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抽的就是你(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如今早朝被我推迟了一个时辰之后,顿觉空闲了许多。不禁与皇后一顿早餐吃得有滋有味,练完太极之后,还能在太师椅上躺一会,喝几口早茶。

待得时辰差不多后,小三子便唤来龙轿。一路开杀往金銮殿行去。

进得金銮殿时,发觉朝喝声中,充满了一阵无精打采的声音。待得我问明白之后,才晓得竟然是这些大臣们,都把我的圣旨当耳边风了,今日早朝竟然还是按照了原来的时间过来了。

按照他们平日提前两柱香的时间,如今又等了我足足一个小时。难怪均无精打采起来。

“诸位爱卿,明天开始自己调换作息时间吧。”我呵呵笑了起来,真笨啊,有福也不会去享受。

倒是刘枕明那死胖子,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

“刘爱卿,今日精神奇佳,是否碰到什么好事了?”我含笑着问道。

刘枕明闻言,便站出列,对我恭声道:“回禀皇上,微臣只是今天睡到日上三杆起床,所以精神才特别爽朗。”

“看看,大家学学刘爱卿。”我目光威严地在朝堂中一扫而过,肃声道:“别整日将朕的话当作耳边风。”

“臣等不敢。”一帮子大臣,见我语调中微微带着怒气,便齐齐跪下喊道。

“都起来吧,有事快奏。无事朕要睡觉去了。”我淡淡地说道。

陶迁站出列,恭声道:“齐奏皇上,老臣有一事要奏。”

“哦,陶爱卿有何要事启奏?”我斜着身子,微微靠在龙椅之上,淡然地问道。

“回禀皇上,纵观天下,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再加上连年灾荒。难民潮流已经高达数十万之多。”陶迁说到这里,表情上露出了一丝哀伤:“老臣恳请皇上,解决一下难民食宿问题。”

我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番,皱眉头道:“朕也正在为了这事情而头疼不已呢。诸位爱卿,对此事有何良策啊?”

我此言一出,朝下顿时一片窃窃议论之声响起。过得片刻,朝中一大臣走列,躬身说道:“回禀皇上,臣以为,当从国库中拨出一笔银两,换成粮食,即刻救济这些灾民。”说话的人,正是内阁大学士杨居正。

“臣等附议。”顿时又有七八名大臣,出列赞同杨居正的主意。

我不知可否,脸上没有半丝表情,淡淡道:“诸位爱卿,还有谁有不同意见么?”

“微臣反对。”身为户部尚书的刘枕明,刘胖子又跳了出来,一脸严肃的样子:“微臣坚决反对杨大人的做法。”

刘枕明如此决绝的态度,让多数人大为吃惊。杨居正乃是刘枕明座师,且刘枕明向来对其恩师敬重有加,至少表面上是如此。然而今日,杨居正提出来的,却是一项与民有利的政策。身为普通大臣,都应当有这个义务去支持一把。然而身为杨居正的门生子弟,却如此坚决反对,怎么能不让人吃惊?

“你……。”杨居正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刘枕明,一把老骨头颤抖不已。

“刘爱卿,说说你反对的理由吧。”我脸色微微笑道。

随着我这一句话,众人顿时将目光全部指向了刘枕明。刘枕明丝毫没有受到众目睽睽的影响,清理了一下嗓音,正色道:“回禀皇上,目前国库之中,仅仅剩下一百万两银子。若是拿去捐助灾民,先别提这一百万两银子是否足够。就算全部拿了出去,官员一钱银子没贪,难民们也得到安置了。但是,下官试问一句,这朝廷还要不要继续运作下去了?”刘枕明这最后一句,便是对着所有朝臣所说。

“这?”刘枕明的话,令得一干朝臣,顿时没了声响。

“哼。”杨居正冷冷地沉哼一声:“刘大人似乎忘记了国债收入,另外,老夫没有记错的话。再过个十天左右,这一季的冬税,该入库了吧?拿出区区百万两银子,应该还难不倒刘大人吧?”

一帮子大臣,似乎也都想起了这茬,便又纷纷议论起来,帮着杨居正说话。

我严重鄙视。当时不知道是那帮子混蛋,如此激烈反对发行国债事宜。如今要用到国债款了,却个个理所当然起来。

“杨大人此言差矣。”刘枕明上前一步,作出一副苦瓜脸道:“国债的收入,乃是朝廷向百姓筹借的,若是用作救助灾民,日后拿什么钱来还百姓?大家莫要忘记,这些银子,可是都背着利息的?另外,冬税即将入库,这点不假。诚然那些微薄的税收,却要应付到八月份才能收到夏税。若用去赈灾,王公大臣的俸禄从何而来?修整黄河的钱从何而来?整顿军备的钱?从何而来?”

