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设计江湖(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与俩女折腾半天后,便开始了打坐。自学了这门养气功夫后,便感觉不能一日不练,若不然,浑身就像犯烟瘾一般的不对劲。一想到烟瘾,喉间便是一阵不舒服。心中十分惦记哥伦布那斯,也不知道如今那家伙出生了没有?

腹中气海大穴处,那丝感应到的气息,已经比之前壮实了不少。这丝气息,也端得活跃之极,只要稍稍一运功,它就会在气海穴中翻来滚去,直像个调皮的小孩一般。

由于我达到了张晃所说的深层入定,已经可以每日都打坐四个时辰了。每日所睡,仅仅有那么半个时辰,就已经足够。精神比之以前,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今晚,我又像往日一般,凝神养气。忽而,顿时发觉那道气息竟然比之之前粗壮了不少。以前仅仅与一丝头发一般的粗细,如今竟然涨到了耳勺般粗壮。感受过去,只见它懒洋洋的躺在气海穴中,不原意动弹。

怎么会如此?难道仅仅过去了一天,竟然会有如此大的进步?思索了一会,不得要领,便不在多管。再次沉下心思,尝试着控制那条气息。

那条气息竟然听话的很,丝毫没有了之前那种乱来的情况,我用意念操控它往哪处,它就往哪处。如此成就,顿觉好玩起来,一会指东,一会又指西。玩得不亦乐乎。只是时间一久,便发现了问题。我的气海穴,实在太小了。根本无法容得下那条气息在里面自由自在的遨游。如此,心中不免有些想让它去身体的其他地方游荡一番。心中回忆着那章养生篇,其中记载着可以让气息通过经脉,遨游到另外一个后穴位内,而这种情况就叫通脉。

心中念头一转,便运着气息,往气海穴上面进发。上面那个穴位,略一回想,便得知了那是阴交穴。然而想要前往阴交穴,还要走过一段经脉。

果然,气海穴之外的经脉,几乎呈闭塞状态。我的气息刚一运到那处,便像遇到阻碍一般,挡在了原处,不得动弹。

心中虽然暗怒,却也晓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遂边温养着那股气息,边依靠着气息感受那经脉入口。心思很快便沉静下来,没过多久,就感受到了经脉中不是没有通道,而是那通道实在太细,比之头发丝还要细腻上不少,在加上通道入口处,还有一层细细的薄膜。怪不得我那股气息,无法进入经脉呢。

尝试了几次,都无法让气息捅破那层薄膜,进入到经脉之中。心中不由得一阵气馁。只好老老实实的逐渐温养一下那股气息了。再过的一会,心中灵感一闪,如果把那股气息的前头,凝结成细细的一根针状,不就能破膜进入经脉了么?我的性格,多数时候是想做就做了,丝毫没有考虑到如此会有什么样的不良后果。

那股气息,如同的身体的一个部位一般,非常容易控制。费了不大一会功夫,那股气息的前端,便如一根针头一般大小了。

我再次找到了经脉入口,用那针头往里面慢慢挤压。忽而,一阵剧烈的疼痛,几乎要将我的身体撕裂开来。我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我额头上在冒着冷汗。

妈的,实在忍受不了那种疼痛,只好退了下来。从来没有想到,冲经脉竟然会疼成这样。真是佩服那些练武有成的家伙,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待的又过了一会,心中开始又不安分了起来。别人能行,为什么我不行?难道我还不如别人么?尤其是那些练武的女孩子,都能忍受这种疼痛。越想越是不甘,决定再尝试一次。忽而,一想到女孩子,我就想起兰儿育与我第一次做爱的情景。像这么慢慢的进去,也是把她疼的直喊救命。然而后来心一横,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强行来了这么一下子。果然,就疼了这么一下子后,没过一会就好了。

这种方法,或许有用,我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再次运起那道气息,在对准经脉入口后,旋即退开了些许,心中一狠,指挥着气息飞也似的冲了过去。

妈呀,钻心的疼痛,几乎要将我折腾的喊叫了起来。然而那股气息,却是依靠着强烈的冲击,嗤的捅破了那层膜。直直钻进经脉半寸有余。

过的一会,疼痛感终于逐渐消失,那道气息,也躺在经脉之中,一动不动。呼,我心中舒了一口气。总算成功了,要是这么个疼法,再不成功的话,我估计下次是再也不敢尝试了。想及此处,心中不由得暗自佩服起那些第一次的女孩子来。竟然能够毫无怨言的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

