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高丽使者(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由于以前积压下来的奏折,已经被我处理的差不多了。如今也没有剩下几本奏折,顺手处理完毕后。便径直去了坤宁宫,却不料,被告之皇后她们还在慈宁宫没有回来。

只好又眼巴巴的往慈宁宫行去。果然,众女都在慈宁宫没有离开。然而她们所在做的事情,却是令我极度意外。

七个美女,外加太后的一个丫头,八个人开了两桌麻将,正在捉对厮杀呢。我有些哭笑不得,万一以后后宫人数再增加了,岂不是要开个麻将馆供她们消遣了?

由于打麻将时都聚精会神的样子,根本没有发觉到我已经来到。我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皇后身后,对她对面的蓝初晴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静静地观看起皇后的牌来。晕,是不是刚打麻将的人,手风都特别的好啊?皇后娘娘竟然抓了一把清一色,还听了三张牌。刚好论到皇后摸牌了,我心痒难耐,一把抢过去先抓了一张牌,大喊道:“要自摸了。”说着,用拇指食者夹着一推,却不料抓了个白板,只好扔掉。

“皇上,您是什么手气啊?”皇后见大到我,先是惊喜,然而又埋汰起来。

又是一圈下来,皇后又待伸手抓去,却又被我抢了先,大叫道:“这下一定自摸。”岂料,又是一张垃圾牌。

第三圈,第四圈。每一圈都是我抢着摸。却没有一张是胡牌。又恰好最后一张也是皇后的牌,我又抢了过来,放在手心中吹了一口气,天灵灵,地灵灵,这把一定是自摸。

桌上的四女,同时投来怀疑的眼神。

靠,今天邪门了。怎么听三张牌,竟然摸了十几把,却没有摸到一张牌。无奈之下,只好尴尬的把牌丢了出去。

“哇,我胡了。”坐在上家的柳映竹,兴奋的说道。岂料,对家的蓝初晴,却将牌一摊开,淡淡道:“不好意思,我也胡了。”更加没有料到的是,坐在下家的兰儿,却不可思议的掩嘴道:“没有那么巧的事情吧?”说着,把牌摊了开来,也是胡的我这一张。

“皇上,给钱。”三女同时伸出了手,均轻笑不已。

“不来了,都是皇上捣乱。”皇后娘娘却气鼓鼓道:“要不我肯定是清一色杠开。”

“你们都不学好了?是吧?”我一脸严肃道:“怎么都学起赌钱来了?万恶赌为首,知道不?今晚统统回去面壁思过。”

“皇上啊,大过年的,你的妃子皇后们,在一起打打小麻将,也是应该的嘛。”太后再那一桌,开始帮腔道。

“就是啊,爷您输了钱,怎么能够赖帐啊?”杏儿笑咪咪的,也帮着腔。

“可是,坐在桌子上的,可不是朕哦。”我贼笑连连道:“你们找皇后要去。”

“皇上,你怎么能如此冤枉臣妾?”皇后眼神一黯淡:“臣妾听牌后,可是一张牌也没有摸过。臣妾真是比窦娥还要冤枉呢。”

“呃……,怕了你们了。”我无语道:“一共多少钱?”

“皇上您输三家,一共三百五十两整。”杏儿飞快的计算好了数目。

“什么?”我闻言差点昏厥过去:“一个二品大臣,一年也就这么多俸禄。我们男人,在外面赚钱容易么?”不过,还是不情不愿的从怀里掏出柳四百两银票,扔给了她们。真是无妄之灾啊,随便手痒摸两张牌,也会出事情。

然而有心有不甘,想要报仇,遂让蓝初晴让出来给我玩。蓝初晴则在我身后,帮我捏着膀子,放松一下一天来的辛劳。

岂料不到半个时辰,就哗啦哗啦输出去了几千两银子。心疼啊,这几千两银子,要是出去买笑的话,那可以玩多久啊。

“不玩了,赌钱不刺激。”我淫笑连连道:“不若我们换种花样玩玩?”

“皇上,臣妾奉陪到底。”皇后娘娘掩嘴娇笑不已,今天就她刮我银子刮得最多,面前那一摞银票,可都是从我这里搜刮过去的。

“麻将没意思,我们来玩掷骰子。”我阴笑不已:“不过不是玩银子,而是要玩脱衣服。谁输了一把,就脱掉一件衣服。”

皇后娘娘这才犹豫起来,左右看看,尴尬道:“皇后,脱衣服多不好意思啊?要不,换种玩法吧?”

