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微服寻芳记(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陶迁面无表情的顿了一会,旋即道:“皇上若执意让两女跟随,也无不可。毕竟皇上龙体尊贵,也是需要贴心之婢照料。只是,张大人则必须留下当幌子。”

“太棒了。”杏儿转忧为喜地跳了起来:“陶大人是个好人呢。”

“陶大人,不知您是否已经安排好了皇上的安全问题?”兰儿虽说也是欢喜,然而却更加冷静的考虑到了其它问题。

“是啊,微臣若不守候在皇上身旁,微臣心中实在不踏实。”张晃见他跟随无望,仍旧想竭力回天。

“张大人,陶某会让你踏实的。”陶迁看着张晃,淡淡道:“不知张大人的武功,与四大供奉比起来,相差几何?”

“四大供奉,小人远远不如。”张晃一愣神,旋即又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骇然道:“难道……。”

“由四大供奉中的两位,暗中保护皇上,张大人是否踏实了?”陶迁笑眯眯地看着他。

“踏实了,踏实了。”张晃心虚地观察着四周,却实在无法发现什么,只好退了开去。

“皇上,微臣亦帮着安排了其他两名侍卫,沿途处理些小事。”陶迁平淡地说道,说着,又新向外喊了一声:“进来。”

“微臣左东堂,白士行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走进殿门的,是两名御前侍卫,其中一人赫然是之前与张晃比武的左东堂,另一位也是脚步沉稳,气度恭迁的高手。此人,应当就是白士行了。

“起来吧。”我摆了摆手,心中没来由的掠过一丝不舒服。陶迁此人虽然忠于自己,然而这种事事安排妥当的风格,实在让自己生出无力之心。哎,想必这也是那个吴梁,想要逃避的另外一个理由吧。有时候,属下实在能力过甚,对领导之人反而压力很重。

我暗中又对两人探测了一下,友好度尚算不错,战斗力数值也都不低,虽然均不如张晃。然而两人加起来,可能比张晃要厉害了。

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妥当,就待时间了。众人趁着这个时候,打坐的打坐,睡觉的睡觉,养足一切可以养足的精神。

待得晚上,按照陶迁的预先策划,一行五人非常容易的偷偷溜出了行宫。待潜出几里地后,我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望着星光繁点的天空,舒适道:“总算出来了,外面自由的空气,果然令人神清气爽。杏儿,烟。”

杏儿乖巧的从盒子中抽出了一根万宝路,温柔的用芊芊素手帮我点上,并绕到我身后帮我捶起背来。

兰儿早已经见怪不怪,左东堂和白士行两人,却是惊讶之极。想不通那究竟是什么新鲜玩意,还有那个奇妙的宝贝,一按就能出火。然却又不敢问,怕是与我不熟,尚不知我的脾气。

一根烟毕,我的神色顿时轻松起来,挑着杏儿的俏下巴道:“好杏儿,这烟还有多少根啊?”

听到这个,杏儿秀眉皱了起来,低声道:“爷,只有三根了。爷也抽得太厉害了。”

“三根啊?”我也眉头直皱,寻思一会道:“那你收好吧,先别给我了。等来日寻到了原材料,还要以此为原型生产呢。”

“杏儿知道了。”杏儿忽而走到兰儿面前,将烟递给了她,道:“姐姐,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交由您来保管吧。杏儿怕一不留神,就给弄丢了。”

兰儿想了一下,也是没有推辞,将烟收好后道:“现在还不是安全的地方,我们应该再赶一段路。”

遂,五人披星戴月,连连赶了二十几里地,如此,已经远离了行宫。

我望了望四周,道:“不知道那两大供奉,是不是还跟在我们身后?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也不知是真是假。”

“爷您放心,四大供奉乃当世顶尖人物,有他们保护,爷可以高枕无忧了。”白士行见我疑惑,旋即解释道。

出得行宫,大家就都按照原先策划好的身份来行事。我的身份是,一个原本家财万贯,如今却是几乎败尽的败家老爷,如今正要往京上去,投奔一富翁亲戚。妈的,陶迁那老狐狸给我设置身份的时候,也不忘留些寓意给我,当我不晓得啊?