待得心神安定下来后,我又尝试着让那道气息,逐渐往前钻去。如今就是一头垦荒牛,每前进一丝一毫,都异常的困难。那道经脉实在细的可怜,全靠挤压将其逐渐的撑大。吃的苦头,虽然不比之前那次,却是持续的胀痛难忍。|||||

堂堂男子汉,不能输给人家女孩子阿。这个念头,支撑着将我的行为,持续到了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缓缓地挤过了经脉。到达了一片新的天地。然而我那道气息,已经被挤压的如同一条细线一般的长,我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气息的尾端,还紧紧赖在气海穴中不肯出来,似乎,不愿离开家乡一般。

遇到一片新天地后,游玩了半晌,也觉无趣起来。再者,这阴交穴处,比之气海穴小了不少,腾挪开来,还不如在气海穴中呢。念头一收,气息便如一条拉直的橡皮筋被松开后一般,飞快的弹回了气海穴中。那股气息忽而撞作了一团,再也不是原先那种细蛇形的模样了。

在这入定的情况下,根本不晓得时间的流逝。万一弄得时间太长,外面人要急死了。

是以,便缓缓地收功。让自己的神识出去。

甫一睁开双眼,便是感觉到一片大亮。就连远处雕梁上的花纹,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咦?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视力有这么好过?

“爷,您总算醒来了,可把奴婢们都急死了。”兰儿杏儿的声音,从耳畔传了过来。音色之中,竟然带着哭腔。

我讶然望去,却见兰儿和杏儿,都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焦急的望着我,却又不敢过来。而白士行则站在她们身后,亦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我站起身来,顿觉身体轻盈非常,然而此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便立即走了过去,将两女搂在怀中,低声道:“兰儿杏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爷……”我此话一出,立即又将她们的哭意勾了出来,纷纷埋在我胸口,收不住泣声。

我见此状况,情知她们也解释不清楚了。便向白士行问道:“士行,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白士行这才回过神来,恭敬的回答道:“爷,情况是这样的。大约在后半夜的时候,兰儿姑娘哭着跑来叩开了属下的门。说爷练功的时候,像是走火入魔了。属下便立即拜托左兄在门外守候,自己进来查看一番。当时,爷似乎的确不太对劲,浑身上下都在冒着汗水,面色也似极其的痛苦。”

听得他一番叙述,我才知道。我今晚练功时的模样实在太恐怖了,不仅仅冒汗,还时不时的大叫一声。白士行当时判断我可能是在强行冲穴,便阻止了两女试图帮我擦汗的举动。后来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是极其正确的,否则我在那种最关键的情况下,若是遭到外面的骚扰的话,恐怕会真的走火入魔。

众人解释清楚后,都不由得一阵后怕。尤其是两女,也止住了哭声,拍着胸口惊神不已。幸亏当时一不对劲,就把白士行找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士行,还有一事,恐怕要你解释一番。”我想到了那股突然壮大的气息,便疑惑的问道:“我的气息,为何在一晚之间,成长如此巨大?”

白士行略为一思索,便道:“很有可能是因为蓝姑娘的原因,蓝姑娘是练武之人,且又是处女之身。与爷交媾之时,恐怕有一部分元阴被爷吸收了过来。”

不会吧?这样也行?我愕然不已,这不就是跟传说中的采阴补阳一个道理么?

白士行似是猜到了我心中的疑惑,便又说道:“可能是爷不懂得如何去更好的吸收元阴,所以才得到了如此少的气息。若是爷能够按照方法来的话,恐怕收益会更多。”

两女在一旁,听到我们毫不顾忌的谈着这男女之时,均大感脸红,跑到内室去了。

然我却怦然心动,这种绝妙的方法,实在可以使得我苦练的时日大大缩短。便问道:“士行,你懂得这种功夫么?”

白士行愕然摇头,无奈道:“这种功夫,向来被视为歪门邪道,属下虽然不属于江湖中人,但是练就这种功夫,恐怕甚为不妥。但是以爷的身份,就没有这种顾虑了。”

一听到这里,我心中暗乐。当皇帝就是好啊,练歪门功夫,也能堂而皇之的练。

正在要进行深层次讨论的时候,左东堂匆匆赶了进来,恭声道:“禀爷,山东巡抚戴大人想见您,说是飞燕门门主蓝初晴欲求见爷,似有要事禀报。”

我向白士行使了个眼色,让他帮我弄一份这种功夫。那小子也是机灵,顿时会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要说到那蓝初晴。她怎么会这么快收到了风声了?好家伙,竟然比架势堂那位速度还快。这女人,不简单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