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幕后黑手(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如此,老杨头你定有计谋了吧?”我淡淡地问道,这老杨头也不简单的说。一直能够浑浑噩噩,让人以为他是昏庸之辈,哪里料到他也是一个极其精明之人,丝毫没有他表面上摆出来的那股子腐朽儒生气息。

此时,我不由得暗想。那满朝的文武百官,一眼望去都是平庸之极,然而在他们的平庸面具下,倒底存在着一副什么样的真实面貌呢?

“皇上果然英明。”杨居正收起了精神,正色道:“老臣想让皇上和老臣合演一场好戏,这场戏的开端,老臣已经和皇上演完了。”

演戏?嘿嘿,自从当了这个皇帝以后,感觉天天要演上几场戏。说不定一年皇帝当下来,回到我那时代后,能成为实力派偶像也不定。

“好吧,老杨头你需要朕怎么配合你?”我也有些好奇地说道。

杨居正忽而凑到我的耳畔,轻声嘀咕了一番。

我眼睛一亮,淡淡道:“如此,朕立即下圣旨放你出去。”

杨居正沉色道:“皇上万万不可,等皇后娘娘帮老臣说情时,再勉为其难的将老臣放出去。”

皇后娘娘,他和皇后是什么关系?我虽然愕然,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点头道:“既然你有打算,那就好。别和皇后说,朕亏待你啊。”听他那口气,似乎和皇后娘娘关系颇深,难怪他有如此大的把握,不怕被我杀头。换作平常人,还真的不敢玩这个险招。

杨居正也是一笑:“皇上放心好了,只消说和老臣是和皇上一起演戏,就行了。”

果然是有关系,呵呵。估计是皇后她什么亲戚。只是,和皇后认识这么久以来,还没有听她提过什么亲戚,得找个时间好好盘查盘查。若是一个不小心把皇后的亲戚砍掉了,那就不美了。

“杨居正,朕给你脸不要,好,好。”我气冲冲地走出了石牢,不忘回头大骂道:“你给朕好好看着,朕到底会将这个皇朝败亡么?”

“你这个昏君,庸君。”杨居正也是毫不客气地在内恶声恶气地骂道。

“走。”我一脸的寒意,气冲冲地往外走去。白士行和柳映竹,以及欧阳密等人。立即紧张地跟随在我身后。

出得天牢,径直回到了皇宫之中。甫一回到了养性斋,一脸焦急的皇后便迎了出来,急急拉着我的袖子道:“皇上,您怎么把臣妾舅公给打了,还关到了天牢里?”

舅,舅公?我日,这死贼老杨头,竟然是幼红的舅公?呃,这下算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但是,我却依旧板着脸,进入到我那暖阁厢房内。气鼓鼓地往床上一躺,冰冷道:“幼红,你知道你那个好舅公,在朝政上对朕说些什么了么?”

“臣妾知道,舅公这人,平日里就是这副老朽脾气。皇上您千万别往心里去。”皇后小心翼翼地坐在我身旁。

“朕已经很明事理了。”我狠然道:“换作一般人,在朝堂上说那大逆不道的话,早就拉出去砍头了。”

“皇上,臣妾求您了。那天牢可不是好地方,臣妾母亲,在家里已经快要急死了。”皇后见我不答应,也开始焦急了起来,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去。

“幼红,其实要朕放过你舅公,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淡淡地笑了起来。

皇后闻言,立即止住了泣声,眼巴巴地望着我道:“皇上,无论是什么条件,臣妾都答应你。”

我嘿嘿笑了两声,勾着手指头让她附下身子。凑到她耳畔,舌尖在她耳垂上舔了一下,直将她惹得浑身一激灵。然却又不敢挪开,生怕我一生气,这事又得泡汤。我接着,又在她耳中轻轻吹了几口气。

“皇上,别闹了。臣妾这样好难受。”皇后娘娘耳根子,顿时红润了起来。

如此,我便在她耳畔,轻轻地提出了我的要求。

“啊?”皇后顿时直起身子来,惊讶异常地望着我:“皇上,这样怎么可以?”

“嘿嘿,怎么不可以了?”我淫笑不已:“这也是夫妻情趣的一种啊?婉文和映竹也帮朕做过此时呢。”

“皇上。”皇后想到羞处,整个身子软了下来,低语道:“皇上,这,这不太好吧?”

