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廷筵(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小小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轻轻揉了俩下,吱吱喳个不停,一副冤枉的嘴脸。待地我想开口教训它几下时,它又哈欠连连,沉沉睡了过去,鼻息之间,还发出轻轻鼾声。

我愕然,只得将其塞进了怀里。躺在椅子上生起了闷气。

好半晌后,小多子才暗自捧来亵衣。伺候我在屏风后面换好之后。我才走出了南书房。

“奴才叩见皇上。”门外的小太监和宫女们,急忙叩拜下来。

“都起来吧,朕摆驾金銮殿。”我淡淡地挥了挥手。小多子忙扶住了我,将我扶上了龙轿。

我左右看了一眼,疑惑道:“木公公呢?”

“回皇上的话,木公公已经先行一步金銮殿,安排时宜了。”小多子恭恭敬敬地回答达道。

“恩,他倒是勤快,朕刚委任其为大内总管,就开始忙碌了。”我拍着脑袋笑道:“是朕糊涂了,走吧。”我轻轻一挥手。

“起轿,摆驾金銮殿。”小多子急忙喊了起来。呵呵,这小子越来越利索了,想来是跟得我时间长了,熟悉了我的性格,不再像先前哪般害怕了。

从南书房出发,行至金銮殿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只是在中和殿中,整理了一番衣服礼仪,才又耽搁了不少时间。

小多子扶着我,一路从中和殿内廊,穿越到了金銮殿中。只听得他一声吆喝:“皇上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殿内,顿时传来一阵宏亮的朝和之声。金銮殿中,摆满了几十桌酒席,文武百官,以及新科进士们,都济济一堂。

我缓缓地走到了龙椅之上,单手背负,一手在前缓缓一挥。沉声道:“众卿家都平身吧。”

站在最前面的,是各一品和二品大员,以及头甲的新科进士。人人身上都披着大红披挂,跨着一朵大红花。尤其以新科状元陶子英,胸口的那朵大花最硕大,也显要着其前途最为远大。

“正所谓人生有四大幸。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我朗声笑道:“诸位新进,今日你们金榜题名,也算是占上了人生一大喜幸之时。朕可要好好的恭喜你们。”

“微臣等,谢主隆恩。”那群新科进士们,纷纷跪拜了下来,齐齐喝道。

我话音刚落下,一群随侍小太监们,纷纷托着红绸子垫底的托盘,鱼贯而出。将托盘中的酒,分配到每一个新科进士手中。

小多子,急忙捧着金黄绸子垫底的托盘,其上一盏玉石杯中,斟了七八成的酒。虽然我不知道其中的礼仪规矩,也知道是让我喝酒。便扬手将酒取过来,撩起袖子道:“诸位新进,以后我大吴皇朝的繁荣昌定,就靠大家努力了,朕代表上苍,代表黎民百姓,敬诸位一杯。”仰脖。

“微臣等定当不负皇上的厚望。”众进士,齐齐将酒喝尽。

“好了,今日是诸位的大喜日子,朕的扫兴话留着他日再说。都入席吧。”我笑着挥手。

顿时,又有一干小太监们。抬过来一个八仙方桌,就放在了我的龙椅正下方,其上铺垫着一块黄色布料。酒餐等,陆陆续续端了上来。

“皇上,您入席吧。”小多子扶助了我,往那桌子走去。我这个座子,号称是独桌。一般来说,是我一个人坐的。

但是,我哪里肯一个人坐,这样多无聊啊。便挥手道:“刘枕明,陶迁,过来陪朕喝酒。”

“臣遵旨。”这并不违反什么规定,所以俩人很爽快地便答应了下来,站在我身侧。

我先坐在了首席之后,陶迁和刘枕明,才依次坐在我两侧下手处。

“你们三个,也过来吧。”我招呼了一下陶子英他们三个前三名的。

陶子英等人,顿时跪拜下去,连连叩了几个头道:“微臣等叩谢皇上隆恩。”这才按照名次,一一坐下。

“刘小胖子,你也过来。”我招呼了一下刘不庸那小子,我看他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样,似乎并没有听见我说什么。

