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是一个好人(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蓝初晴的手略为一僵,没有料到我会这么称呼她。然而片刻之后,却也适应了过来,听着我的指挥,帮我在背部各处揉捏。

她的手,细腻而又有力,且懂得各种穴位妙处,揉捏起来,无论位置和力道,都是恰到好处。有她帮我按摩,简直是人间最大的享受之一。

杏儿这妮子,被我撩拨的已经受不了了。竟然不顾有外人在场,一把捏住我的龙根,揉搓起来。

啊!突然受到这种刺激,直直令我无限舒适的呻吟起来。

蓝初晴向来以冰清玉洁著称,哪里见识过这种分流阵仗,顿时呆呆的楞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弹一下。

杏儿丫头,如今全身情欲已经被我完全开发了起来。今日竟然主动起来,娇小玲珑的身躯反扒在我身上,沉身坐了下去。

喔~,我舒适的低声吼叫起来。这一招,我从来没有教过她,定是她自己从入宫培训上学来的。如今情欲焚身,竟然做出了女孩子最羞人的姿势之一。

嘤咛。我身后的蓝初晴,初次见到这种火辣的性爱,大受刺激之下,不由得全身无力,软倒在我背上。

顿时,虽然隔着衣衫,我也能感受到蓝初晴那丫头的娇躯,已经滚烫异常。檀口恰好对准了我的耳后根,幽兰的气息,随着她愈加粗重的喘息,不断的骚扰着我耳朵。

如此一来,我的欲念更重。杏儿敏锐的感受到了我的反应,旋即以更加剧烈的动作,来迎合与我。

激动之下,身子不自觉往后仰去。直直将蓝初晴压在身下。她顿时下意识的挣扎起来,然而那一挣扎,坚挺的胸脯,自然更加刺激着我的背部。

我受不了了。喉咙之间,发出了欲望迸发的低沉吼叫。所有的火气,在这一瞬间内,喷发了出来。

恰在此时,杏儿也再次抵达了兴奋的顶点,全身不自觉的痉挛起来。娇声啼叫后,软绵绵的趴在了我怀中,余喘不已,面色一片潮红。

妈的,老子这种样子,就像是一个汉堡包。被两女夹在了中间。

好半晌后,蓝初晴才似反应过来,一把将我从后推开,如泥鳅般钻了出去。掩着面,狂奔而去。

我也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这一下,还真是在她那冰清心中埋上了一粒种子。恐怕她今晚睡觉,脑海中也会一直盘旋着今日淫荡的一幕。

第二日,我便吩咐了下去,稍微减弱一下对飞燕门的打击。算是对蓝初晴这次的听话,给与的奖励。

岂料,这一天我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蓝初晴主动登门。心中怒气更甚,更是变本加厉的让架势堂和官府对其打击。

接下来几日,每次蓝初晴登门之时。我都根本不见她,只是让她在偏厅内等了一天后,才差人将其赶出去。

这一日,白士行匆匆从赶来。在我耳畔附言了几句,登时说得我眼睛都亮了起来。忙披上了厚厚的大衣,出门而去。

我一直都嘱咐白士行在大明湖畔留意着蓝海凝的行踪,今日正是白士行收到了线报,说那蓝海凝出现在了大明湖畔。

今日似乎是济南最严寒的一天,早早的遍下起了鹅毛大雪。屋檐上,马路上,均是白茫茫的一片。可惜,我不是一个诗人,对此美景雪色,根本提不起半点兴致。只有躲在车厢之内,手捧着暖壶,品着热茗,享受着那无边艳福。这才是我人生最大的乐趣。

不出半个时辰,就从戴府赶至了大明湖畔。由于白士行早已经知晓了确切地点,倒也没有走冤枉路。否则以大明湖之大,要寻个人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远远的见到,整个大明湖已经冰封起来,大雪将湖面覆盖了一层白皑。天地之间,仿佛是一片白色。

不,那万千白色中,尚有一点红。湖畔,雪白柳树下,古亭内,站立着一位姑娘,身穿着一身大红衣衫。

我忙跳下马车,理了理心情,缓步向那古亭走去。费了好半天功夫,才走至她的身后,站住了脚步。凝视着她傲人的背部曲线。

咳咳。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吟一首古诗,吸引她的注意力呢?唐诗,宋词?妈的,还是算了,老子本来就是一介俗人,充什么风雅啊?

