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得意的笑(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这里是厢房,并不是客厅。除了我那张太师椅以外,根本没有任何椅子。太师椅,我估计她还是不会卖谱到做了上去。当然,更不会学着兰儿杏儿坐在我床沿上。我这么说,只是想为难一下她而已。听得凝儿临走之际,说的话颇有决绝之色,估计这蓝初晴,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那一瞟,可以看出她的身材与凝儿颇为相似,都是高窕修长型。只是脸上却蒙着一块白色的面纱,看不清其相貌如何。

“大人,小女子已经在偏厅内坐了很久了。现在站一会,倒也无妨。”一个音色颇为动听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一听,心头便是一阵不爽。那句话说得倒是好听,然而却在暗中指责我让她在偏厅内等了将近一天。顿时,我便冷冷的哼了一声,淡淡说道:“本爷让你坐下,却推三阻四的,分明是不将本爷放在眼里。士行,送客。”

“遵命,爷。”白士行眸子中精光一闪,冷然的望着蓝初晴道:“蓝姑娘,请。”

“大人,小女子只是一时糊涂,还请大人原谅则个。”说着,欲找地方坐下,只是奈何屋子内实在没有适合她坐的地方。只见她牙一咬,竟然坐到了我的太师椅上,幽然道:“多谢大人赐坐。”

我没有理睬她,反而和兰儿说起些家常话来,时而夹杂一些荤腥的笑话在里面,直将两女逗得满面通红。

时间一长,蓝初晴她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恭恭敬敬道:“大人,小民有要事禀报,能否请您随从回避一下。”

我吸允着杏儿嘴里渡来的茶水,啧啧一番后,这才淡然道:“杏儿,你知道爷最不喜欢和什么人说话么?”说着,向她挤了挤眼睛。

杏儿也是个慧颖之人,旋即眨着眼睛,望着我笑道:“爷当然不喜欢与藏头露尾的人说话咯。这谁都知道啊,还用得着问么?”

“这世界上啊,总有些人呢,喜欢假装神秘,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可人的兰儿,也觉察到了我心中的不满,开始帮腔道。

这一下,蓝初晴似乎气的不轻,只是强忍着怒气,语气有些颤抖道:“大人您有所不知,只是小女子的师傅立下规矩,只有小女子的丈夫,才能解开小女子的面纱。还请大人体谅。”

这蓝初晴,能够驾驭整个飞燕门,倒也是个不宜与之人。在我极尽羞辱之下,还能说出这一番话来,确实不易。合她合作,应该还是不错的。

“既然如此,本爷也就不勉强你了。”我淡声说道:“有什么事情,就尽管说吧。不必顾忌有其他人。”

听得我这句话,蓝初晴明显松了一口气,欣喜道:“多谢大人体谅。”随后,顿了一下又道:“小女子此番前来,是想与大人谈一件重要的事情。大人,请看这个。”说着,拿出一本书本模样的东西。

白士行立即接手过来,检查了一番没有危险后,才恭敬的递到我的面前。

我拿出来翻了一下,却见这是一部账本,而且是一本年底总帐。在前一个世界中,由于各种工作都涉及过,账本倒也看得懂。只是在这个时代,记账的方式,还是蛮晦涩的,要多看一下,才能弄明白其中。

“大人,此账乃今年飞燕门的总账。”蓝初晴语气没有了之前那一丝骄傲,多了一分恭敬:“在今年内,飞燕门的总收入为一百二十三万余两白银,除却各类开支六十三万两白银,总计盈利为六十万两白银整。此份收入,放眼江湖,绝对能在各大势力中排到前十。”

“哦?”我放下了账本,瞪着她道:“蓝姑娘为何将内部帐本,给我这个外人看?”

“大人,小女子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表示诚意,表示与大人合作的诚意。”蓝初晴一谈到这种事情上来,完全体现出了她女强人的那一面,不亢不卑,露出了强大的自信。

“和我合作?”我轻笑起来,回头搂住杏儿轻薄起来,淡淡道:“你有这个资格么?”

