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朝堂之深(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陶爱卿,先别着急哭。继续说下去。”我面无表情,缓缓地坐下身子,挥了挥手说道。

陶迁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之声,遂即继续说下去道:“当日祁三被解押进天牢后,刑部突审其三日,三日之后,便判了其勾结倭寇,为祸我朝边疆海域的反叛之罪。其罪当株连九族。老臣与谢大人,苦劝先帝不住。其后,更是祁三满族被斩,血流成河,无一幸免。当时,谢大人便心灰意冷,从此不问政事,浑浑噩噩度日,只求明哲保身。老臣也是一度有了退隐之心,直到遇到了皇上你,颇觉我朝中兴有望,才重新振奋了起来。”

“欧阳密,出来与朕说说,当时是个什么情况。”我不慌不忙,转而将目光投到了欧阳密身上。

欧阳密出列一步,躬身道:“回禀皇上,当日臣奉先帝之命,加紧审查祁三。不过,那祁三并不肯承认其勾结倭寇之事。倒是对违反海禁,大力发展海域贸易之事,供认不讳。其在天牢中的数日,醒来便是在破口大骂陶大人和谢大人,睡着之后,说梦话时也骂。”

“哼,既然他不肯招认勾结倭寇之事。那为何还能扣上这顶帽子?你们刑部啊,是不是每次都这么办事的?上次柳哲也是,如今又出了个祁三?”我加重了语调,不满的说道。

欧阳密忙跪拜下来,匍匐在地道:“皇上,就算是按照祁三公然藐视朝廷国法,无视海禁政策的罪名。就足以断他个满门抄斩的罪名。再者,那祁三的确也与倭国,有一定的来往,并且在倭国的领土上,发展出了基地,雇佣数量众多的倭人,作为水手。这些事实,那祁三自己也承认。这种大不敬行为,的确可以判作乱党贼子。”

“狗官,我父无时不可不在考虑如何中兴我大吴皇朝。”祈浪跳了起来,指着欧阳密大骂道。

“闭嘴。”我沉声道:“来人,将这祈浪,拉出去责十下廷杖。再带回来。尔父祈三,虽然其心可悯。但是他的行为,的确是公然挑衅我大吴皇朝国威。祁三,朕警告你一次,若你再目无朝廷,朕定斩不饶。”

那祈浪,见我发怒,目光凶狠的盯着欧阳密,然却终究也没有再骂。硬生生的被护卫推出去,重责了十次廷杖。他年纪轻,筋骨不错,十下廷杖,顶多让他在家里躺上几天而已,我下手已经算轻的了。

“启奏皇上,臣有话要说。”杨居正一脸正色地站了出来。

“有话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由于我与杨居正暗中的秘密协议,面前上俩人应该是不对头的。对外表现出,我只是碍于皇后的面子,才不至于为难他而已。

杨居正禀奏道:“老臣以为,此事应当就此罢手,不再追寻下去了。”

“杨老头,你是否越活越糊涂了?”我面色不善道:“欧阳密三日断此滔天大案,其为不慎,理当应该革职查办。”

杨居正满脸愤慨之色道:“皇上,此案虽然经由欧阳大人之手。然却真正做主的,却是先帝。皇上难道还要去责先帝之过么?先帝如此行事,定有其用意。”

“闭嘴。”我不耐烦地喝骂道:“别整天张口先帝,闭嘴先帝的。朕做事,自有朕的手法。何须你来操心,给朕速速退下。”

杨居正冷哼一声,心有不甘的退到了群臣队伍之中。与他交好的数名大臣,只得对齐报以同情的眼光。本来以杨居正的关系,应当能让我当上重用之臣的。想不到如今却被我冷言冷语。

“皇上,老臣也有话要说。”陶迁走上了两步道:“老臣也以为,此事不应当再追究下去了。”

“哦?陶爱卿何出此言?”我望向他道:“此事若不是你和谢爱卿折腾出来,又岂会今日纠缠不休?”