我见她害羞,便板起了脸道:“皇后你要是不依也罢,哼。”

皇后见我似乎铁了心,便只好轻咬着嘴唇微微点了点头,双颊的红晕乍现。缓缓地附下了身子来。

“喔……。”我舒适地呻吟起来。在我的调教下,皇后逐渐熟练了起来,直让我享受的哇哇大叫。

……

事了后。我才一脸满足,得意洋洋地对皇后说道:“其实,朕和舅公,也不过是在合演一场戏而已。幼红你无须担心了!”

皇后一脸的错愕,奇怪道:“什么演戏?”

我便将老杨头编的一套谎言,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当然,说完这一席话后,我见苗头不对,立即窜出了暖阁。|||||

皇后迅即脸色一变,迅即反应了过来,娇斥着追了出来:“你这个昏君,淫君,竟敢欺骗本皇后。还让本皇后喝下那恶心的东西。”

……

我回到了南书房。正好白士行前来禀报,一脸的丧气。说是那李总管已经失踪了,没有按到他的人。顿时气地我将萧起传了过来,要他属下的锦衣卫精锐全部出动,务必要逮到李太师党余孽。

锦衣卫和御前侍卫不同,锦衣卫是专门干这种事情的,自然有自己的一套门路。但是御前侍卫,主要是负责皇室的安全,自然没有锦衣卫那么多市井办法。

由得萧起出动,我心中也暗定了不少。接着,又将大内太监总管叫了过来。那大内太监总管,到今天为之,我也仅仅见过其一次。约莫已经有六十多岁的模样了,姓李,都叫他李公公。

此人名字虽然普通,然而实权却不少。整个皇宫内的太监,都是归他总管。包括内务府和外务府两大部门。

那李公公来至我的南书房,即刻便跪拜下来喊道:“奴才李东斯,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话声音尖锐难听,颇觉刺耳。

“起来吧。”我淡淡地挥手道。此人虽然六十多岁了,然而似乎位高权重,保养地极好。平日里,我是最讨厌见到此人。总觉得他身上,似乎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妖异气氛,不愿去接近他。这也是这么多日来,这个身为大内总管的大太监,却只召见了他一次。

“不知皇上此次召唤老奴来,有何要紧的事情。”那李东斯阴阳怪气地说道,但是其人老成精,说话不温不火,觉察不到他半丝情绪。

我从太师椅上站立起来,冷哼一声,先发至人道:“李公公,难道你今日的地位和身份,都是白混而来的么?竟然还不知道朕召你来,所为何事?”

那李东斯脸上仍旧没有半丝半毫的变化,继续用那破锣子嗓音,阴气逼人道:“皇上,今日是否为了齐七的事情,大发雷霆啊?”

我眉头一轩,冷声道:“李东斯,你既然知道了,还敢反问朕,好大的胆子。”

白士行一听到我发怒,立即携着两名御前侍卫,左右将那李东斯围住。手按着兵器,冷冷地望着他。

然而,也没有见那李东斯怎么动作,只是身子稍微前倾了一下子。白士行等人,便立即脸色一变,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全身如堕冰窖一般,瑟缩缩地颤抖起来。

就连五六尺外的我,也能感受到那李东斯身上散发出来的一阵逼人寒气。

“老奴御下不严,还请皇上赎罪。”那李东斯忽而跪拜了下去,恭恭敬敬地叩了一下头。

而白士行等人,脸上均是露出了一丝骇然神色,为这李东斯深厚的内力所震撼。

我心中一冷,情知这是李东斯,在传我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也不是好惹的,若是真想撕破脸面,恐怕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然而他此刻又向我跪下,表示只求相安无事。

李林甫也觉察到了不对劲,正想挡在我前面,却被我一手拦住了。若是我真的作出了防御姿态,恐怕会立即刺激这李东斯动手。然而从他那刚才露出的一手,恐怕李林甫还不是他的对手。

如今之即,只有暂时不动他。等探查出他的底细后,再做打算。

“李公公起来吧,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别总是动不动就下跪。”我淡淡地笑了起来:“此事朕已经查明,无关李公公的事情。齐七他自作孽,不可活。”我说出了一番安抚他的话。

“谢皇上。”李东斯缓缓站起身来,所表现出来的动作,几乎就是一个老人家的模样。没事还轻咳两声:“老奴年岁已经大了,很多事情都疏于管制了。皇上能够体谅到老奴,老奴心中十分宽慰。从今往后,只要皇上吩咐的事情,老奴无不尽心尽力的去办理。”

我微微一愕,他这一番话,摆明了是想投靠于我。只是,不知道他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我心中开始琢磨起来。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