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陶家有女初长成(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果然,只有陶迁那死老狐狸,才会教得出如此女儿啊。若要说陶迁十分正直,我第一个不相信,真正正直的官员,估计都死光了。比如说以前那个柳哲,他不就是因为太过正直了?

陶迁那种在官场上打滚了那么多年的老狐狸,自然有其一套为官之道。

“吴公子,天色已经很晚了。小女子这就告退了。”陶莹莹起身,对我微微一笑,欠身道:“希望公子能够找到报效朝廷的门路,不要拘泥于春闱一事。”

喜儿也起身,神色有些黯然道:“吴公子,白公子,喜儿也走了。”

“陶小姐,如此佳节美景,就此匆匆错过,岂不是可惜?”我也站起身来,朗声道:“在文德桥下放花灯,也是一件美事,不可错过。”

“对啊,小姐,我们还没有放花灯呢。据说啊,放一盏花灯,许一个愿望,会特别灵验呢。”喜儿听到我如此说,急忙帮腔道,估计她自己,对放花灯也是非常感兴趣吧。

陶莹莹轻轻想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好吧,不过放完花灯,就要回去了。今日是元霄佳节,就依你一次吧。”

“谢谢小姐。”喜儿眉飞色舞道:“我要放两个花灯,这样就能实现两个愿望了。”

众人离开酒楼后,便径直去往文德桥,天色已经有些晚了。然而周围还是一片的通明,各种各样的花灯,都被挂在了屋檐上,树枝上。更有甚者,弄了几个孔明灯,点燃底下的蜡烛后,让其泱泱升空。一路五彩缤纷,甚是有喜庆气氛。

行至文德桥后,白士行先去买了几盏花灯,交给了两女。当然,放花灯这种事情,我和白士行是干不出来的。好像确实没有几个大男人,会去放花灯的。我们只是尾随着她们,来到了桥下河滩边上。

此时,河里已经飘上了成千展花灯了,随着波浪,缓缓飘向远处。没一个花灯,都代表着一个愿望吧。这里面,究竟有多少个女孩子的愿望,会实现呢?

喜儿找人借来笔,与陶莹莹俩人,躲到了一边,在花灯上刷刷的写上了愿望。旋即点燃中间的蜡烛后,便放到了河里。

恰好一个小波浪打了过来,花灯随着波浪,缓缓地往中间飘荡而去。

我和白士行交换了个眼色,白士行投来一个放心吧的眼神。原来我让白士行去买花灯的时侯,就已经做下了暗记。过得一会,自然会有御前侍卫,将她们的花灯打捞上来,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愿望?不得不承认,这个陶莹莹,确实将我的好奇心,全部吊出来了。

良久之后,当那花灯消失在茫茫花灯群中后。两女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岸边。

“吴公子,白公子。小女子真的要告退了。”陶莹莹缓缓说道,脸色有些潮红,似乎刚才那放花灯之举,对她也是蛮有触动的。

“陶小姐,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强留了,但愿后会有期。”我轻轻笑了一下,却暗地里对白士行使了个手势。

“但愿吧。”那陶小姐欠了欠身,准备转身离开。

白士行收到我的手势,迅即用担心的语气说道:“爷,我从衙门那边听说,最近京城治安不是很太平。前些日子,已经有两个妙龄少女,在夜间行路时,被先奸后杀了。那淫魔到现在还没有被抓到。”

“士行,你是说真的?”我大声惊讶地说道:“那陶小姐她们这样回去,不是太过于危险了?”

“小姐,我怕。”喜儿被我们一唱一和,说的有些心虚了起来,拉着陶莹莹的手不放。

陶莹莹却神色坦然道:“喜儿莫怕,我们跟随着人流走,就没关系了。”

“陶小姐,在下是越想越不放心。”我眉头皱着,颇为忧虑道:“是在下害得小姐晚归的,若是万一小姐你出了什么事情,我心里会内疚一辈子的。”

“公子无须多言。”陶莹莹淡然地往了我一眼,轻轻一笑,似是已经看穿了我的用心:“公子既然有此心意,奴家在此谢过了。”

这陶莹莹,开始对我自称奴家了。虽然还是有些陌生的称呼,但是比那自称小女子,要亲切上不少了。心中微微喜道。

我和白士行,一路保护着两女往白虎街走去。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只是这陶莹莹,性格委实沉稳,我每讲一个笑话,她都会微微一笑,颔首一下。不像那个喜儿,经常笑得前仰后翻。

我故意讲了两个冷笑话,发觉那喜儿倒是不笑了。然而那陶莹莹,却仍旧浅浅笑着。不愧是老狐狸的女儿,沉稳地可怕。

一路来到白虎街,陶莹莹止住了步伐,淡淡道:“公子请回吧,在这里已经非常安全了。”

这倒是说的是实话,在这条大街上,大多住的是朝廷官员。守卫比别处森严了许多,没有几个小毛贼,敢在这里撒野的。|||||

“对了,公子是否认得家严?”那陶莹莹突然开口问道。

她怎么会突然开口这么问?不过,我迅即撒谎道:“不知陶小姐父亲是?”

