰安虽然算不得什么经济发达地区。然而却是全国有名的旅游地区,来往的列车还是不少。懒得去排那长长的队伍,索性从黄牛票贩子手里买了张黑票,就径直往车站里走了去。

我躺在铺上,欣赏着从车外闪逝而过的江南风光。然而心神,却不由得扑到了家乡泰安。已经,两年没有回去了吧。记得当初留下的豪言壮语,他日待我功成名就,就是我衣锦还乡之时。

如今这么落魄的回去,或许会惹来一些嘲笑吧。

唉,算了。两年间,别的东西没有学到,脸皮倒是练的一流,区区嘲笑怎么也放在心上了。

由于这几日都没有睡好,想着想着,竟然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有人把我推醒:“您好,列车即将到达泰安车站,请您换票。”

漂亮的女列车员用词虽然客气,然而语气却和用词截然相反。不过,我也懒得和她计较这些。与她换过票后,便将衣衫穿上,提着我的旅行包到车门口等候。

终于,回到家乡了。

我重重地吸了一口气,这里的空气是如此的清新透澈,直将我的肺冻得贼凉。看了一下手表,却发现如今才是凌晨一点多。要说这块手表,却已经伴随了七八年的历史了。作为父亲用他第一份工资购买的手表,说随便扔的话,我也是不忍心的。虽然戴着这块手表,被人不止嘲笑了一次土包子。

走出车站,我点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想借着烟的热量,帮我驱驱寒气。却不料让我起了一个念头。

“师傅,去泰山。”我操着副本地口音,钻进了一辆出租车内,懒洋洋地躺在了座椅上,不再多话。|||||

那司机见我本地口音,便热情的攀谈起来。我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他。然而从对话的片断中却发现了,泰安最近发展速度极快。借着济南经济的蓬勃发展,泰安也是受到了辐射,占了不少光。再加上本属历史名城,旅游业的收入亦是不少。

唉,想不到两年的时间。家乡变化如此之大。

“对了,怎么刚一下火车,不往家里去。倒往山上跑?”司机一秉山东人豪爽的性格,倒也与我一点不见外。

我帮他点了根烟,自己也点上了一根,吞云吐雾一番后,才深沉的道:“离家两年了,不免有些情怯。先去玉皇顶看看日出,放松一下心情。”

“哈哈,有趣。”那司机乐呵呵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赞道:“一看哥们你就是个读书的,行啊!”

读书?我不禁苦笑,好歹熬了个本科文凭出来。本以为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却不料满大街都是本科毕业。行什么行?我的收入,还不如一个开出租车的司机呢。

谈谈说说间,时间过得飞快。不多一会就到了山脚下。那司机非得按计价器与我收钱。我说不得临走之前,多扔给了他五十块。说真的,他要是拉个外地客人,可不止多挣五十块。大冬天的,半夜三更出来做生意也不容易。

我整了整背上的旅行包,望了一眼巍峨耸立的泰山,便大踏步的走上了台阶。

泰山的路,我从小到大已经走了不止十次了,自然是熟悉得很。一路碰到不少游客,三三两两,或一个团队。估摸着都是想在日出之前,登顶观日。

我拒绝了其他人一同走的建议,反而加快的脚步,一路往上登着。久不锻炼之下,竟然气喘吁吁起来。

好不容易休息几次后,终于登上了玉皇顶。却已经累得不行了,记得几年之前,中途可是只休息一次过。

躺在观日峰的一块石头上,用我那旅行袋枕在脑后,休息起来。现在距离日出,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少不得要假寐一会。但是,旅行袋的背带,还是牢牢的挂在了胸口,我可不想有人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将旅行袋顺手牵羊掉。

或许是累极了,又或许是日出看过多次,心情不再激动了。困意向我汹涌地袭来。

好像是睡着了。

昏沉沉间,突然听到耳旁传来一声惊呼声:“成功了。”

声音之大,惹得我耳朵一阵发麻。想必是哪个游客成功登顶之后,正在大呼小叫呢。

正想开口教训两句的时候,我呆住了。入我眼帘的,是一道绚丽多彩光华。最令我目瞪口呆的是,光华之中缓缓地走出了一个人,细细一看,那人的容貌竟然熟悉异常,待得回过神来,才蓦然醒悟,那人莫不就是自己?

