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飞燕门与架势堂(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正说话间,我在她耳廓处轻轻吻了一下。哪里料到,此女耳轮竟然极其敏感,竟然忍受不住,全身打了个激灵。

我哑然失笑,想不到轻易就发现了她身上的一个敏感带。丝毫不理睬她那欲噬人的目光,旋即绕到她的身后,邪笑连连的在她耳畔轻轻吹气。

每一次吹气,都令她全身一抖,甚是有趣。只是此女脾气倔强的很,硬是不肯呻吟一下,咬紧了牙关死撑。

没折腾几下,她的整只小耳朵润红起来,看上去是如此娇艳欲滴。我心中大喜,再次凑上去启齿轻轻咬住。

“啊!”突然遭到强烈的刺激,此女忽而忍受不住,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娇嫩诱人的呻吟。

那呻吟之声,恍若一根羽毛一般,直直在我心扉中撩拨了一番。欲念一动,却又被我暗自强忍住。

只是在那无意识的一声呻吟后,此女再次惊觉起来,任凭我轻咬舌舔,再也不肯发出半点呻吟。好半晌后,我便放开了她的耳坠。在她秀发上嗅了几口,出言赞道:“你的头发,味道真是不错。”

此女的眼神,愈发恶狠起来,死死盯着我不放。若是我落到她的手里,恐怕会生不如死吧。呵呵,不过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的。

我从身后双手环抱住她的腰间,而头则埋在她的秀发上,边享受着头发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边赞赏道:“不愧是练武的人,腰竟然这么细。”

她的娇躯剧烈扭动不已,似是想挣扎开来,只是由于绳索的紧缚,以及穴位的钳制,使得她根本无法从我怀里逃的出去。

只是她这番扭动,却是无意间连连摩擦了我的最敏感之处。害的我刚压制下去的欲火,又是骤然而起。坚挺无比的龙根,刹那间膨胀起来,如柄利器一般,从后死死抵住她的俏臀。

一霎那,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她似乎也觉察到了我的异样,不敢再胡乱扭动,一动也不敢动。

这,感觉真是不错,我也乐得享受这难得的宁静。若不是她身上那紧缚的绳索如此碍眼,看在旁人眼里的话,恐怕以为是一对情侣在亲热一般。

“为何不说话呢?”我凑到她耳畔,低声吹气道:“难道,你很享受我的侵犯么?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啊。”

怀中玉人闻言,娇躯骤然紧绷,似是经受不住言语的侮辱而剧颤起来。从嘴里硬是挤出一句冷冰冰的话:“淫贼,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我不以为然道:“为什么总是叫我淫贼啊,能不能换个更加恶毒一点的称呼?年轻人啊,别一点创意都没有。”言罢,双手从她腰间缓慢的往上移动,目的地是那么的明确。

她的心理压力,比之我之前突袭时候更甚,牙关磨的咯咯直响。双眸紧紧闭上,极力忍住不颤动。

然而,就在那近乎要接触到的地方。我忽而将手停了下来,一动也不动。

“呀?”已经做好了再次被羞辱心理准备的她,却发现我根本没有任何动作,心理防线瞬间瓦解,忍不住低声讶然娇呼。

我大笑了起来,将她娇躯轻轻放到地上。身子退后一步,淡笑道:“是不是对于我没有侵犯你,而感到失望啊?”

“胡说,我才没有呢。”她见我真的没有摸上去,且又退开了一步,紧绷的脸色稍微松弛了一点。

“啊哈,终于说话的时候不带淫贼二字了。”我低声欢呼起来,旋即又轻笑道:“刚才的行为,是你胡乱提剑杀我以及叫我淫贼的报复,现在两清了。”

“什么?”这一次,她是真的惊讶了,不可思议的望着我,失声道:“你竟然会……”

“我竟然会什么?”我哑然失笑道:“你是不是很失望啊?不过,如果你哀求我侵犯你,我会考虑一下的。”

“谁,谁会哀求你那个。”她急急道。

“啧啧。”我轻轻摇头,表现出一副不屑的模样:“以你这副尊容,实在是提不起让我侵犯你的兴趣。”

“你……”她的怒气,被我撩拨了起来,瞪大了杏眼愤怒的望着我。其实,她的容貌虽然不如兰儿她们,却也算是中上之姿了。我这么说,只不过是想打碎她的自尊心而已。对付女孩,就是这样。你越是夸她漂亮,只会令她越来越高傲,到时候令人苦头吃尽。

我打着哈欠,有些不耐道:“你什么你,我都说过了。你不哀求我的话,我都懒的侵犯你。”

这句话,效果甚大。她的反应比我刚才对她骚扰的时候还大,贝齿死死咬住嘴唇,瞪着杏眼不说话。

“对了,丑八怪。”我慵懒的坐在她一旁,忽而喊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若聊聊天吧。”

“谁,谁是丑八怪?”她狠然地盯着我,目光如火。

“呃……反正也懒得知道你的名字,看你长的实在不怎么样,就以丑八怪称呼你吧。”我露出了友好的笑容,耸肩道:“反正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丑八怪这个称呼,也是蛮贴切你的。你要乐意叫我淫贼,我也是无所谓的。”|||||

少女的自尊,几乎要被我摧毁了。估计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称呼过她呢。受到刺激后,便娇叱道:“不准你这么叫。”

我哑然失笑,摇头不已:“不准叫就不准叫吧,那换一种称呼吧,傻妞?你看这行不行?”

