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事初定(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恰在此时,白士行那厮总算匆匆出现在我面前,我对他怒骂道:“你这个臭小子,需要你的时候,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需要你的时候,又屁颠屁颠的出现在我面前。”

“爷,冤枉啊我。”白士行一脸无辜,哭腔道:“属下看爷没有带钱受窘时,本待立即出来给爷松钱的,哪里料到却被二供奉制住了,说是要传我一门功夫。二供奉又说,有四供奉保护您,绰绰有余了。”

我扇了他一个后脑勺,叱道:“回头再收拾你小子。回府。”心中却暗忖,若不是如此,又怎么会有一次解决这里杂事的机会呢。这小子,可算是无心办好事了。

正午前,戴府正厅内。我斜躺在堂前太师椅上,轻轻品着香茗,目光在齐燕飞和蓝初晴身上扫视了一遍。

戴荣典低首侧立在我一旁,随时等候着我的吩咐。

“京城传来消息,皇兄急召本王回京。本王必须马上赶回京城去,今日,就此把事情作个妥善安排。”我轻轻咳了两声,淡淡的说道。

听得我自称本王,蓝初晴和齐燕飞均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们应该对我的身份,做过了很多推测,但是看来还是低估了。

当然,若他们要知道我真正的身份,恐怕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草民齐燕飞,叩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齐燕飞立即匍匐在地,眸子中露出了喜色,想来他为了攀上这么一颗大树而兴奋吧。

“民女蓝初晴,叩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蓝初晴亦叩首道,只是眸子之中,神色更加复杂,有惊讶,有恐惧,亦有那些微失落。

戴荣典则因为我早已经给了他暗示,并不惊讶,沉稳的叩见了我。

“现在都知道本王的身份了吧?”我淡淡道:“其实,本王也是奉旨办事。众位都是知道的,江湖是个最为混乱的地方,若不好好压制,终究是个大隐患。再从更高的地方来看,一旦外族入侵中土,一片混乱的江湖,更加容易被有心之人利用上。”

蓝初晴和齐燕飞,均是目瞪口呆的望着我,目光中有些骇然。怕是我动手一刀切,将整个江湖干掉,那岂不是标志着他们也没有生存的余地了?

戴荣典则站在官方的角度来看,立即躬身对着京城方向道:“皇上英名,江湖确实为一大祸害。”

此话一出,惹的蓝初晴和齐燕飞均纷纷对他暗自怒目相向。估计是在恨他平时收江湖的钱,倒收的快,关键时刻却一点也不帮忙。

“咳。”我轻咳一声,重新调整了一下我躺着的姿势,淡然道:“戴大人,你知道这次泰山封禅,到最后为何把你先遣回来了?”

戴荣典面色一凝,急急跪拜在我面前,大喊冤枉道:“王爷明鉴,小人对皇上绝对没有不轨之心。”

“哼。”我站起身来,慢慢踱步冷声道:“若你有不轨之心,还能活到现在么?”

“皇上英名,王爷英名。这一切,都是赵贼搞得鬼。小人的心,向来都是向着皇上和王爷的。”戴荣典如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丝毫没有巡抚大人改有的威风了。不过,我估摸着这家伙也是装出来的表情,当官当久了,这点本事还是应该有的。

“哼,赵贼那厮,仗着是皇上的恩师,持宠生娇倒也罢了。到头来却图谋不轨,实在是可恶之极。”我恶狠狠的骂道:“戴大人,虽然你是他一手提拔上山东巡抚一职的,不过此事却并没有与赵贼一起参与。皇上他老人家英名之极,所以才没有动你。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戴荣典从一身冷汗,到喜出望外,连连磕头道:“皇上天恩,王爷天恩。小人时时刻刻铭记在心,定当肝脑涂地,不敢有半点不臣之心。”

我见吓唬的他也差不多了,便放缓了脸色,淡淡道:“起来吧,以后小心行事就行,千万别再与他人拉帮结派。”

“王爷的金玉良言,小人定当铭记在心,永不相忘。”戴荣典旋即更换了一副嘴脸,露出了对我崇敬的神色。

“你们两人,也起来吧。”我躺回到了座椅上,抿了一口香茗道:“本王知道你们心中的忧虑,那些因素,本王和皇上,都已经商量妥当了。所以,并没有把江湖一刀切的想法。”

蓝初晴和齐燕飞闻言,齐齐松了一口气。他们两人虽然立场不同,但是身为江湖人,自然对江湖有种眷恋。

“谢王爷恩典。”齐燕飞恭恭敬敬地说道。

“不过,也不能放任江湖,就这么混乱下去了。皇上下旨,着本王将江湖好好捋顺了。”我闭目沉吟了一会,又道:“蓝初晴,齐燕飞,你们愿不愿意帮本王将整个江湖,控制在手里。”

