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汉宫秋月(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呼!我重重地喘着粗气,好细腻的皮肤。忽而已经探到了其肚兜之内,大手一张,微微揉搓起来。

煞那间,太后的脸色一片绯红。眼神之中露出了恐慌神色,在我怀中挣扎起来,欲想将我的手从她怀里拿开。只见她喘着粗气,杏眸死死盯住了我:“你果真不是梁儿,梁儿他根本不敢对哀家如此。”

我心中一凉,她说这话时,似乎颇为肯定。定是她有了足够的把握,才如此说话的。

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有彻底将其征服,才有可能免于其难。忽而,我双手用力一搂,将其死死搂在了怀中。

忽而,太后的那个小丫头跌坐在地上,吓得哭了起来。我一惊,幸好她没有尖叫的习惯。我急忙搂着太后,走到丫头身旁,一掌击在她后颈之上。将其打晕过去。

“你,你杀了她?”太后一脸的惊惧。

“没错,不仅是她,你也不会有好下场。”我恶狠狠地威胁道:“你可以叫喊,若你不介意我将你脱光后,吊在午门之上。这皇宫之内,御前侍卫可只认识朕这个皇帝,没有几个人认得你是太后吧。再说,你也没有穿太后的鸾袍。”

“你,你这个魔鬼。”太后紧咬着牙关,从牙缝中挤出了狠毒的一句。

“哼,我本来就是一个魔鬼。”我将她外衫撤开,冷声道:“若不是那个白痴吴梁,非要我替他当什么皇帝,你说我会愿意来当这个鬼皇帝么?一天到晚处理朝政,且又要费尽心思对付那群不臣之臣。”

“什么?”太后惊惧道:“是梁儿要求你换皇位的?”

“若不是他阳痿不举,恐怕也不会和我换吧?”我阴冷道:“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否则刚才也不会因为我异物抵住了你,而识破了我吧。”我双手不断地骚扰她的敏感地带,直又将她惹得气喘吁吁起来。

“呜……。你快放开哀家,哀家就不与你计较。”那太后在我双手肆虐之下,娇喘连连起来。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还是当我是你那白痴梁儿?”我猛然间扯下她的衣带,一手往下伸去,嘴里却又调笑道:“母后啊,你外表看起来贞节高贵,想不到私下里却如此淫荡。”

太后脸上的红晕,直窜到了脑后根去,气喘吁吁地哀求道:“求你了,放过我吧。”

“放过你?”我嘿嘿邪笑道:“等会有你求我的时候,我说母后啊,先帝已经死了半年多了吧?不对不对,先帝死之前几年,恐怕你没有机会得到他宠爱了。今天,就让儿臣代替先帝,宠爱你吧。”

看着她脸上复杂难明的神色,即渴望得到我的身体,又强烈克制着。令得心中掠过一丝快感。然而却又暗自心惊,自己为何突然变得如此邪恶了?莫非,莫非是练了御女心经后的反作用?

然而随着太后一阵阵呻吟声响起,却让我将一切都抛诸了脑后,运起了真正的御女心经法门。之前的挑逗,不过是前奏而已。

以太后这种旷久怨妇,哪里能经受地住我御女心经的挑逗啊?迅即全身不住的颤抖起来。

忽而,在她即将达到兴奋的顶点前。我猛然间住了手,一动也不动。

“啊?”太后难受的呻吟道:“不,不要停啊。”

“儿臣只是听从母后的吩咐,所以才停的。”我一脸无辜的样子。

“求你了。”太后目光迷离,神色哀怨道:“不要折磨哀家了。”

“如此,那儿臣就告辞了。”我淡淡地笑道,我心中十分自信,被我用御女心经内息挑逗出来的情欲,可不是能够简单的就消除的,即便她懂得自慰,也是无济于事,不可能达到高潮的。

我走出了亭子,却并没有见到她叫住我。我情知她是想自己解决,被压制住的欲火。遂偷偷潜了回去,站在她身后。可能她过于专心的缘故,根本没有发觉我站在身后,一副投入的模样。

我索性环抱起双手,笑吟吟地看着一场好戏。

果然如我所料,她直直自慰了一柱香的时间,也没有能达到兴奋顶端。只有越来越难受。

“啪,啪,啪。”我鼓起掌来,邪笑道:“堂堂大吴皇朝的太后,竟然不顾廉耻的当着别人的面自慰,若是传了出去,恐怕全天下的百姓,都会耻笑皇室吧。”

