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锋利的矛(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好,好。”我重重地连说了几个好字,锦衣卫,我就需要这么一直有性格的矛。若是一支动不动就卑躬屈膝的矛,那定不是一支好矛。

我背负着双手,在南书房中踱了一圈,突然回头淡然道:“你是条汉子。走吧,朕今天不想杀你了。”

萧起仍旧是那副不稳不火的模样,只听得他淡淡道:“回禀皇上,请给微臣一次机会。”

呵呵。我心中笑了起来,萧起这家伙,也不是个食古不化之人嘛。居然也懂得说话间的艺术,明明是想跟我说,愿意再信任我一次,却变成了请给微臣一次机会。哈,从他的话中,隐约间能够猜测出其已经有了投效之心,然而却毕竟因为受到过伤害和排挤,心中仍旧不敢下定论。

我明白他的心。像他这种人,要么不效忠,一旦效忠的话,绝对是能付出所有的效忠。

“既然如此,那萧爱卿就与朕合作一次,让那些腐败的大臣们,看一场好戏。”我猛然间双目一睁:“朕要你在三日之内,讲所有京内四品以上官员的家底,给朕摸的清清楚楚。能做到吗?”最后一句,我几乎是用吼的,叫了起来。

“微臣遵旨。”萧起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那双沉寂已久的黯色眸子,似乎在这一霎那间,被我吼醒了。无匹的斗志,立即熊熊燃烧了起来。

待得萧起离开后,张晃面有忧色道:“皇上,萧起此人,向来桀骜不驯。是否要微臣派人盯着他一下?”

我伸手制止道:“不用,越是桀骜不驯之人,越是有其自尊心。朕相信他,一定能够做到的。另外,你确定御前侍卫,真的能够盯得住萧起?”

张晃被我说的一脸尴尬,不敢再多言,侧立在一旁。

“皇后娘娘驾到~~。”门外传来一阵吆喝声。

待不得片刻,皇后便推开书房门,款步走来。她的侍女,自然跟随在其身后,手上端着一盘物事。

“皇上,臣妾知晓皇上批折子批阅了一下午,怕皇上累着饿着了。特地熬了一些冰糖燕窝来,给皇上暖暖身子。”皇后从侍女手中,拿了一个陶瓷罐子,从中舀出了一碗燕窝,缓缓步到我身前,柔声道:“皇上勿怪臣妾打搅了您工作。”

我握住了她的柔胰,面露喜色道:“皇后这么体贴朕,朕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怪你呢。来,朕正好肚子饿了。不若皇后娘娘喂朕吃燕窝吧。”

皇后那粉嫩的俏脸微微一红,尴尬地瞧了一眼立在我身后的张晃,见张晃没有注意到,这才稍感好些。我心中暗笑,定是张晃那厮,又开始了其无视神游大法,不知道是否又是气机牵引了。

皇后欲推脱一番,却终究拗不过我,飞红着脸。用那葱白玉手,捻住调羹,一口一口的将燕窝喂到我的嘴里。

我颇为享受她的柔情惬意,躺到了太师椅子上,闭着眼睛,品味着皇后身上传来的淡然体香。这皇后的体质实在颇为怪异,昨日是尚是处子之身时,体香有种清淡的味道,沁人心扉。然而被我破身之后,处子体香竟然没有消失,然而却又变了种味道,清香中隐隐带着股甜滋滋的芬芳,从我鼻子中钻了进去,撩拨起了我内心最深处的欲望。

“皇上,微臣突然记得,角楼处还有些安全措施没有准备妥当。”张晃疙疙瘩瘩的说到。

“哦,那就去吧。”我陶醉在了皇后那诱人的体香中,也没有听到他具体说了些什么,心中也巴不得那小子滚的越快越好。

待得张晃离开后,皇后的那两名侍女,也似乎觉察到了气氛的暧昧,一脸尴尬地退到了门外守候。

如今已经四下无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且又皇后散发出来的体香,犹如一剂催情剂一般,气氛顿时暧昧之极。

心中恰似有一只小老鼠一般,在折腾来折腾去的,令得我心养难耐。一双手又开始不安份起来,一把将皇后用力一扯。

皇后啊的惊呼一声,跌倒在我怀里,整个身子,几乎都压在了我身上。太师椅承受着我们两个的重量,前后摇晃起来。

“皇,皇上。”皇后没有料到我的突然袭击,目光中微微带着责怪。

“皇后娘娘,朕肚子还饿着呢,怎么不继续了?”我装作没有见到她的眼神,一脸严肃道。

皇后似是受不了我的脸皮之厚,无奈地瞪了我一眼,又以这种极其火辣的姿势,喂我喝那燕窝。

我边享受着燕窝的滋味,边空出一只手来,在皇后露出的那一截玉白粉颈上,轻轻地画起圈子来。

皇后哪里受到过这种若有若无的挑逗境界,初始之时,还能勉强提起精神,装作莫不在乎的样子。然而才过了半分多钟,呼吸越渐沉重起来,呻吟之声,顺着鼻息间断地散发出来。端着燕窝的双手,已经僵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蓦然,我的手顺势向下一滑。顺着她的丝质凤袍长驱之下,直到重重按住她那挺拔的双峰后,才止住了势子。隔着衣衫,用手指变着花样,蹂躏她的双峰。