“嘿嘿,皇后娘娘你该不会是怕了吧?”我对她露出了个挑衅的目光。

“皇后娘娘,您怕皇上干么?反正这里都是女人,皇上又不是外人。”杏儿看来最是兴奋,在一旁鼓捣起来。

“好吧,不过皇上您可不能输了耍赖皮哦?”皇后娘娘终于下定了决心,与我单条。

我找了三粒骰子,以及一个大青碗。推给皇后娘娘道:“幼红,朕让你先来。”

皇后也不推辞,伸出葱葱玉手,轻巧的抓起三粒骰子,随手往碗内一扔。清脆的碰撞声后,骰子终于停了下来,我一看,却见是两点。|||||

看到这个点数,我不由得奸笑起来。第一把运气不好,没掷到点子,只好重来。第二把竟然又没有掷到点子。心中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第三把若是再掷不到点子的话,恐怕就要输了。

岂料,竟然掷了个最小的一二三出来。顿时把我整蒙了,怎么会这么凑巧?在众女声一片叫脱声中,我无奈之下只得将外面的龙袍脱了下来。露出了黄色的马甲棉袄。

“再来。老子就不信邪了。”我哼了一声。

岂料,我竟然连连掷出了六把一二三。无奈之下,只好脱到剩下一条黄色内裤。

此时,对面那桌麻将,也早已经不玩了。纷纷跑来看我玩脱衣秀。

“皇后娘娘,朕肚子饿了,该吃晚膳了。”我尴尬的笑道,幸好晴儿帮我搬来了几个火盆,要不还不得冻死啊。

“不行,玩完最后一把,咱再吃晚膳。”皇后娘娘不依不挠道:“是皇上说的,要玩到最后一把的。”

笑话,再玩一把,我那条龙内裤也保不住了。岂不是要脱光光?

“皇后,哀家看这最后一把,就算了吧。”太后笑咪咪的说道:“不若,先吃晚饭吧,皇上要不就要冻着了。”

还是太后懂得体贴我,我连忙装模作样的连打了两个喷嚏。以示自己着凉了。

一见到我真打喷嚏了,一帮丫头均纷纷过来,七手八脚的帮我穿上了衣衫,嘘寒问暖起来。

众人这顿晚餐,直接就在太后处享用了。宴毕后,众人散去。我和皇后娘娘,径直来到了坤宁宫。

来到皇后的厢房后,我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奇怪道:“难道朕今天真的很倒霉?要不,怎么会连续掷出六把一二三来?”

皇后掩嘴窃笑道:“皇上还在想这件事情啊?臣妾先伺候您盥洗吧?”

“幼红,何必亲自动手呢,让冬儿和竹儿来就行了。”我将她拥到怀里,在其额头上轻轻一吻道:“别太累着了,你身体可不是很好。”

“皇上,臣妾是您的妻子啊。妻子伺候丈夫,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臣妾身为一国之母,若是伺候自己的丈夫,也要假借别人之手的话,臣妾心里会不舒服的。”皇后温柔地望着我的眼睛,如一个小女人一般,幸福地靠在我的肩膀上,柔声道:“再说,臣妾能够亲手伺候皇上,觉得很是幸福呢。”

“好吧,好吧。难得你编出了这么一大套的道理来,朕依了你便是,可是,不准叫苦哦。也不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我伸出手,在她云鬓上捋了一下道:“朕有你这么个皇后,是朕这一生,最大的荣幸。”

“皇上,臣妾有你这个夫君,也是臣妾这一生,最大的荣幸。”皇后娘娘,如小鸟依人般,伏在我胸膛之上。

俩人温存了一会。皇后娘娘便伺候着我清洗起来,一副幸福小女人的表情。看她那副用心的模样,似乎是已经练习了好几天了。心中不由得滑过一阵暖意,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等她也清洗完毕后。我便一把将她搂住,反手扛在肩膀上,笑道:“抢了个压寨夫人,正好回去给老子生儿育女。”

我将其塞到被窝中后,也是一骨碌钻了进去,俩人偎依着互相取暖。耳磨斯鬓下,自然格外的有感觉。

“皇上,还记得今日中午时的事情么?”皇后娘娘忽然正色的说道。

“中午?不就是吃吃喝喝么?没什么特别事情发生吧?”我开始装傻道。

皇后开始挠我的痒痒,笑道:“就知道皇上会耍赖,太后可是把那次机会让给臣妾了。你在随后的半个时辰内,必须听从臣妾的摆布。您可是亲自答应下来的,可不准耍赖哦。”

无语……

只好一脸哀怨道:“皇后娘娘,手下留情啊。”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