“王爷,属下定当竭尽所能,万死不辞。”齐燕飞眸子中,闪过了一丝兴奋神色。|||||

“王爷,飞燕门恐怕没有这个实力,能够控制江湖。”蓝初晴幽幽道,不满的瞪了一眼齐燕飞。

“飞燕门和架势堂,乃江湖中有名有姓的势力。再者,有整个朝廷做你们的后盾,你们就放心大胆的行事吧。”我忽而脸色又一沉:“如果你不愿意,那本王今天就让飞燕门在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领教过我厉害的蓝初晴,骇的退开一步,躬声道:“既然有王爷鼎立襄助,那民女愿意一试试。”

“恩!”我这才放缓了表情,淡然道:“如此,才有女中豪杰的气势。本王不要求你们立即一统江湖,只要在一年之内,先将山东境内黑白两道的势力,整合起来。那就算达到目的了。”

“王爷,属下绝对不负圣恩,不负王爷的器重。”齐燕飞颔首望着我,隐隐约约间露出了一股冲天的豪气。有些人,就像他那样,只要有一个机会,就能一飞冲天。

蓝初晴犹豫了一下,便也答应了下来。不过,只见她又檀口轻吐道:“王爷,属下不想让飞燕门涉及那些太黑的行当。”

“那是自然。”我呵呵地笑了起来:“本王自有这个打算,在不久的将来,飞燕门将是领袖白道的大门派。而架势堂,则是横扫黑道的霸主。”

蓝初晴这才放下了眼中的顾虑,正色道:“属下不会令王爷失望。”眼睛中,却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定,这一点,让我看的一愣,想不到以她的性格,对于统领白道今然会这么有兴趣。

“戴大人,你身为山东巡抚,自然应该多多扶持飞燕门和架势堂了。”我的声音,又转到了重音:“这可是你,将功赎罪的好机会,皇上哪里,本王自然会帮你求情。”

“谢皇上,谢王爷恩典。”戴荣典一脸的喜色,如此大好机会,恐怕又能大大捞上一笔了。

接下来,众人商量了一下具体细则。黑道的业务,大多交给了架势堂负责。而其它涉白的行当,都交由飞燕门发展。平日并不对外宣传合作,仍旧以小摩擦为主,以蛊惑人心。

江湖大事初定后,众人乐呵呵地在一起吃了顿奢侈的晚宴。费用自然是肥的流油的戴荣典出了。

宴毕。

大明湖畔,夜光凛冽。本来有些风,但喝过些白酒后,却是感受不到多少寒冷。不知怎么的,今日总有一股难以言语的热气涌上心头来。

夜风吹拂而过,杨柳随风摇摆。今日来气温回暖,湖面上一片微波鳞鳞之像,霎是好看。

蓝初晴今晚也是破例的喝了几杯,眼神中有些醉意,比之平常,少了一分冷冽之气,多了一丝柔意。

“晴儿,平日里你对本王一直又恨又怕,为何今晚会主动约本王出来观赏湖色。你就不怕本王兽性大发,强暴了你。”我绕有深意的望着她,淡淡道。

蓝初晴眼中,没有来由的露出了复杂的神色。黯然幽幽道:“王爷,能否听小女子讲一个故事?”

“既然你突然有这种兴致,本王也闲来无事。你就说吧。”我淡笑道,这丫头,该不会以故事对我进行一番说教吧。

“谢王爷给小女子这个机会。”蓝初晴边往前走,边捋了捋乌黑的秀发,淡声道:“在我七岁的那年。我就成为了孤儿,不仅仅是我,还有凝儿。当时,凝儿只有两岁,才刚会开口说话。”

