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惹我你没好下场(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退朝之后。我又在御花园下了轿子,独自一人往昨日的小亭子处走去。今日我可是有备而来,昨天下午,我在南书房翻阅了一张御花园的地图。

岂料,在那亭子外的暗处,等了好大了一会,也没有遇到她。心中虽然觉得遗憾,却也只好作罢。回到养性斋,用过膳后。旋即到了南书房,立即差人将张晃白士行,以及萧起过来。

我列出了一堆名单,均是今日在朝堂之上站在李太师那边的官员。着萧起的锦衣卫重点调查他们,另外,一定要其查明兵部尚书韩飞,以及李太师之间的关系。

待得萧起走后,我今日也无心处理折子。遂立即着白士行行护卫之责,而与张晃一道,出了紫禁城。

径直往军营行去。我要在兵部尚未动作之前,一举将两军精锐,全部抽调干净。

预备军军营,以及禁军总部,都设立在紫金山一带。我从皇宫出发,一路飞快赶到紫金山禁军总部。

随行的太监,一入营门,立即高喊皇上驾到。

然而此时,禁军的统领岳超,才刚从朝上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吃饭,一听到我驾到。急忙穿戴整齐,跑出来跪拜与我。

“岳将军,此处乃军营,不比朝堂之上,无需如此多礼。”我和蔼的罢了罢手。

“不知皇上午后前来,有何要事需要吩咐?”岳超脸上闪过了一丝忧色,以及一阵疲惫。

“到帐内说话吧。”我率先步入岳超的军帐,身后白士行和张晃等随行。

岳超也不敢叫任何人一起进来,只是独身凑到我面前,躬身听着吩咐。

“岳将军,你好糊涂啊。”我开口便是这么一句,脸上露出了愤慨的神色。

“啊?”岳超不明所以,疾下跪道:“微臣不明白,还请皇上明言。”

“唉,先帝将岳将军从边疆调遣到京师,实在不是一件英名的事情。”我叹息道。心中却暗忖,幸亏有了萧起帮我调查了许多资料,这才能够先发制于人。

岳超见我明目张胆的批评先帝,心中虽然有些赞同,却不敢搭腔。

“岳将军,你这一年来,是否觉得累?”忽而,我又开口转到了一个不相关的话题上。思维跳跃之快,差点让岳超转不过弯来。

只听得岳超略带感慨道:“微臣的确有些累了,想我岳超,纵横边疆十年之久,从来没有说过一个累字。”

“是啊,岳将军的归宿,那是在沙场之上,而非在庙堂之中。”我背负着双手,感慨道:“想岳将军一代名将,却整天周旋在一堆小人之中,而不能纵马驰乘在沙场之上,实在令朕惋惜啊。”

岳超眼色一黯,却又无法反驳我说的话。从萧起调查来的资料中得知,自从岳超从边疆被吊回后,一直郁郁寡欢。如此,才被我有了可乘之机。

“岳将军可知,你掉入了一场政治陷井之中了?”我眸子一瞪,直视着他的眼睛。当然,这句话只是我危言耸听,吓呼吓呼他而已。看萧起的资料来说,岳超此人新军打仗极为彪悍凶猛,然而却不通政治。

“什么?”岳超浑身一颤,目光中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微臣不明白。”

“岳将军啊,岳将军。”我摇头叹息起来:“难道到了这种地步,你还不明白么?枉你为一代忠良之后,却甘心与小人为伍,受其利用。”

岳超猛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恍然道:“李太师向来与微臣不合,今日如此卖力帮微臣,难道是因为想陷害微臣么?”

我闻言,身躯也是一颤。原本以为,李太师与兵部,以及岳超勾结。然而听了岳超这一番话后,却突然又有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李太师与兵部尚书韩飞,联合起来想绊倒岳超。

我背负着双手,在帐营内走来走去。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细细过虑了一遍。果然发觉其中的疑点不少。

裁军一事,乃是户部提出的概念。而刘枕明本身就是李太师一派。所以裁军概念应当是出自李太师的想法。在他的本意上,很有可能借着打压军方之际,令得兵部尚书有机会站在岳超同盟一方,以借此机会拉拢岳超。他昨日故意称病赖朝,自然是想让裁军的影响力更加扩大,以对岳超形成巨大的压力。

然而却被我下了一招建立新军,将他的如意算盘打破,又对他增加了威胁。所以,才令得他懊悔不已。但是他又将计就计,弄个刘枕明往我阵营方一靠,想来是用来做内奸之用,或者迷惑我的眼神。另外,我建立新军,虽然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却会让岳超生出我不信任他的疑虑。如此一来,岳超觉得在朝中孤立无援后,便更加容易被拉拢了。