“小女子知道大人的身份之高,然而毕竟此事对大人亦是非常的有利。小女子愿意代表飞燕门,每年向大人贡献百分之三十的纯收益。”蓝初晴侃侃而谈道:“若有大人的照拂,小女子完全有把握在明年一年间,将整个收入提高两倍以上。同时,也能保证大人的收入,不低于五十万两白银。”

好强的口才,等于是给我开了一张非常诱人的空头支票。不过,她的提议虽然诱人,却不是我想要的。便淡淡的摇了摇头道:“蓝姑娘的确是女中豪杰,只是,如果我找架势堂合作,一样能达到这种效果。蓝姑娘凭借什么?能说服我极受你,而拒绝架势堂呢?”

蓝初晴愣住了一会,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反问道:“那么,请问大人您最想要得到的是什么?”|||||

我听了大笑起来,从床上爬起身来,走至其身前,端详着她。她的身材极高,我站在她面前,不过比之高了寸许。外面那一套纯白的衣衫内,到底包裹着一具什么样的妙曼身材呢?

“我最想要的东西,凭你还给不了我。”我淡笑着缓缓摇头,忽而,我又直视着她的眼睛道:“不过,若是你肯揭下面纱来,说不定我就会答应你的请求。”

蓝初晴退了一步,眸子中闪过一丝失望神色,幽幽道:“大人,请恕小女子无法做到。既然如此,那就告辞了。”说着,拱了拱手,准备离开。

当她走至厢房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叫住了她。

蓝初晴回过头来,疑惑的望着我,不知所以。

“你忘记了把账本带回去了。”我将账本拿起,掂了两下后,便扔换给了她。

蓝初晴呆呆的接过账本,失望而去。

兰儿凑到了我身边,低语道:“爷,以您的脾性,当不会如此轻易放过她吧?”

我笑着在她俏脸上捏了一把,笑道:“知我者兰儿也,这蓝初晴看来,就像一粒坚果一样,外壳坚硬无比。然而要将外壳敲碎之后,才能尝到香甜可口的果肉。”

我望着厢房的门口,淡淡道:“我会亲自,将她的外壳敲碎的。”

躺回了太师椅中,思索着这蓝初晴。年岁不大,却要承担着无与伦比的压力,整天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想想也是可悲,有的时候,一个有责任的上位者,并不会很快乐。像我,就没有这方面的烦恼了。因为我根本不想要当什么贤君,当个逍遥自在的皇帝,才是我现在的理想。

当然,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若我手上没有半分势力,恐怕这个皇帝也当不长。江湖势力,要利用好了力量自是不凡。就让蓝初晴,成为我的切入点吧。

思索了大半天后,去送蓝初晴的白士行回来了,只是其行为颇有古怪,竟然不敢正面看我。

我疑惑的拉住了他,质问道:“你小子怎么了?该不会是将蓝初晴强暴了,不敢见我面了吧?”

白士行岂敢拗我,反正也是瞒不住的。只得苦笑的回过头来。

妈的,吓了我一大跳。那白士行原本也算得上英俊潇洒了,岂料此刻脑袋竟然肿得跟猪头没有区别。

“不会是蓝初晴打的吧?”我猜忌道。

“爷,您老就饶了小人吧。”白士行语带哭腔道:“要是被蓝初晴打成这德性,小人早就跳河自杀去了。”

看着他那颇具戏剧性的脸,我不由得抽笑起来,到底是哪个家伙把他打成这样的?下手还挺狠的。

“爷还记得小人早上与您说的一番话么?”白士行惨兮兮道:“就是关于采阴补阳那个桥段。”

我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那一段当然有印象啊。

“就是因为我早上的一番言论,以至于被供奉大人狠揍了一顿。”白士行心疼的摸着肿胀的脸,将事情徐徐道来。

原来他刚才送完蓝初晴后,就被两大供奉中的一位给拦截住了。那供奉年轻的时候,就是靠一手御女神功出了大名。岂料早上听到白士行的一番歪论后,气得不轻。便趁着白士行落单的时候,狠狠将其揍了一顿,并让他接受了御女之术,并非歪门之术的理论。

白士行费了一番功夫解释清楚后,从怀中掏出一本古书,递交给我道:“这是供奉老爷让小人交给爷的,说什么不必费心出去找那些下九流的御女术了。这本,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采用补阳术。”

我一听,赶紧接过手来,细细察看起来。此书名起的极为俗气,名叫《御女心经》。

然而翻开之后,看过内容简介后,我就大笑了起来。妈的,这世界上还有这番其妙的功夫。蓝初晴啊,蓝初晴,这下看你往哪里跑?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