兰儿和杏儿,自然是我这个败家子最宠爱的侍妾。而左东堂,白士行则是我的家将。这里面假中有真,真中掺假。用陶迁的话来说,这就是作假的一大境界。这老狐狸,该不会也拿这一套贪污公款吧?

再行得十数里地后,天色已经开始蒙蒙亮了。饶是我年轻力壮,也是疲惫不堪,两女倒也坚韧,虽说满面乏意,却从来不开口喊累。

从包裹里找出些早已经准备好的糕点,几个人分而食之,后决定众人原地休息。由白士行在附近寻寻有没有落脚的地方。

骄阳的光芒,渐渐刺破了黑暗,迎来了新的黎明。

这是一个小土丘,我坐在上面,左拥杏儿,右抱兰儿。呼吸着新鲜空气看日出,暇逸之极。|||||

再坐得片刻,白士行兴冲冲地赶了回来,说是前方十多里处,有个小镇可以落脚。

闻得此言,众人均是神色一振。立即马不停蹄地向那处赶去,不出一个时辰,就达到了那个名为清溪的小镇。

此镇是典型的山东乡镇,整体风格焦黄焦黄。

小镇今日恰好逢集市,虽说是上午时分,然却已经是人来人往,刹是热闹了。周围几十里地的乡民们,一大清早就或赶着牛车,或挑着担儿前来赶集。

本想凑个热闹,好好参与一下,然兰儿却欲先安排好住宿再说。言之在理,众人当下打听起客栈来。岂料,由于近两天的集市,小镇上的两个客栈早已经客满,即便连柴房也已经租了出去。

我暗叹一声,难不成要露宿街头。难得白士行此人,也是个玲珑剔透的家伙,见我面色不渝,旋即道:“爷,您放心,士行会将此事办妥的。爷和兰姑娘在这个茶座稍歇一会。”

言罢,白士行回过头去。向那家镇上最好的客栈走去,面露气势汹汹之色。

我心中暗忖,估计这小子要干出恃强凌弱的勾当来了。我的心性,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后,已经起了很大的改变。以前被压抑住的种种,也因为没了约制。比之以前放纵了许多。对于白士行此举,心中并没有反感。

待得不片刻,白士行那小子就得意洋洋的回来,说是事情已经办妥。瞧那幅模样,似乎一个纨绔子弟刚干完坏事一般的爽。不过也是难怪,这些御前带刀侍卫,均是京中贵胃子弟,哪个没有惹过祸?干过坏事?

白士行领着我们进入了刚才那家客栈,老板没有了之前那种盛气凌人的目光。瞧向我们,充满了害怕。我放眼瞧向那客栈大堂,却见没有一个客人,地上残菜污渍撒满一地。桌子家什什么的,均已经被砸的稀烂。几个小二皱着苦脸,不甘愿的蹲在地上打扫。

“爷,士行适才与掌柜的交涉过了。现在已经有上等客房。”白士行对我恭恭敬敬的说了几句,而却又飞快的换过了另外一副嘴脸,向那掌柜的喝骂道:“掌柜的,你说是不是啊?”

“是,是,是。”那掌柜的,已经到了中年,身材微微发福。此年龄,是少男血气消失殆尽之龄。只见他一脸苦瓜脸,对我谦卑道:“这位爷台,请进上房。小人马上嘱咐厨房为爷烧水做饭。”

这老家伙,之前我们好生好气的来寻间客栈,却被其诸多刁难。然而白士行这恶人一出手,老家伙迅即服服帖帖的。

胸中恶气顿散,也懒得再和他计较下去,径直向其安排的房间内走去。

所谓上房是一个小型的院落,房屋均由青砖大瓦所砌,倒也结实。庭院内来往之处,铺上了一层厚厚鹅卵石,供人踏脚之用。

卵石路间,载着十数枝行色各异的腊梅。此时恰逢腊梅盛放,一时间,小小庭院之内充斥着淡淡的梅香。

“兰儿,杏儿。这小庭院果然造型别致,不错不错。”连日来,虽说一直居住在行宫,然却也似见惯了富丽堂皇。恰见这幽雅别致的小庭院,的确蛮撩人心肺的。再者,由于我来的那个年代,已经鲜有着古典别致的小院落了,自然也是喜欢非常。

“爷,这院落的布局相当有意思。”兰儿扫视了一眼,脸上微微露出佩服的神色:“屋舍与庭院,以及那些装饰物等等,都搭配的极为出色。另外,院落整体结构设计,也是相当了得。这院落,可以使身处之人身心松弛,从而达到最佳休息状态。”

真的还是假的?我疑惑的看了兰儿一眼,这妮子还有这等眼光?