“那也不行。”她眸子中再次喷火,怒声道:“我叫蓝海凝,记住了。”

心中窃笑不已,总算将她的名字套出来了。要是严刑逼供的话,恐怕也是没这么容易。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心计终究没有那么深沉。

“我说,那个叫蓝什么的。”我淡笑道:“今年多大了啊?”

“是蓝海凝。”蓝海凝严肃地矫正道。

“好了好了,蓝海凝就蓝海凝吧。”我轻笑不已:“多大了啊?”

蓝海凝稍稍一犹豫,便也回答道:“十五。”

噗。我喷笑起来。妈的,若是正在喝茶的话,恐怕会被呛死。这女孩发育的忒早了些吧?才十五岁,身材就如此诱人了。再过个两三年,那还得了。

“笑什么笑?这有什么好笑的?”被我这么轻松话题一搅和,蓝海凝对我的心理防线降低了不少。这也真是我的目的所在。

用那手表再次测量了一下友好度,却发现已经达到了十。显然,刚才我突然放弃侵犯她的机会,以至于让她对我没有之前那种咬牙切齿的恨了。

呵呵,我还真是喜欢这种感觉。将一个对我极其不友好的女孩,逐渐让她对我提高友好度。

我忽的盘坐起来,端正却又严肃地看着她:“对了,问个严肃的问题。你爹娘究竟是怎么回事?把你生得这么不象话?”

蓝海凝愕然,刚刚友好的情绪再次消失,狠恶的盯着我,咬牙切齿道:“你……,我要杀了你。”

“啊哈,长的丑本不是你的错。”我淡淡道:“只是你跑出来吓人就是不对了。你看看我那两名侍女,哪一个不比你好看上千百倍啊?”我继续打击她,摧毁她的自尊心。

蓝海凝几乎要崩溃了。忽而,她的眼中突然又闪过一丝傲色,对我阴沉道:“你把我放开,我让你看看我的真正容貌。”

“什么真正容貌啊?难道你这副样子,是假的啊?”我有些愕然,却又笑道:“别玩小聪明了,你想乘机逃脱对不对?”

蓝海凝露出愤慨之色,咬着嘴唇思索了一会,随即重重点了一下头。似是下定了重要的决心,猛地抬头对我道:“你把我脸上的面具取下来。”

我楞了一下,面具?她脸上明明没有面具啊?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好奇心大盛,凑到她脸寸许处,细细查看起来。

她似是极为受不了我几乎贴在了她的脸上,秀眉轻蹙,低声娇喘道:“你,你稍微远一点。”

“你糊弄我?”我也眉头一轩:“根本没有什么面具。”

蓝海凝忽而低声蚊音道:“在,在我的脖子上。仔细找能找到接缝的。”

我依言拉开一些她的衣襟,仔细观察了一番她的脖子,果然发现了异样。脖子上半段,颜色较黑,也比较粗糙。而下半段却是粉嫩白皙。

伸出手指,在那接缝处揉搓了几下。却不料蓝海凝竟然忍受不住,又娇喘起来。

晕,真是个敏感的妞,动不动就是敏感带。不过,脖子处,却是被我蹭出了一块小皱皮。迅即捏住皱皮,缓缓地往上掀开。

真是精妙的工艺品,这一层薄薄如蝉翼的东西,不知道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好是细腻。

费了一番功夫,总算将整副面具脱了下来。然后,映入我眼帘的那副容貌,竟然将我看的有些炫目。

好一个水灵可人的容貌。她真是上天的宠儿,集万千钟灵于一身。之前带着面具时,看上去虽然尚算娇美,然而和现在比起来,简直恍若天地。

“怎么样?”蓝海凝似是小姑娘心性,得意的笑了起来:“我比你那两个侍女漂亮吧?”

妈的,真是引诱老子犯罪啊。那娇艳欲滴的嘴唇,使得我忍受不住,重重地吻了上去。

嘤咛。蓝海凝根本没有防备我的突然袭击,眼中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喉间亦不自觉的呻吟了一下。转而,却又吻向她的耳珠。

不管了,不管了,上了她再说,我心中狂吼起来。魔手按住她的酥胸,重重的揉搓起来。

“啊,不要啊。”蓝海凝这才真正反应过来,惊惧的大叫起来。

事到如今,我哪里肯放弃。用力一扯,将其内外衣裳,整个撕裂起来。失去保护的酥胸,顿时跳了起来。

欲火空前的膨胀,这种禁忌行为。直将我推至兴奋的顶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