“老臣与谢大人闹这么一出,本意并非为祁三平反,死者已逝。就让它过去吧。臣之所以如此做,是要提醒皇上。象祁三如此做,虽然行为偏激了些,但是的确对国家有利。是以,臣恳请皇上,以大局为重,启用祈浪作为海卫司总督,大力发展我朝海上势力。”陶迁一脸正色道:“此乃老臣与谢大人旧事重提的本意。”

若换作平日,陶迁若是提出解除海禁,成立海卫司一事。定然会遭到群臣激烈反对。然而今日演了这么一出,从旁引证解除海禁是多么有必要性。如此,再趁热打铁,指出解除海禁,大力发展贸易是多么有必要的事情。

陶迁啊陶迁,你果然是只老狐狸,五廷杖,换来了可以实现自己一辈子愿望的机会。不过,我喜欢的很。的确,解除海禁,对我的国家,实在太有利了。

群臣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但是观我的态度,似乎满支持陶迁等人的计划。加之陶迁和谢中亦,以及张冕等人,自有其一派势力。反对的声音,很快便给压制了下去。|||||

“陶爱卿,朕对这么提议,也相当感兴趣。”我依靠在金龙椅上,淡淡道:“不过,祈浪虽然对于海上熟悉,但是还年轻,不能顾得了大局。朕会另外找个人当正职,祈浪的话,先担任副职,锻炼两年后,朕再帮他扶上正职。”心中却暗忖道:“这祈浪看上去桀骜不驯,若是直接任用他,恐非好事。当年那老皇帝,恐怕也是因为那祁三如此桀骜性子,才将其斩杀吧。根据我猜测,那老皇帝,恐怕也想在祁三手上将那批势力弄到手上,恐怕是那祁三性子太过刚烈,所以才导致满门抄斩的结局。当一个皇帝,首先求的便是平安稳固。我当皇帝虽然才数个月,但也有些理解那老皇帝的心思了。求稳才是上上策。既然不能将那势力牢牢掌握在手中,还是彻底消灭了比较好,省得临老烦心。”

“我则是不同,当个逍遥皇帝,虽然舒坦。但是若不趁早进入,并占据那大航海时代。休说我大吴皇朝的国力,会逐渐被世界列强取代,就是我这个皇位,也不见的会稳固。我自己稳固,那是小事,但是我的子孙后代呢?”想到此处,我便又道:“陶爱卿,朕明白了你今日的用心。所以,朕也不打算责怪与你。不过,日后若再有此类事情,朕定斩不饶。”

陶迁立即匍匐在地,肯切道:“老臣谢主隆恩,老臣惟一的心愿,便是看到我大吴皇朝国富民强。到时候,老臣就算是死了,心中也无遗憾了。”

“臣等愿见我朝国富民强,傲视群雄。”众位大臣,也忙不迭跪拜了下来,齐齐喝声道。

“好,好。”我猛地站起身来,缓缓地走向前去几步。沉声朗喝道:“群臣合力,将我大吴皇朝国威,在世界每一个角落飘荡。他日你我君臣,共策马天下,饮酒与西班牙的皇宫中。”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齐齐喝声道,有些早就养成老奸巨猾的大臣们,脸上也露出了些微兴奋之色,被我的豪言壮语带动了情绪。任何大臣,都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谁没有过雄心壮志?谁没有过扬名天下?每一个人,一开始都想当个好官。只是,因为人生种种。经历的多了,人也开始心灰意冷,圆滑世故,以至于在这朝堂之上,首先想到的便是明哲保身。那谢中亦,就是极其明显的一个例子,从野心勃勃,到现在的两耳不闻窗外事。

祈浪被拖回来了,屁股之上,一片血渍。

“祈浪,知道朕为何要打你么?”我淡淡地问道。

“我……。”祈浪说着,眼睛望向了谢,陶俩人。

谢中亦忙上前一步道:“皇上,祈浪因为久在草莽之中,一时半会还没有改过性子来,还请皇上见谅。”

祈浪望见谢中亦满面的汗水,以及因为责授的廷杖而全身在颤抖不已。遂立即跪匐在我陛前道:“皇上,草民祈浪知罪了。”

“朕之所以责你,乃是你目无朝堂,大呼小喝,不懂礼仪。像你如此,如何能担当朕交与你的重任?”我面色随即又松弛下来:“希望你谨记今日之教训,好让你陶叔叔,谢伯父不至于你再受责罚。朝廷,自有朝廷的规矩。”

“回禀皇上,草民祈浪知道了。”祈浪面有愧色道。

“知道就好,不过你那称呼得改一改。你身为新科探花,在朕的面前应当自称于臣。”我呵呵一笑道。

“臣祈浪,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祈浪跪拜在地,恭敬的回答道。

我含着笑容,走向前几步。伸开双手道:“朕宣布,殿试结束。今科头甲状元为陶士英,榜眼为无锡简令泰,探花为祈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