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柳哲疑案(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刘枕明依言凑到我耳畔,与我细细地道了起来。原来那柳哲,也是朝中的一名大员,最高官拜至兵部尚书一职。然而在十多年前,其府邸,却遭到一群江湖人物的袭击。一把大火将所有的一切都烧得干干净净。当时,朝廷都没有料到有人活了下来,追查了很久,也没有找出究竟是哪路江湖人马干的。

听到这些,我眉头不禁微蹙起来,这些江湖人物,行事也实在太嚣张了。竟然胆敢将朝中的正二品大员灭了满门?

不对。这柳哲在朝中为官,与江湖之中自然交集甚少,不应该发展到惹出灭门惨案啊?难道说,这背后有人主使?

“刘爱卿,十多年前的事情,朕倒是不怎么清楚。你与我说说,自柳哲死后,又是谁,当上了当时的兵部尚书?”我淡淡的问道。

刘枕明浑身一震,似是在犹豫,半晌之后才说出来道:“就是当朝兵部尚书韩飞韩大人。当时其任兵部右侍郎一职,表现也一直兢兢业业,吏部禀明先帝后,就将其提拔了上去。”

如此说来,那韩飞有重大的嫌疑。因为他是直接受益者。当然,很有可能幕后还有另有主使者,否则以当时韩飞区区一名侍郎一职,如何有此巨大能量,指示得动如此厉害的江湖中人呢?想来刘枕明也想到了这一点,否则他也不会犹犹豫豫了。

“陶大人,家父之死,民女始终认为,绝对不是简单的江湖仇杀如此简单。”柳映竹目光中露出了愤慨之色,恨声道:“因为家父,从来不与任何江湖人有所接触的。”

“定是朝党之争,使得我家相公成了牺牲品。”柳三娘也是坚定的说道。

“皇上,老城以为,这事情应当重新查证一番。”陶迁对我恭恭敬敬的说道。

“三娘,你说柳哲是被卷入了朝党之争中,你究竟有何证据?”我淡淡的问道。

“回禀皇上,我家柳老爷,向来为官清廉,刚正不阿,齿于与奸佞为伍。就是因为其刚烈的性子,以至于在朝堂之上,得罪了不少权臣。”柳三娘面有凄色道:“出事之前,相公他时常会长吁短叹,说是朝中奸臣当道。”

我有些无奈,淡淡道:“你那些,都不足以成为证据。朕看这样吧,欧阳爱卿。”

“微臣在。”欧阳密恭敬的回答道。

“朕着你重新翻出柳哲一案的卷宗,彻查此案。”我望着他,认真道:“若是完成得妥当,朕就不计较你以前犯下的错误。”我表面上是指他今日犯下的错误,然而实际上是指其与李太师坑瀣一气的事情。

“微臣定不会辜负皇上的期望。”欧阳密浑身一颤,眸子中露出了负责的神色。显然他已经听明白了我的话中之话。

先前朝臣纷纷投奔在太师门下,盖因李太师非常得之先帝的信任。然而在我这一代,李太师的地位骤然之下,很多摇摆不定的大臣,早已经站到我这边来了。唯有剩下少数党羽,仍在观察形势。

我将此事交给欧阳密直接审理,一是他本来就是刑部尚书,这事就是他的职责范围。二来,这案子原本就是他审理下来的,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数他最清楚。我可不相信,又哪一个江湖门派,一下子将朝中大臣全家灭掉,这事会一点风声也收不到。这事情,别人不清楚,欧阳密当是最为清楚。

我如今将此事交给他,纯粹就是与他摊牌,看他是站在我这一边。还是仍旧想站到了那个即将倒台的李太师一边去。

我也是直到最近两天才从卷宗中发现,原来那李太师,根本不是吴梁那家伙的老师。而是吴梁他老头子,那个死掉的老皇帝的老师。据说,那死老皇帝,对于李太师是异常的信任,如此,才会让他揽了这么多权力。以至于一些官员,不得不听命于他。

那应该属于我的那个太师?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失踪了?这事得好好查一下,若是自己的太师合格的话,放他些权也无所谓,毕竟我不能一天到晚如此处理事情。我最大的理想,是享乐。

“三娘,此事朕已经有了妥善安排,你先替朕好好打理这雅颂阁。资金一事,你无须担心,朕自有办法。”我淡淡的说道。

“大家都回去吧,别一个个都杵在这里,妈的,追早朝都追到这里来了。”我暗自抽笑,好像历史上还没有哪个皇帝,有在妓院内开早朝的先例吧?也不知道后世之人,会对我这才的壮举,有何评论呢?