当然,李太师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全力帮助军方的同时,让我这个皇帝,产生了岳超已经是和他站在统一战线上的同盟了。从而令得我开始提防,以及排挤岳超。|||||

可是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萧起给我的那份名单,详详细细介绍了每一个官员,尤其是岳超这种绝世猛将,资料详尽到他喜欢什么食物都有记载。同时,他也算不到我会第一时间,赶到岳超这边来吧。很少有皇帝,会亲自往军营跑,拉拢人心的。

当我将整件事情都想通后,心中一片轻松,既然已经知道了李太师的布局,要应对起来就不是很困难了。岳超这支无敌大旗,一定要好好抓拢在我手中。

“岳爱卿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叹着气,苦笑着摇头道:“若不是朕从小就以你父岳老将军为偶像,怎么也不肯相信岳老将军的儿子会与奸佞小人狼狈为奸。否则的话,朕定会疑心你是和李太师一派的人了。到时候,朕恐怕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你。”

一提到岳老将军,岳超虎目一颤,神情中露出了无与伦比的坚定,骤然跪下,铿锵道:“微臣岳超,以家父之名发誓,绝对不背叛朝廷,背叛皇上。若违此誓,就让岳超不得好死,死后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我急忙将他搀扶起来,怜惜道:“岳将军果然是忠君爱国之人,朕没有看错你。也不枉朕,甘冒风险,跑来点化你了。”古代之人,向来对誓言甚为慎重。尤其是岳超这类人,更是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

“皇上,微臣差些被奸人陷害,愧对九泉之下的老父了。”岳超想想一阵后怕,若是我真的出手对付他,他要么自杀,要么立即造反。无论是那条路,恐怕他的人生,都会有一个污点。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执着岳超的手,豪气沉声道:“朕定当与岳爱卿一道,肃清朝纲,振兴名字,整顿军备。敢叫那胡虏蛮夷,退出边关三千里。”

岳超也是被我挑出了振奋神色,沉声喝道:“好一句敢叫那胡虏蛮夷,退出边关三千里。若能达此心愿,微臣就算是死上千遍,也心甘情愿。”

“岳超,难得你我平生志趣相投,我就与你结拜为异性兄弟,日后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我盛情拳拳道,这并非是我脑子一时发热还是怎么的。以萧起那种高傲之人,对岳超的评价都是如此之高。另者,以陶迁这稳重的老狐狸,也曾言岳超之名,能够震得边关乱贼,不敢嚣张。再者,以李太师这种奸臣,也会费劲心思,不怕得罪皇上而拉拢之人,能差到哪里去么?拉他当结拜兄弟,以后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皇上心意,微臣明白。”岳超一阵感动,急忙跪拜下去:“然而皇上乃九五之尊,微臣乃一介凡夫俗子。此事万万使不得。”

“岳超,你不愿意,是否看不起朕?”我佯怒道:“难道与朕结拜,辱没了你岳家门楣不成?”

岳超浑身一颤,犹豫了半晌后才道:“微臣遵旨。”

我欣喜地拉着他,如同得了件宝物一般。连连道:“从今日开始,你我就是兄弟了。不过,目前由于形势问题,还得委屈贤弟一番。你我暂时只在暗底下做兄弟,表面上却要势同水火。等大事抵定后,我让皇后亲自帮我们设置香案,再举行仪式。”

岳超再不同政治,也明白了我想干什么,遂点头道:“那是自然,弟就将计就计,看看李太师一伙,究竟搞的是什么鬼花样。”岳超本待说微臣,瞥见了我不满的眼神后,这才改口称弟。

“卑职张晃,白士行参见岳王爷。”张晃带头,和他人一同,对岳超行了个大礼。

“这,这。”岳超哪里有过这种阵仗的经验,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都起来吧。”

然而连说了几句,也不见得张晃他们起身。

我自然知晓张晃他们在搞什么鬼,便笑着喝骂道:“岳王爷乃是一介忠臣,一年油水还没有你们几个兔崽子高呢。这竹杠敲得不光彩啊。”

岳超这才明白那几个家伙干嘛总是跪着不起来了,遂也只好从怀里摸索出了几块碎银子,一人给了他们一块。

只见那白士行故意摆出了一副苦瓜脸,向那张晃道:“老大,您看我们拜的是王爷么?”

张晃也是挤眉弄眼道:“唉,哥几个凑起来,够让我去万花楼住一晚了。”

“老大,都给了你。哥几个岂不是要憋死?”

“那,索性去买一头母猪吧。”

我操,那几个兔崽子越说越离谱了。我一脚踹了过去,从怀里掏出几张百两银票,扔给了他们道,笑骂道:“朕替岳王爷打赏了,去买一百头母猪吧,夜夜都能换新鲜的。”

众人轰然大笑,就连岳超,也一笑解尴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