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秦淮夜色(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顿时,柳三娘的面色有些不自然了。淡淡道:“大爷,是不是阁内姑娘,不和您的心意啊?这可是楼内最好的姑娘了。”

“哼,三娘,你可别藏着掖着。”白士行跳了起来,狠狠道:“只要我家公子说一句话,你这雅颂阁楼,以后就会在秦淮河中消失。”

“吴公子,白少,妾身真的不敢欺骗你们。”柳三娘轻叹一声道:“吴公子,您就先随意挑选一位。一会楼内的头牌清官人,将会在大厅内举行头次摘牌拍卖。若吴公子对那清官人满意,就请拍下来吧。”

此话一出,倒也将我的性质逗出来不少。清官人,应该还是处女吧?这些红牌姑娘,虽然个个姿色不凡,仪态楚楚动人,然而再怎么样,也是残花败柳之身。惹不起我半点情欲。

如此,我便依了她。随意挑选了一位娇小玲珑型的女子。

在我放出话后,其他人才敢按照职位高底。各自挑选了姑娘。左东堂本待推拖,却忍受不住我的责骂,也只好挑了一位。

酒菜此时也已经都上齐了过来。怀中玉人轻盈的夹着好菜,往我嘴里送来。待得我想喝酒之际,又含在了嘴里,丁香暗渡,送至我喉咙里。

本来我是想直接动那个清官人的,然而那帮兔崽子由于我在身旁,均拘束的很。索性自己先做个榜样,将那娇小的女子,搂在怀中轻薄起来。

过得一会,酒上心头后。这才放开怀来,肆意调笑起来。这才有喝酒的味道嘛。气氛逐渐熟络起来。

只是左东堂这家伙,却是如一个和尚一般,任由软在她怀里的女子,如何引诱挑逗,却仍旧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模样。

“东堂,你该不会是练的童子功吧?”我疑虑的问着,关心道:“若是如此,还不如早早废了罢了。我书房里几十本武功秘籍,随便你挑选。”

白士行也暗自窃笑起来,这小子倒也有些手段,没多会儿,就将怀里的女子,挑逗得娇喘连连起来,粉颊绯红不已。

喝酒之际,这大厅之内人却是越来越多了。到后来,几乎坐满了下来,怕不下有三四百人。

反正都是来寻欢作乐的,到谁也不避讳着谁。

我粗略的扫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朝中大臣在此。估摸着那帮家伙,也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的来大厅内寻欢作乐。就算是想拍下这清官人,估计也会躲在暗出,让属下去将其拍过来。

忽而,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阵欢呼之声。原来那柳三娘,在两名侍女的环拱知下,缓缓步出。

只见得她款步走至大厅中央,含笑着四周扫视了一番,便娇声道:“我那女儿,抛头露面已经半年有余,承蒙各位贵人的厚爱,如今算是到了出阁时侯了。”

“吼。”一帮子色狼,还没有等柳三娘说完,就开始吼叫起来:“三娘,不想听你废话了。快叫映竹姑娘出来吧。”

妈的,真是一帮不懂情调的猴急家伙。我心中却也被吊起了性质,只得让这么多男人心痒难忍的女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女人呢?脸上不表现出来,心里却暗自期待起来。

“众贵人莫急,映竹今晚定会出阁的。”柳三娘似乎见惯了这种阵仗,待得一阵叫喊声过后,插空不慌不忙地说道:“映竹是我最疼爱的女儿,所以,三娘一定会替他好好挑选一个夫婿的。今天摘得头牌者,三娘保证你比当个状元还要过瘾。”

“现在,妾身先将映竹请出来。大家鼓掌啊。”柳三娘带头鼓起掌来。

不可否认,几乎所有人的情绪,都被她挑逗了起来。就连左东堂,也不免下意识的鼓了两下。

在一片欢呼雷动中,厅外缓缓走进来一嫁妆女子,头上顶着一个红盖头。两旁各有一名年轻侍女,将其扶住。

我也忍不住好奇,细细打量起来。由于头上有红盖头,所以根本看不见脸。但是我可以从脚往上看去,一双脚包裹在红色绣鞋之中。但是从那绣鞋的尺寸可以判断处,她拥有着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

仅仅从她的大腿,从长袍内一闪而过。就能让我看出,她的双腿修长而又有力。臀部在我视角死角,无法看见,但想来也会不差。

上身的婚装是紧身的大红袄子,将其小蛮腰紧紧箍住,显得如此纤细动人。一对酥胸,说大不大,然却也将紧身的棉袄撑得鼓鼓。

这才发现,这一身婚装也是有讲究的。几乎将此女所有的优点,全部放大了起来,成为引人瞩目的焦点。然而,毕竟也要有傲人的身材,才能穿这种衣服。否则身材不好的女子,若是东施效颦的话,定会惹出大笑话的。