“皇上,不知明日早朝,是在金銮殿开呢,还是在这雅颂阁开?”刘胖子似是摸透了我的脾气,与我开起玩笑来了。刚才俩人共同合作臭了陶老狐狸一把,却也实在把俩人间的距离拉近了。

只是这句混帐话,却惹得我差些笑了起来,飞起一脚踹在他肥大的屁股上,笑骂道:“快滚,否则朕禁你十日房事。”|||||

刘枕明则是装出骇然的神色,飞快的溜了出去。望着他不断抖动的背影,我心中暗自忖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擅长马屁的大臣了吧,不过也好,若人人都象陶迁那老狐狸模样,岂不是少了不少乐趣?”

待得众人离开后,已经将近晌午时分了。便在雅颂阁草草用了午膳。

下午,风和日丽。心中惦记着皇后她老人家的气,不知消停了没。不过,柳映竹现在是我的女人了,让她待在这船上也不是个事情,遂让柳映竹与我一起回宫。皇后所生气的,不过是我与太后的奸情罢了,其余女人,她倒是没有什么醋意。

一路匆匆赶回了皇宫,从神武门进去后。白士行他们就从旁边的同道散去了,他们虽然是侍卫,却并非内臣,是不能进入后宫之内的,只能在后宫之外,警备森严。

我携着柳映竹,从后门窜过了御花园,径直先往我那优雅的养性斋行去。柳映竹乃第一次进入皇宫,尤其是御花园中的菊花等,更是吸引的她流连忘返。

好不容易一路拖得她到达了养性殿后,却发现只有几个当值的小太监和宫女在那里。其余蓝初晴她们,却是一个不见。

我嘱咐柳映竹先休息一番,自己则让宫女帮着我将皇袍穿了起来,打理了一番。

好一会功夫后,才唤起柳映竹。散步般地往绛雪轩行去。到了绛雪轩时,也是吃了个闭门羹,她们一个都没在。

难道都去了坤宁宫?还好,绛雪轩距离坤宁宫,也不是很远。信步走到了坤宁宫。宫门口侯着的小太监,忙跪拜在了地上,扯起了尖锐的嗓音喊了起来:“皇上驾到。”

我也懒得理他,携着柳映竹往内行去。还没有走到门口,门就开了。只见冬儿走了出来,向我行过跪拜礼节后,便懦懦道:“皇后娘娘说,她今日身体不舒服,还请皇上找晴儿姑娘她们去。”

我呵呵笑了起来。堂堂母仪天下的一国皇后,竟然也会像个小丫头一般,耍小性子。

我对着冬儿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猫步向前掩进宫内。穿过大堂,绕过走廊后。便到了皇后住的厢房,猛然间推门进去,喜色道:“皇后,朕来了。”

兰儿,杏儿,还有蓝海凝,蓝初晴她们。都在这里。一见到我,便围了过来,面带忧虑道:“万岁爷,您来得正好,皇后娘娘她病了。然而却怎么也不肯宣太医。”

我这才心急起来,疾步来到皇后床前。只见皇后身上盖着一条被子,脸色有些潮红,嘴唇干涩异常,双眼瞧向我,却毫无神采。

看到我来了,皇后眼神轻微颤动,哽咽道:“皇上。”

“幼红不要说话。”我侧身做到她身旁,帮她将被子盖严实了,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有些烫手。很有可能发烧了。忙道:“兰儿,再捧几床被子来。杏儿,你去指示小太监,再添两个火炉子。冬儿,快去宣太医。竹儿,速去寻些盐巴和开水来。”

我一系列的吩咐了下去,又道:“晴儿,这位是柳映竹姑娘,你先带她去隔壁厢房休息一下。”

我转头轻轻爱抚皇后的脸颊,眼神关切,却又微微责备道:“你个小傻瓜,生病了为什么不去宣太医啊?”

“皇上,臣妾,臣妾样子是不是很难看?”皇后紧张地问道。

“不难看,皇后是朕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我轻轻安慰道:“是朕对不住你,惹你生气了。还彻夜未归,以至于你的病情加重了。”

“皇上,臣妾一开始想想,也是很生气。本来想,若是我就这么死掉了,不知道皇上会不会为了我生气。”皇后眼神中看着我,露出了一片柔情:“不过,现在看到了皇上。心中却又不那么想了,臣妾又不想死了。只想着,天天和皇上见上一面,也是好的。”

我有些感动,伸进了被子中,紧紧握住她的柔荑,认真道:“朕不会辜负你的,朕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与太后有染了。”

“不,皇上。”皇后制止住了我这句话:“臣妾后来想想,太后也是个可怜的人。二十多岁,正当风华正茂时,就开始守寡。唉,这后宫又是个冷清之地。太后她这一辈子,不知道怎么熬啊?”

我煞那间,就明白了皇后的宽宏,以及慈爱之心了。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