我愣住了,没有料到她会突然说起自己的身世来。大汗,这年头孤儿为何这么多?兰儿杏儿好像也是。

蓝初晴并没有回头,仍旧慢慢的向前面走去,似乎不想我见到她的眼睛。只听得她那翠莺般好听的声音又再次飘了过来:“那次是大灾年,颗粒无收,爹娘是被活活饿死的。但是在临死之前,却把我们姐妹分别送给了济南城里富裕人家,那户人家姓蓝。当时,我什么也不懂,更加不用说妹妹了。我们运气很好,那户人家不仅对我们姐妹照顾的非常周到,还认了我们做女儿。我非常感谢他们。然而,好日子仅仅过了两年。我父亲出门做生意,却死在了路上,是被那些所谓绿林好汉杀死的。钱和货物,被抢的精光。母亲得到消息后,几乎想要投河自尽,然而顾念到我和凝儿年纪还小,所以才没有死。我当时就暗暗发誓,一定杀死那些盗贼,为父报仇。然而,灾难似乎接踵而至了。由于父亲死之前,借了很大一笔钱去做生意。所以,债主们都纷纷催上门来。母亲终究不堪折磨,大病死去。从此这个家,便又散了。我只好带着妹妹,四处流浪。靠着好心人的救济,才活了下来。这种日子,又是一年。我很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我也发誓,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也会帮助天下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此时,蓝初晴的脚步停了下来,回头凝望着我,幽然道:“感谢王爷给我这个机会,小女子一定会统领江湖白道。”眸子之中,泪光闪烁,似是激动非常。|||||

原来,蓝初晴建立飞燕门,以及答应我统领白道。目的是为了报答全天下的贫苦百姓啊。汗颜啊,我颇有些尴尬非常。

“王爷,前面有条船。”蓝初晴忽而惊喜道:“不若我们泛舟大明湖吧,晴儿已经好久没有如此轻松过了。”

她的眼睛,真是极品啊。一个伤神,一个喜悦,都能牵动我的心灵。而且,她第一次在我面前自称晴儿。直直让我心中一动,便答应了下来。

那是一艘乌篷船,即可以立在船头观看湖光月色,又可以在蓬内饮酒做乐。

蓝初晴偷偷斩断揽绳后,出掌一推,乌篷船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向湖中心飘荡而去。忽而见她回头对我露出了个俏皮的眼神。

认识她到今日,还是首次见她对我露出这种眼神,顿觉新鲜。真想拉开她的面纱,一探究竟。

我也玩性大增,提起了桨,滑动了起来。

良久之后,小船终于飘到了湖中央。月光静静地撒在水面上,微风拂过,荡起一阵好看的鳞纹。

蓦然,心头又是没来由的一热。一股热气自下而上,充斥了我全身。妈的,戴荣典给我喝的是什么酒啊?后劲怎么这么足?

“爷,晴儿还有一事要告诉爷。”蓝初晴忽而款步凑到了我面前,一双眸子紧紧地锁住了我。

我心中一惊,她怎么突然又改口称呼我为爷了?难道,她骗我到这湖中心来,是想杀了我报仇么?我也真是糊涂,在这湖中心,就连供奉也救不了我。危难之际,我的心突然一阵清明起来,面带笑容道:“晴儿,是不是又想和爷讲个故事啊?”

“爷,晴儿想告诉爷的是。”蓝初晴的眸子中,竟然露出了一丝古怪:“晴儿今日,在爷的酒中,下了药。”

我心中一片冰凉。好狠的丫头啊,竟然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我?可怜我今日,连风流鬼也做不上。然而,嘴上却不甘示弱,笑吟吟道:“难道晴儿你看上了本王,以至于想下春药夺去本王的身体?”

“爷真是聪明。”晴儿的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春意,幽然道:“晴儿下的,正是春药。不仅仅在爷的酒里下了,晴儿还在自己的酒里下了春药。”

这句话,如同一个晴空霹雳一般,将我直勾勾的震在那里不得动弹。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若之前有人对我说此时,我定会大笑荒谬。

“爷,今晚就在这乌篷船上,好好疼惜晴儿吧。”蓝初晴忽而身子一软,倒塌在我怀中,我一搂之下,顿觉起身子一片滚烫。

她究竟是什么目的?为什么要如此做?难道,她是爱上我了?不,不可能。亦或是,她想借着献身,攀上我这颗王爷大树?不,亦蓝初晴的性格,那更加不可能。那究竟是什么原因……

“爷,晴儿今晚属于你。”蓝初晴伸出葱白小手,缓缓地扯下了面纱。

终于,我看到了她眼睛以下的部位了。那种令我想象了无数次的面容。在这一霎那,几乎天地要崩塌了一般,我再也舍不得将我的眼睛,从她脸上挪开。这是我见到过的,最为完美的一副容貌。在以前那个时代,有着许许多多明星。但是与晴儿一比,她们便什么都不是了。

春药的力量终于发挥了,一股热血从我的心头涌到了头顶。一切的杂念,都被我抛之了脑后。此刻,我只想拥有她。

我缓缓地,吻了下去。

蓝初晴动人的眸子,缓缓闭了起来。呼吸顿觉急促,幽若兰香的气息,不断扑到我鼻子中。撩拨着我的神经,挑逗着我的性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