“嗨,美女。一个人站在这里,不嫌寂寞啊?”我嘴角浮上了笑容,淡淡道:“天气这么冷,不如搂在一起取取暖?”

“啊?”她娇呼了一声,惊讶的回过头来,掩嘴望着我。那一双会说话的眸子中,似是有惊讶,喜悦,以及那一丝丝的仇恨。

这妮子,还是个练武的人呢。竟然我在她背后站了这么半天,靠开口才引起她的反应。由此可见,她此刻内心的深处,是如何的不平静。

她不肯主动,只要我来主动了。凑到她身侧,将她轻柔的搂在了怀中,淡淡道:“凝儿,见到本老爷,也不叩头请安,是什么意思啊?”|||||

她的娇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却又止住了动作。靠在我怀里,享受起这难得的宁静起来。

我瞧她的双颊,此刻已经冻得通红。便在双手上哈了几口气,帮她揉搓起来。眉头微蹙道:“不多穿点衣物,就这么跑出来了,难道不知道外面下雪阿?”说着,又将自己那狐皮披肩,给脱了下来,将这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妮子,裹了起来。

远处的兰杏双婢见状,均将自己的外裘脱下,想送过来给我穿上。然而白士行却阻止了她们,将自己的披风脱了下来。恭敬的递给了我。

我当然不会拂他的一番好意,再者,白士行这小子功夫好的很,抵御冷空气的水准,比我高多了。给他一个拍马屁的机会,岂不是皆大欢喜?

我更是将凝儿那冰凉的小手,也紧紧握在了手中,帮她取暖。

两人均是半句话不说,相聚重逢之时,无语胜有声。

好半晌之后,凝儿终于从这平静的气氛中,回过神来,眼色中露出了一丝焦急:“爷,您赶快离开济南府吧。”

我眉头一轩,质问道:“凝儿为何出此言?”

“姐姐她,她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了。”蓝海凝目光在四处游荡一番,急道:

“姐姐在济南势力很大的,就连巡抚大人也与她有交情。”

我淡淡地笑道:“既然势力很大,为什么这么多天了,我却相安无事?”

蓝海凝见劝不住我,愈发心焦起来,慌乱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回到家中,就被姐姐关了起来。只知道最近门里好像很乱,姐姐她暂时也无暇顾及我的事情。所以,我才有机会逃了出来,见你一面,让你赶快走。”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凝儿,按照道理来说,你应该恨我的。为什么此时这么关心我?”

蓝海凝眸子中又露出了复杂无比的神色,呆了好半晌后,才幽幽道:“我是很恨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希望你死。我只是有那种感觉,如果你死了,我会非常伤心的。你快走吧。”

我心中一阵雀跃,在这妮子心中,我算是占据了头席之地了。遂又问道:“既然如此,凝儿为什么不与我一起走?”

蓝海凝心中自又是一番剧烈挣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换作平常,凝儿自然会跟爷走。只是,如今姐姐似乎碰到了大麻烦了,凝儿必须留下来,帮着姐姐一起度过这个难关。爷,您告诉我,你住在什么地方。等诸事妥当后,凝儿自然会想法子去找你。”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要是凝儿她晓得,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我。该会有什么表情呢?

“来,跟爷走吧。”我凝视着她,拉着她的手往马车走去,淡淡道:“你姐姐的事情,爷会帮她解决的。”

蓝海凝目光中露出了狐疑的神色,疑惑道:“我听门中的姐妹说,这次似乎连巡抚大人也不买账。爷你怎么会……”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硬是将蓝海凝扛上了马车。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练武,气力比之以前大了不少。再加上她挣扎的并不剧烈,倒也在情理之中了。

“士行,驾车回府。”我慵懒的躺在了轿内躺椅上,怜惜的将凝儿搂在怀中。乖巧的兰儿,早已经准备好了暖壶,赛到了我们怀里。

厚皮毛毯子盖在身上,适才的寒气,逐渐被驱逐殆尽。

白士行将马车驾的既稳又快,很快就抵达了戴府。当我大大咧咧的带着蓝海凝往府内走去,那些守卫的士兵对我敬以最高的礼节时。蓝海凝以无法置信的眼神望着我,喃喃道:“难道你就是戴荣典?”

我靠,老子玉树临风,像戴荣典那个粗壮莽汉么?狠狠的捏了她的翘鼻一把,哼声道:“你家老爷,可比戴荣典英俊多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