“爷,兰儿姐姐这么说,那一定是真的拉。”杏儿丫头,一见我脸色有些不信,急忙拉着我的手,帮兰儿说起话来。

我暗自一想也对,以兰儿的性格,并不似那种没有把握,就说出口的人。那么,这小庭院的确透露着古怪。

“按照道理,在这种偏远的小镇上。是很难出现这种设计精美的庭院的。爷,我们必须要小心防备些。”兰儿蹙着秀眉,淡淡地道出了隐忧。

兰儿向来聪明。我遂立即吩咐了两位侍卫,仔仔细细的将庭院搜查了一便,确定了并没有埋伏。这才松下了心神来,决定入住这庭院。

左,白两护卫。为了夜间的守卫,故而占据了一左一右两间卧室。而我,自然将中间那件最大的屋舍拿下。没有办法,三个人一起睡,屋子不大不行啊。

待得安置妥当后,众人先休息了一番。直至下午,盥洗毕,在客栈里匆匆用了些餐。便上大街上溜达去了。今日是集市,端得是热闹非凡。

也有一些把戏人,沿着当街喉咙一扯,当即表演起绝活来了。看了一些,不免有些兴致匮乏。以我的眼光之毒,自然可以瞧出那些所谓把戏中的漏洞来。如今的把戏,与我那个年代的水准差远了。|||||

倒是杏儿,看得兴致勃勃。看完后,还善良的投了块碎银子。看小丫头这么透入,我就不去点破刚才那大汉胸口碎大石时,嘴里喷出的血是假的。

一路随着热闹走去,童心未泯的一人弄了根糖人吃将起来。在这一瞬间,仿佛我又回到了当年孩提之时,在泰安城里溜达的时候了。想起那时,我最喜欢的食物,就是那甜甜又好看的糖人了。

“爷,那边有看杂耍的。”杏儿拽着我的胳膊,又蹦又跳了起来,非要拉着我去瞧瞧不可。我远远望去,不就是在那里顶着几个破碗,在哪里转来转去么?虽说这是项技术活,但那人明显玩的不行。

“杏儿,那有什么好看的。”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指着前方道:“那边有舞狮的,不如去那里看看。”

“不嘛,爷。”杏儿的声音有些腻了起来,娇小的身躯贴在了我身上揉蹭起来,轻咬着嘴唇,春潮荡然地望着我,细声道:“爷,奴家想看那个嘛。”

妈的,不争气的小弟顿时起了反应。杏儿这丫头,挑逗水准越来越出巧了,无论从声音上,还是动作上,哪怕是神态上,无一不充满着若渐若离的勾引。

“行啊,杏儿长出息了。”我轻笑了起来,将她拉进我的怀里,手掌在她酥胸处揉捏起来:“竟然学会色诱了。”

咛嘤。杏儿低声呻吟一声,娇躯刹那间变得柔弱无骨,完全依靠在我身上,只见她,轻咬着嘴唇,似是下定决心的凑到我耳畔低声娇媚道:“爷,若您依杏儿这一次。杏,杏儿晚上,晚上情愿,情愿让爷像上次一样对待。”

像上次一样,眉头一皱,没有想起来。却料,眼神触碰道杏儿那又是期盼,又是担忧的眼神。心中一霎那间想了起来,原来杏儿是说的那次啊。一想到那次的激情,心头的热火腾地冒了出来,一把搂过杏儿用力揉搓起来……

“爷……”杏儿兴奋又压抑的呻吟起来,春潮盎然时,眼神却又害怕的扫视着周遭行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