她的身材,的确非常诱人。我暗忖道:“若是脸蛋,能够配得上她身材的话。那此女将不比晴儿,凝儿逊色多少。”

同样懂得欣赏女人的白士行,也是看的眼睛迷离起来。然而他终究还是想起来,那是我今晚要的女人,这才强行收回了目光,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身旁女子之上。|||||

然而左东堂那个榆木疙瘩,却是不解风情之人。只在那个映竹刚出场的时侯,瞟了几眼,随后又毫无感觉的大口嚼起菜来。

妈的,自己这两个宝贝护卫。一个是色中恶鬼,一个却是不解风情的鲁男子。真是他妈的绝配。

总算,那个映竹,走至了场中央。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之下,在原地缓缓绕了两圈。我这才看见了她的臀部,果然也是极品臀部。

如此一来,她的脸蛋,更加吸引我的想象了。情不自禁地对她红盖头下的脸蛋,想入非非起来。呵呵,这柳三娘的确有其一套,竟然懂得用神秘感来引起人的欲望。

“好了,小女映竹已经到了。”柳三娘微微一笑,平息一下众人的嘈杂,便暧昧的大声道:“正所谓吾家有女初长成,已到择君采摘时刻了。当然,彩头自然不能少了。从现在开始,一千两起价,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五十两。”

话音刚落下来,就有心急的人报价:“一千一百两。”“一千两百两。”

我则端着酒杯,慢慢地品着,悠闲的听着激烈的报价声。不出一支香的时间,报价已经飙至三千多两了。

到了这个时侯,喊价的声音已经微弱了下来。再也没有以前那种人声鼎沸的热闹感。

然而就算如此,此价格也逐渐升到了五千多两。

我心中暗骂道:“我靠,五千两?等于朝廷一个一品大员,十年左右的薪俸了。腐败啊,腐败。”

喊价仍旧在继续,直将柳三娘惹得喜上眉梢,恐怕她也没有估摸到。此女的初夜权,竟然会卖到如此之高吧?要是手上有个十个八个这样的女儿,柳三娘完全可以退隐红尘了。

价格升到八千两后,才升不动了。这已经是极为恐怖的一个价格了。

“一万两。”白士行在我的授意下,开始了第一次喊价。

这价格一出,周围所有人都往我们这边看来。哪有人叫价,一下子高出两千两的?疯子吧?

对面跳出来一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对着我们这边恶狠狠道:“你是哪路的?敢来砸本少爷的场子?”

“滚,叫不起价,就滚回去。”白士行淡淡地抿了一口酒,冷声骂道。

“操你大爷的,本少爷出一万一千两。”那油头粉面的小子,似是受不了调拨,狂怒的吼了起来。

周围群众,顿时为他的叫价,大声喝采起来。直惹得他得意的报拳还礼,一副拽样的瞪了我们这一桌一眼。

我暗自向白士行使了个眼色。

白士行顿时会意,懒洋洋道:“两万两。”

轰。这艘船里,大多数人,都是权贵,或者有钱人。但是从来还没有人,敢花两万两去摘一个清官人的头牌吧。

反观柳三娘,本来应该高兴的脸,却有些焦急起来,不断的对着白士行使眼色。似乎在叫我们别和那公子较劲。

“操你个柳三娘,他该不会是你请来的托吧?”那油头粉面公子,脸色极其难看的大叫起来。

“李少爷,您冤枉妾身了,他们只是来雅颂阁消费的大爷。”柳三娘急急解释道。

“哼,回头再收拾你。”那油头粉面公子,立即又恶狠狠的喊道:“两万一千两。柳丫头这枝花,本少爷今天摘定了。”

“三万两。”白士行打了个哈欠,懒懒道:“你说个价吧,你到底能出多少?别这么一点点加,象个男人么?”

“五万两。”那公子已经疯了,一口气喊出了天价。

“六万两。”

“七万两。”

“八万。”

“十万。”

当那油头粉面公子,一口喊下十万后。我顿时又对白士行打了个眼色。

白士行立即站起身来,贼笑不已道:“成交,恭喜你,花了十万两,赢得了雅颂阁的头牌。三娘,还不收钱,枉我为你抬了半天的价。别忘记了事后你答应分给我的三成抽头。”

此话一出,柳三娘脸色连连疾变。那公子,也是一眼要杀人的样子,死死盯着柳三娘不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