刘枕明一脸哀怨的神色:“我刘枕明奉朝廷之命当这个户部尚书一职,管理着国库。然而大家却是不理解当家的苦啊,都只知道这个伸手要一百万两,那个张嘴就是三百万两。哪里知道我刘枕明,恨不得将家私渡用,都添补上去。”|||||

“刘爱卿,确实委屈你了。”我装模作样的安慰道。

“皇上,有您老这一句话,微臣就算是愁死,累死。也不会皱半下眉头。”刘枕明,顿时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那以刘大人的意思,这赈灾款项是不拨了?”杨居正阴沉着脸,挥下袖子,恨然道:“如此,就让那些难民都冻死,饿死好了。反正在你户籍管理之下,有近四千万的百姓,死个几十万怕什么?”

“杨大人怕是误会刘大人了。”在一旁半天不作声的陶迁,却出列说道:“刘大人既然说出这番话来,定然有其的打算和道理。杨大人何不等刘大人说完之后,再做评判呢?”

“哼。”杨居正讶然于向来与刘枕明不和的陶迁,会出来替他说话,迅即便又不屑道:“想不到堂堂清廉著称的陶大人,竟然与刘枕明站在了一条阵线上,狼狈为奸了?君昏臣庸,后宫秽乱,吾朝危矣。”

“大胆。”我重重地在金龙椅上一拍,站起身来。指着杨居正喝骂道:“杨居正,你说话清楚点。”

岂料,杨居正却丝毫不惧。仰首挺胸道:“皇上,武死战,文死谏。就算今日要杀头,臣也要说上一句。若再放任刘枕明如此奸佞小人横行于朝堂之上,吾朝距灭亡不久矣。”

“好,好。”我气得连连发抖,这等文人,自诩傲骨铮铮,两袖清风。然却一副死脑筋,不懂得任何变通之法。却又喜欢在关键时刻来个什么文死谏之类的愚蠢行为。

“朕不会杀你。朕倒是要你活得好好的,看看到底大吴皇朝,会不会如你所说,灭亡不久矣。”我恨声道:“好一句君昏臣庸,后宫秽乱,吾朝危矣。朕今日就为了你这句话,抽你。”

说着,我大声道:“来人,给朕将诬蔑本皇的罪臣杨居正拿下。”

守候在殿外的御前侍卫,立即纷纷冲了进来,将杨居正按倒在地上。

我窜下高堂,径直来到杨居正的面前,强压着怒气道:“杨居正,想来你对朕不满已经很久了吧?是不是想借今日发作啊?”

杨居正面色一凛,恨声道:“为君者,其身不正,何以治天下。你这个昏君,微服嫖妓不说。连后宫之内,也被你弄得乌烟瘴气。”

“打。”我阴冷地说道。

御前侍卫,忙将其架住,狠狠地在他脸上抽打起来。

啪啪之声,在空旷的金銮殿中,回响不已。我压制着怒气道:“好你个杨居正,朕倒底怎么个淫乱后宫了?”

“你这个昏君,暴君,淫君。”杨居正嘴角留着血,狠狠地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那些肮脏事情,我杨居正说出来,都污了我的口。天下黎民百姓,都会看着你怎么做一个亡国之君的。”

我心中一凛,难道是我和太后的事情,东窗事发了?没有道理啊?这事情,没有几个人知晓啊?但是,我若是怎么和自己的女人乱搞,他也无法说我秽乱后宫的。杨居正,这次是你自己要找死的。

“拖下去,打入天牢。”我阴冷地挥手道。

御前侍卫领旨,立即将杨居正拖了下去。那杨居正却是浑然不惧,仍旧哈哈大笑,嘴里胡言乱语不已。还好他自诩傲骨,不肯说出那乱伦两字,但是言语之间,若有所指。一些不明真相的大臣们,脸上都露出了猜测的神情。

今天这朝,我看也无法开了。自己挥了一挥袖子,往中和殿走去,不满道:“退朝。”

妈的,好好的一件事情,却被这杨居正搞砸了。

出得中和殿,径直去了慈宁宫。太后见我神色难看,忙让我进了左暖阁内,焦虑问道:“皇上,出什么事情了?”

“婉文,立即撤查你这里所有的太监宫女。”我阴冷地说道:“我们的事情,很有可能已经传出去了。”

“啊?”太后也神情紧张的掩嘴娇呼了起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