不对,那绝对不是我自己。因为那人穿着一身龙袍,那龙袍的款式,就与电视上演的一模一样。然而,那家伙的容貌,又怎么会与我一模一样。

妈的,莫非在拍电影?我脑子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那人见到咫尺间的我,先是一愣,旋即喜上眉梢,一把抓住我拖到了光华之中。

原本那人的腕力,可能比我稍有不如。然而,在我不防备之下,却也被他一拉就进去了。

“快,快。脱衣服。”那人在那团光华之中,迫不及待的提出了要求,两只毛手,已经搭了过来。

我靠!立时,我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心中一片冰凉。莫非,莫非遇到了传说中的……

想及此处,我紧紧地护住了胸口衣襟,惊声道:“你,你想做什么?”

“少废话,朕让你脱,你就脱。”那人色厉道,眉宇之间,竟然有一丝威严之色。

不过,那家伙自称朕。莫不是个神经病?都什么年头了?我狐疑地望着他,却是不出声。这道光华,与今天所遇之事,无不透露着诡异。

那人见我还是不动,眉头一轩,似是想发火。蓦然,又没来由的脸色缓了起来,微笑的说道:“你想不想当皇帝?”

那眼神,有些暧昧。在我看来,应该是充满了诱惑。对于这个明摆着的问题,我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开玩笑,世界上有几个人不想当皇帝。不过,这家伙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那人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喜上眉梢:“既然如此,朕就和你换一换。你来当皇帝,我来当你。”

我的头脑,顿时昏沉沉起来。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我四周仔细的望了一下,该不会是某个电视台在恶搞我吧?如今这类恶搞无辜平民的综艺类节目,收视可是非常高的。若自己万一真的相信,要是这么一脱的话,就把自己暴露在全国观众之下了。以后也不必再做人了。

“你倒是快点啊,这个传送空间,坚持不了多少时间的。”那自称是皇帝的家伙,抬头看了一下四周,似是在估摸着时间。|||||

我见他那模样,实在太真实了。一想到如果有哪个电视台,找到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来整自己,倒也认了。反正事后可以得到一笔不小的补偿金。

然,我心中还是打了个小九九。飞快的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先脱。只要你脱了,我就脱。”

那家伙先是想发火,却强自忍住了。三下两下,就把衣服全部脱了下来。

“停,最后那个,就不要脱了。”我见他正在把最后一道防线脱下,急忙制止道。妈的,要是被人拍到和他赤裸相对,我还活不活了?

“这个不换也好,该你了。”那人眼神中有些激动,脸色却有些铁青:“你倒是快点啊,不知道现在是冬天啊!”

拼了!我咬了咬牙齿,如今反正也算是穷途末日了。万一,我是在说万一。要是那家伙说的是真的话,我就发达了。毕竟,经常在网上溜达的我,时常会看一些玄幻小说,对于这种超自然事件,竟也有了些免疫力。另外,我也想到了那些骗我家钱道士的话来,更是凭添了几分信心。

我飞快地除下了我的衣服,将口袋中的随身物品都掏了出来。与他把龙袍换过来。天气极冷,这就促使我无法多做思考,迅速把衣服穿了上去。

这衣服设计,也真是变态。怎么穿也穿不好。

“你们这里的衣服,是怎么设计的啊?怎么这么复杂?”那家伙,倒是恶人先开口,埋汰起我的不是来了。

我一看也乐了,那家伙也不会穿我的衣服。这,这就表明,他说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要是电视台那些家伙的话,又怎么可能不会穿大众化的衣服呢?

一想到这里,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暖洋洋,轻飘飘的感觉。难道,难道我真的要当皇帝了?眼前那家伙,在我眼里也变得可爱起来。走上前去,三下两下,就帮他穿好了衣服。

“该你了,帮我穿这款式变态的衣服!”我是这么要求的。

“大胆,竟敢叫朕帮你穿衣服?”那人眉头一轩,发火了起来。

“大胆什么?我靠,别忘记了,我们现在换过来了。我是皇帝。”我怒目骂道。

“呃,其实!朕也不会穿。平时,都是奴才伺候朕穿的。”那人小声的诺诺道,脸色微红,似是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我忍不住大声的笑了起来。妈的,这世界上还有这种笨蛋,竟然连衣服也不会穿。不过,笑过之后,我想到了个严重的问题。我们两个都不会穿,那岂不是意味……

“好了,就这样吧。”那人嘴角掠过一丝贼笑,往光华外面走去:“时间已经到了,祝你好运。朕是不会再回那个鬼地方了。”

“靠,什么叫就这样吧?你让我怎么办?”我大惊失色,我捧着一堆款式复杂的衣服,叫喊道:“不要啊。”

眼前的光华流转的速度突然加快了起来,越转越快。昏沉沉间,我突然昏了过去。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

迷糊之间,只觉远远的有人在大叫大喊:“皇上,您在哪里?”