粉脖之处,我亦不可能轻易放过。凑过去,轻轻用舌尖继续挑逗。皇后如同被电流触中了一般,浑身一激灵,不住的颤抖起来。

“皇,皇上。”皇后已经闭上了杏眸,长而微弯的睫毛,飞速的抖动着。喉咙之间的娇喘,更是一声急促过一声。樱桃小嘴中,不断得喊叫着我。

昨夜才被我开苞。又哪里能够经受地住我学自御女心经上的手法,不出一会,她便几近崩溃。娇躯散发出来的诱人香气,愈发浓郁起来。

我哪里肯就此放手,微一探索,便攻进了她的亵衣之内。皇后的肌肤,是如此细腻嫩滑,入手之际,如同滑过一匹华贵绸缎一般。

“皇,皇上,不行。”皇后浑身一激灵,惊醒了过来,想把我的手推出去,呼声连连道:“这里是南书房,不行的。”

“有什么不行的?”我嘿嘿笑了起来,坦然自若道:“南书房又怎么样?又不是没有生炉子,暖和的很。”

“皇上,南书房乃批阅折子之地。不若,不若……。”皇后话音未落,便被我捏住了极其敏感之处,细细揉搓了一番,直将她的情欲,挑逗至极限。想要说的话,全被呻吟之声取代。

我亲自动手,将其衣衫剥开,却并不全部脱掉。高贵的凤衣,配合着极其淫荡的姿势,直将我的情欲,全都爆发了出来。

“皇上,抱,抱臣妾去床上。”皇后终于妥协,春意荡然地投降道。

“床上?”我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就站在太师椅旁,利索地将其摆好了姿势,狠狠地扑了上去:“朕让你知道,在椅子上做,绝对不比床上差劲。”

“啊~!”皇后遭到我的突然袭击,竟然忍受不住惊呼了起来,继而全身一阵紧绷,差点出了一身热汗。

……

良久之后。我和皇后,就在那张太师椅上,抵达了情欲的顶峰。我几近脱力地伏在她身上,重重地喘着粗气。后背之上,已经隐隐有了一层湿汗。

那张太师椅下面的地上,一片潮湿。

皇后亦是一脸的潮红之色,娇躯之上,香汗淋淋。浑身散发出来的香气,几乎将整个狭小的书房内,都飘满了。

“呜~~。”蓦然,皇后竟然掩面抽泣起来。

我微微一愕,难道她在着恼我在这椅子上和她做了?不会啊?好像她刚才很开心的样子。

我草草披上了龙袍,将她衣衫盖了起来。然后才轻轻地扮开她的双手,低语道:“幼红,是朕惹你生气了么?”

“皇上,臣,臣妾今天丢脸了。”皇后俏脸上的羞红,都红到耳后根去了。

“哪里丢脸了?朕觉得你今天做的非常完美。”我柔声安慰道,俯下身子,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心中却暗忖,是怪自己做的太过急躁了。皇后乃大家闺秀出身,尚是第二次接触到性爱。自己便急急地挑战她的道德低限,实在是不应该。

谁知道我这么一说,皇后哭得更加厉害了。几乎劝都劝不住,我这才意识到,定是别的事情,让她觉得丢脸了。只好又哄又骗,直直花了十多分钟,才让她说出了事实的真相。

这让我实在啼笑皆非,原来她觉得丢脸的原因,竟然是自己达到了兴奋的顶点,出现了嘲吹现象。呵呵,她还以为,她忍不住在我面前尿了。

我摇头笑着看了一眼地上那一片水汪汪,便又只得与她解释道:“朕的傻皇后,那可不是尿尿,那叫嘲吹。只有在你心里爱极了朕,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难道,你不想爱极了朕么?”

皇后闻言,止住了抽泣声,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我,天真道:“难道,那真的不是臣妾失禁么?”

“当然不是。”我笑着刮了一下她那微翘的鼻子,遂即将她搂到了怀里,与她细细解释起来。

汗。原来她懂得实在太少,索性到后来,我给她上起了生理卫生课,给她解释一些人体构造的奥妙。说到隐讳之处,皇后总是又羞又愧,埋首在我怀里,捂住了耳朵,直呼不听我的淫言秽语。然而让我暗自好笑的是,她小手,却偷偷地松开了一条细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