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京城投资(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今天天气非常不错,我索性也没有坐轿子,只是信步往外走去。行出皇宫戒备范围后,大街上渐渐开始热闹起来。

今天说好听点,是出来探察投资项目。然而实际上也就是出来闲逛。

白士行等家伙,从小生长在这城市里,自然极为熟悉。我索性让他做导游,来好好领略一番京城的风貌。

据他所说,最佳购物所在,乃是玄武街。那条街上,通街都是各类店铺,稀奇古怪的东西应有尽有。若是说吃,那就是在文德桥了,此处拥有全京城最好的各类小吃。若说玩,那就是在秦淮河畔了,一到了晚上,秦淮河是全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全城最有钱有权的人,都会往那边聚集。

现在时间还早,索性先去玄武街看看,先了解一下全国的生产能力,究竟达到了什么水平。

从此处到玄武街,并不是很远,走了两柱香的时间。便抵达了热闹的玄武街。我一路摇着折扇,款步前行。如走马观花一般,浏览着两旁店铺,和来来往往的行人。

与我想象中的不同,人都说古代女子不出家门,然而走在大街之上,来往各色美女亦是不少。有清秀可人的小家碧玉型,也有带着丫鬟,一身富贵的大家闺秀型。每每遇到格外出色的美女,我都会肆意吹一番口哨,盯着看一番。

遇到胆小的,立即吓得择路而逃。遇到胆大的,反而恶狠狠的瞪眼骂道:“登徒子,不要脸。”

白士行等见到我这模样,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倒是一些初次和我接触的侍卫,则瞪大着眼睛,吃惊的看着我。我暗中猜测,那家伙定是在想,妈呀,这是皇上还是登徒子啊?

一个年岁大的人,上前劝诫道:“这位公子,大街之上,请勿如此无礼。”

我反而瞪了他一眼:“难不成你的意思是,让本公子将她们虏回去后,再行无礼么?”

那老头气得直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摇头离去。

白士行见我如此潇洒,也不由得痒痒起来。据我所知,这家伙在未仕官前,也是个纨绔子弟,说不好听点,也就是个街头混混。成天闲着无事,不是到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就是与人赌钱喝酒,要不就是好个打架闹事。

“士行,今天出来放松一下,想干么就干么。”我笑着道:“别在我面前拘束了。”

白士行跟随我已久,自然摸透了我的脾气,便立即摩拳擦掌起来。一双贼眼四处溜达,观摩起各色美女起来。

左东堂是个老实人,任凭我们怎么折腾,仍旧是憨厚地跟随在身后,兢兢业业的负责我的安全。

“小娘子,出来买胭脂花粉啊?啧啧,这胭脂质量太次,哪里配得上小娘子的花容月貌啊。哥哥我认识前面嫣红堂的老板,随我去保证给你便宜个五折。这剩下的钱么,哥哥替你掏了。”白士行一脸流氓样子,调戏着一个在摊位上买花粉的女子。

妈的,我暗骂了一句。这小子倒也有点眼光,这女孩姿色不错。虽然一身普通的衣衫,却也衬托的其娇躯玲珑。

我环抱着手,笑吟吟地在一旁看着白士行的表演。这家伙是惯犯了,手段自有一套。待得那小女子对他不理不睬后,他几乎像个牛皮糖一般,缠住了不放。

一会说人家衣服用的布料太粗,会划坏她娇嫩肌肤的。一会又说其耳环成色不足,难以衬托她耳垂的珠润。

最后,人家女孩子实在忍无可忍了,当场喝骂道:“你再缠着人家,人家就去报官了。”

谁知道这白士行仍旧是一脸痞相,贼笑不已道:“报官好啊,京城府尹是哥哥的姑父。要不,我陪你一块去吧?”

我他妈的差点笑了起来,真是一幕欺压良家少女的经典桥段啊。不过,那府尹上朝时我也见过,呵呵,真的是白士行他姑父么?以后可要多照顾着点了。

“爷,统领大人这么闹下去,怕有失体统啊?”左东堂眉头皱了起来,向我恭声道。

我看左东堂那模样,若不是白士行是他的顶头上司,或许早就跑过去抱以老拳了。

我拍了他下肩膀,淡淡道:“别担心,士行他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并不会胡来的。”心中却暗忖道:“这左东堂,果然是老实人啊。”

“你个街痞子,敢骚扰我妹妹。”忽而,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了起来,煞时,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鸦雀无声起来。