我勉强睁开眼睛,却见周围一片黑暗,只有那轮残月,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蓦然,一阵寒意袭来,让我浑身一颤。这才想到,我现在身上仅仅穿了一条内裤而已。

挣扎着爬起身来,将那身龙袍,紧紧地裹在了身上,这才有了些暖意。我的包,蓦然想起了这个东西。旋即就在地上见到了我那个旅行袋,以及洒落在地上的,一些当初我口袋里的东西。

我颤悠悠的拣起了我的烟,用我那几乎冻得发麻的手,颤抖了好半天才将烟点燃。

深深地吸了一口,尼古丁进入脑部后。紧张的情绪旋即被放松了不少,身上也暖和了些。

“皇上,您在哪里?”又是一阵叫喊之声,听声音,似乎比刚才近了些许。

皇上?莫非,那家伙竟然玩真的?我的心突然一阵悸动,那岂不是意味着,我他妈的现在就是皇帝了?

“我,朕,朕在这里。”我竭力大喊了起来。喊完这句话,我心中又紧张了起来,各种思绪在我脑海中一一飘过。不管了,就赌这一把了,接着,又连续叫喊了几声。

“是皇上,是皇上的声音。”那边的人,顿时激动起来,乱喊乱叫不已。

不多会儿,大部队就赶到了我身边。好家伙,陆陆续续,约莫有好几百人。各色人都有,有些是身着宫装服饰的美貌女子,有些是太监打扮的家伙,有些是戎装齐整,甲胃分明的带刀侍卫。

我懵了,再次意识到事情的真实性。电视台那帮家伙,不可能将这种豪华阵容都摆出来的。因为,那要花多少钱啊?

我的心,顿时也沉了下来。这事要是真的,万一我被他们发现了冒充皇帝?那还得了,我也听说过什么凌迟处死,五马分尸之类的玩意。|||||

人的智慧,通常都是在逼迫的环境中,得到最有效的发挥。我当即就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说谎。

谎言,并不是人人都会说的。

“来人,来人。护驾,护驾。”我抱着龙袍,惊惶失措的大声呼喊了起来。此时,我更是一狠心,用打火机将我的头发点燃。我连连拍打之下,头发业已经被烧掉了大部分。若是有面镜子,我现在的头发,那就是一个瘌痢头。当然,这就是我要的效果。据我所知,古代那些家伙,都是留长发的。我那一头短发,简直成了我最大的漏洞。

“有刺客,快保护皇上。”那帮带刀侍卫,飞也似的冲了过来,团团围在我身边。警戒的望着四周。

“皇上啊!”一帮子太监也不甘示弱,冲到我面前,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喊道:“奴才,奴才等救驾来迟。罪该万死,请皇上下令。将奴才凌迟处死,五马分尸。”

接下来一大堆宫女,也是扑倒在我面前,哭着喊着要我处死她们。

事情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也不由得我不认真对待下去了。因为我知道,万一我曝露了真正的身份,恐怕会比凌迟死的还要难看。

“都起来吧,你们救驾有功。朕回去后当会重重奖赏你们。”我不得不摆出一副龙威的样子,说话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奴才不敢。”那帮子太监,还在使劲的磕头,祈求我的原谅。

然而此刻,我却是冻得要死。便指着一个小太监,喝道:“你过来,帮我把衣服穿上。”

那小太监顿时面若死灰,惊呼了起来,大泣道:“皇上,您饶了奴才吧。”

妈的,什么地方出错了?那家伙不是说,他的衣服都是太监帮着穿的么?

“奴,奴才,来,来帮皇上穿衣服。”不远处,另外一个小太监怯生生地说话,然而语声之中,竟也是颤抖异常,似是极为害怕。

我这才恍然,帮皇上穿衣服的,应当是有专门的太监。我这样随便指个太监就让他帮我穿龙袍,他当然不敢喽。

“恩,那你就过来,帮朕穿上龙袍。”我学着那家伙的语气说话,不觉间,也染上了一丝威严之色。幸好,那家伙的确自己不会穿衣服,否则我此刻就得露馅。

那小太监,爬起身来,弯腰战战兢兢的走到我身旁。帮我穿起这龙袍来。蓦然,我听他轻呼一声,骇然的望着我的胸脯。

我也是吃了一惊,看了一眼我的胸脯。没有什么啊?顶多就是一小块胎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