“家严礼部尚书陶迁。”陶莹莹说着,对我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轻声道:“公子,奴家走了。”

说着,携着喜儿,缓缓离去。

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疑惑道:“士行,她怎么会突然问这一句?”

白士行也是摸不着头脑:“按理说,这陶莹莹不像是个喜欢抬出家庭背景出来炫耀的女子啊?”

对了。我一拍脑袋,汗颜道:“我们都没有问她们住哪里,就直接带她们来白虎街了。呵呵,估计她心中定在怀疑,我们是不是故意接近她的。她刚才这么说,摆明了是告诉我们,她已经看透了我们的用心,别演戏了。”

“这陶莹莹,真和陶大人有些相像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白士行也有同感的说道。

“管她,反正从那花灯上,就可以看出她心中的隐私了。”我一弹手指头,嘿嘿笑道:“真是期待,像她那种特别的女子,会有什么样的愿望呢?”

白士行会意,立即往暗处走去。不多会儿,便兴冲冲的来到了我的面前,将几张叠好的纸张送到我面前:“爷,这就是从那几个花灯里找出来的。”

我结过手来,先打开一张看了一眼:“我的第二个愿望是,今年会发大财,赚很多很多的钱,用银子打造一张床,可以整天在上面睡觉。”

我顿时愕然,汗。这一定是喜儿那丫头的愿望。

再打开一张:“我的第一个愿望是希望小姐平平安安,不要有什么灾难才好,保佑她,可以实现她的愿望。”

这应该还是喜儿那丫头的愿望。

再打开一张,从字迹上来看,这应该是那陶莹莹的笔迹:“辛苦你了,吴公子,半夜三更的,还派人打捞花灯。”

我顿时愣在了那里,这陶莹莹也太厉害了吧?竟然能够猜到我会去把她的花灯捞上来?

急忙再打开最后一张,上面写道:“吴公子,从你的歌声中可以听出,你是一个拥有远大理想的人,希望你能投效国家,真正的为民做事。若有什么难处,可以去找我父陶迁,他一定会给你帮助的。顺便说一句,你的歌词不错,但是嗓音需要练习。陶莹莹,留。”

呼。这陶莹莹,真是每每出乎我的意料啊。不过,从她语气中看出来,她还是满欣赏我的。

“皇上,夜已经深了,该回宫了吧?”白士行见我不说话,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我望着远处天空中炸开的烟花,良久之后,才叹声道:“回宫吧,皇后她们也等得焦急了。”

依照惯例,仍旧是从神武门处进入了皇宫内院。我没有让白士行陪同,一人从御花园,径直穿越到我的养性斋。我在养性斋的暖阁中,如今是灯火通明。

甫一进去,便见到皇后娘娘她们齐刷刷的在那里等我。

“皇上。”皇后见到我出现,小脚一跺,微微不满道:“这元霄佳节,您不与我们一起吃元霄,一个人却跑到了宫外去逍遥了?”

我见她脾气有些起来了,便忙搂住了她,柔声安慰道:“幼红,朕也只是在宫里憋得荒了,所以才出去散散心了。”

“爷,先盥洗一下,把衣衫换了吧。”兰儿和杏儿,各自来到我身旁,端着热水。一个帮我擦面,一个帮我换衣服。

“今天你们猜朕在外面遇到了谁?”我呵呵一笑道。

“这还用说么,当然是一个花容月貌的美丽女子喽。”蓝海凝嘟着小嘴道:“她呀,一定把爷的魂儿,都勾去了。”

我走上前去,在她皱起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笑道:“你这么多姐妹,就你爱吃醋。”说着,躺到了塌上道:“凝儿,过来帮爷捏捏脚,今日路走得长了。”

“不捏,不捏。”凝儿小嘴嘟得老高:“今天皇后娘娘一回来,见到你留纸条子离家出走,她伤心的哭了。亏她还亲自为你下厨,给你做元霄呢。”

“凝儿,不得这么放肆。”蓝初晴脸色一板道:“爷做事情,自有她的打算。”

“呃……幼红,今日是朕不对。下次再偷偷溜出宫去,一定带上你们。”我歉意的搂住了皇后,随即又道:“给朕做的元霄呢?朕的肚子已经饿了。”

“皇上,您说的是真的么?”皇后娘娘忽然一脸的企盼。

“当然是真的,朕是金口,说话自然算数。”我见她雨过天晴,便道。

“太好了,我们早就想出去走走了。”皇后雀跃不已道:“今日的戏,没有白演。”

演戏?我靠,原来是故意都装出这么一副沉重模样的啊?

皇后白了我一眼道:“就许你一个人成天在外面潇洒,我们姐妹们也要出去热闹一下。”|||||

无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