太后甫一见到我没有走,就像溺水者抓住了一根救命浮木一般,怎么也不肯放手了,搂着我的大腿哀求道:“求你了,帮帮哀家吧。”

我自然知晓御女心经的厉害之处,即使对方是冷淡,也会变得如同一个荡妇一般。更何况这太后,本就不是什么贞节烈女。

“你叫什么名字?”我不为她的哀求所动,淡淡的问道。

“哀家叫聂婉文,求你了,放过哀家吧。”她双颊一片潮红之色,极力忍受着御女心经余劲的折磨。|||||

“聂婉文,很不错的名字。不过,你这副样子,配自称哀家么?”我阴冷地笑了起来:“如果你自称奴,或许我会考虑考虑。”

“哀……。”太后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情愿的表情,不声不响,似是在与欲火抗争着。

我哑然失色,她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忍耐力?难道我误会她是个荡妇了?

她已经躺在了地上,娇躯抽搐着,身上的亵衣,已经被汗浸得透湿。然而却还是不肯自称奴。

我冷冷的哼了一声,旋即重重地往外走去,阴沉道:“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走了,明日太监自然会来帮你收尸的。”

“不要,求,求您放过哀,放过奴吧。”太后终于向我低头了,颤悠悠地对我自称奴。

我脸上浮现出了笑容,返回过去,蹲下身子,挑起她的下巴,淡淡道:“叫我一声主人来听听。”

“主,主人,求您放过奴吧。”太后已经完全放弃了尊严,情动的杏眸中,露出了哀求的神色。

“既然你愿意当朕的奴隶,朕自然不会亏待了你。”我又运起了御女心经,在她全身敏感带挑逗着,慢慢地帮她往高潮方向带去。

“啊!”忍受了好久的太后,终于开始又爽了起来,竟然哼哼起来。

就当她即将再次高潮之即,我又停了下来。阴冷的笑道:“文奴,舔舔朕的手,上面可有你自己的味道哦。”

太后犹豫了一番,探过头来,想舔我的手。却被我扇了一个耳光,沉声道:“主人和你说话,必须自称奴。”

“奴,奴遵命。”太后害怕的说了一句,然后伸出舌头在我手掌心中舔起来。暖暖的舌头,将我手上的每一个地方都舔得干干净净。

我这才满意起来,再次帮着她到达了一次顶峰。如此之后,我再提出了更加过份的要求。只要她稍微露出一些不情愿的模样,立即对她实行惩罚。如此周而复始,到最后无论我让她做如何过份的要求,她也会立即照做了。

最后一次,我终于真枪实弹的扑到了她身上。

在痛苦中呻吟的太后,极其淫荡的配合扭动着腰肢,配合着我的行动。

……

良久之后,我怒吼一声,终于将全身积攒下来的情欲,全部发泄了出去。让太后用嘴帮着清理干净后,我又在她身上下了一道御女心经的手法。

这种手法只会让她轻微的感到难受,但不会弄得她失去理智。我要她,在每时每刻,都无法忘记我,都不敢反抗我。

初步的调教,颇见功效。目前太后对我的要求,已经形成了初步习惯性判断。当然,调教是一件长久之事,我必须经常要鞭笞她一下,让我在她心里扎上了根。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反叛与我。

享受着太后帮我穿衣的滋味,心中一片神清气爽。想不到这太后如此闷骚,在最后实战状态中,几乎要将我全身精力抽空一般。

另外,她的私处,怎么会如此狭小。直跟一个处女一般。然而却又没有初夜的症状。

待得我仔细问清楚后,太后这才羞涩地道来。原来她进宫之际,那个老皇帝早已经没有了床上能力。她的处女之身,竟然是被老皇帝用手指头给破掉的。

寒,那死老头真是强悍之极。在自己无法行动下,也要让手指满足兽欲,真是个变态。同时心中也暗爽,还好,没有拣那死老头的破鞋来穿。

此时也庆幸着,幸亏真吴梁那家伙,没有象他老爹那样变态。否则皇后的处子之身,也不会保留到由我来采摘吧。当然,也不乏真吴梁那家伙,脸皮没他老爹那么厚罢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