我像那拨开人群的汉子看去,只见他约摸三十岁左右,好一副彪悍异常的身体,大冬天的,还穿着露臂短衫,一副不怕寒冷的模样。不过,那手臂的肌肉,就跟练健美的哥们一样,鼓瘩瘩的。

“哥,这人好坏,一直缠着我不放。”那小女子见到靠山来了,急忙跑到她哥哥身后,气鼓鼓的直着白士行道。|||||

我暗自偷笑起来,又是经典桥段啊。

“哥,还有那穿白袍子,油头粉面,正在偷笑的流氓。他们都是一伙的。”那小姑娘似乎颇为相信她哥哥,深怕她哥哥对付一个人不过瘾,连把我也拉了下来。

“妮子,闭嘴。”那高大的莽汉,突然喝止了他妹妹。一双眼睛在白士行身上盯了半晌,原本犀利的眼神,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我全身感到恶寒,妈的,该不会是玻璃,看中了白士行这小白脸了吧?

“老大。”那莽汉大喊一声,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搂住了白士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道:“你怎么抛下了我们兄弟,一个人跑去当差了。都三年了,都不知道回来看看兄弟们啊?”

“呃……,大牛,激动归激动,麻烦你别把鼻涕往我身上擦好么?”白士行神情严肃道:“我这身袍子,可是值十几两呢。”

我靠,我还以为要发生玻璃桥段了,刚才害得我还蛮期待的。想不到还是如此老套,不觉微微失望。

“老大,你这下子可是发财了。”那个叫大牛的壮汉,这才退开一步,狠狠的在他胸口上锤一下道:“当年说什么来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还记得么,上次你喝酒后,到大街上调戏良家,却不料惹到了权贵的千金,被人家护卫追杀,又是谁,帮你挡在前头的。”

“大牛,闭嘴。”白士行见到丑事被都抖出来,立即神情尴尬地按住他的嘴道:“小声点,这事我怎么会忘记啊?”说着,还小心翼翼地尴尬回头望了我一眼。

“我不管,老大你现在混的人模人样了。兄弟我以后就跟着你了。”那大牛看似憨厚,却也不笨,抓着白士行不放道:“兄弟跟着你,有口饱饭吃吃就行了。你看看我,都混成什么样子了,大冬天的,连件衣服也没得穿。”说着,故意显摆起他的宏二头肌来。

日。哪个看不出来,你小子是故意穿成这样子的啊。

“大牛,兄弟我今日有公务缠身。”白士行无奈道:“过两天后,我一定来找兄弟们叙旧。”

“对了,丫头。”那大牛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把自己的妹妹叫过来道:“丫头,刚才老大是不是答应你去买胭脂,买首饰,买衣服啊?”

“咦?哥,你刚才一直在旁边看着啊?”那丫头一脸奇怪道。

“哪有,只是老大他当街调戏女子,一般都用的是这套。”那大牛一脸得意道:“老大,我妹妹你调戏也调戏了。你也知道,女孩子是不能吃亏的,你就将就点,娶了她吧。我妹妹虽然穿着寒酸了些,但是若好好打扮起来,绝对不会逊色于那些大家闺秀的。”

“大牛,你的牛脾气怎么又犯了。”白士行头都要大了,痛苦道:“早知道那是你妹妹,打死我也不会去调戏的。”

这大牛这句话,我倒是绝对同意。真是不明白,她到底是不是大牛的亲生妹妹。便开口道:“士行,这就是你不对了。刚才明明答应人家小姑娘去买胭脂花粉,首饰花衣的,怎么一眨眼就变卦了?男人么,要说话算数。”

那大牛见我说话,眼睛一亮,凑过来道:“这位大爷,您一定是我老大的老大了。您这事可得管管啊?”

妈的,这小子看起来是个粗线条,心思却细腻的很。我一开口,就判断出了我是白士行的上司。

遂又道:“士行,反正我们也是出来逛街的,你就带人家丫头,去挑些好东西吧。”再次看了一眼那小姑娘,的确长的水灵水灵的,拿来给白士行当老婆,也是不错的。

“爷,你该不会是想逼婚吧?”白士行这小子够了解我,苦着一张脸道:“您就可怜可怜属下吧,属下今年才二十八岁,风华正茂,乃是黄金单身贵族。”

“去你的单身贵族。”我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笑骂道:“我看你是红鸾星动,年底前若不追上人家小姑娘,我就扣你的年薪。”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