刘枕明急忙跳了出去,一把扭住那刘不庸的耳朵,压低着声音怒骂道:“臭小子,皇上招呼你过去座呢。”说着,将其拉到了坐位之上,在末手坐下。

“皇上,微臣告罪,放肆了。”刘枕明迅即又向我连连打招呼。

“无妨,刘爱卿他还年轻。以后会懂事的。”我笑了一下罢手道。

“刘不庸啊,你不也是喜欢喝酒么?怎么不动手啊?难道说,这御膳房的酒,还没有外面的好喝啊?”我呵呵笑道。

“回禀皇上。”刘不庸连连哈欠道:“这酒是好酒,菜是好菜。就是太无趣了些,拘束又多。哪有在外面喝花酒,那样舒坦自在啊?想干么就干么?就算我刘不庸一时高兴,跳到桌子上玩脱衣舞,也是件开心的事情。”

“噗嗤。”连我都没有逗笑的陶子英,却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你这个臭小子,把我气死了。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赶出去。”刘枕明几乎想要暴跳如雷,但是碍着我的在旁边,却又不敢大声嚷嚷,又惊又怕地望向了我。

刘不庸,则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似乎自己叔父的责骂,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伸手让他坐下,笑着缓缓道:“无妨,不庸那是男子汉真性情。正所谓食色性也,扭扭捏捏的,反叫朕看不起。”

“说到这里,我也要说说你们一群老家伙。”我笑道:“别整天一副道貌岸然,整天不准这些年轻后辈干这干那的。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天地,给他们一双翅膀,让他们自由自在的翱翔去吧,飞往自己理想中的圣地。”

我此话一出,桌子上的人等瞪着眼睛望着我。几位年轻人,目光之中,多了一丝崇敬和知音的意味。尤其是陶子英,看我的目光中,多了一些不易觉察的神采。

而刘枕明和陶迁,则沉吟着在思索我着一句话。

“皇上,刚才念的那首诗,虽然词藻并不华丽,然却囊括了人生的精华部分,四大幸事,说的条条在理。子英实在钦佩。”陶子英缓缓站了起来,双手握着酒杯,爽朗道:“子英想借此事敬皇上一杯,祝皇上万寿无疆。”

“我说老陶,想不到你儿子的马屁功夫,比你还要青出于蓝?”我笑吟吟道:“朕随口剽窃来的一首歪诗,也能让令郎如此大加称赞。”

绕是以陶迁这种厚脸皮,老狐狸。也不由得红了一下脸,干咳两声道:“皇上,连老臣也晓得皇上那首诗是剽窃而来的。不过,那首诗的确不错。”

我此时正在喝茶,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晕,这么广为流传,连三岁小孩都能琅琅上口的诗,礼部尚书竟然会没有听过。心中暗自疑惑,便又问其他几人:“你们听过那首诗没有?”

一干人等,不由得同时摇了摇头。

“皇上,请恕微臣才疏学浅,并未听闻此首诗。”刘枕明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曾经听过此诗。

我这才恍若大悟。若不是写那诗词的人,还没有出世,那就是本来就因为这个时空。与我那世界并不一样。

“皇上,微臣本来想以此诗通过皇上上次与微臣的打赌。”陶子英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道:“不过,听皇上的意思,这诗并非皇上所创。所以,皇上就再创一首出来。好圆这个赌约。”

我愕然,早知道刚才不承认自己是剽窃就好了。如今又让我作一首诗出来,天啊,这不是纯粹难为我么?

陶迁本待还想喝骂他的女儿,却可能是想起了刚才我的那一番梦想翅膀的奇怪论调,便放弃了这个打算,笑盈盈地望着我。死老狐狸,捋什么胡须,把老子一把火惹出来,烧了你的胡须,看你还怎么捋。

要玩,索性就玩大一点。若是能够通过,我就是大吴皇朝,继往开来的第一大诗人了。便摇头晃脑吟道:“这个这个。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桌上之人,均是目瞪口呆地望着我。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反正我也是闹着玩儿,若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李白。那老子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剽窃了。若是有,我剽窃了这么一首只要识字,就能背诵的静夜思,打死他们都只以为老子是在开玩笑,不可能真的联想到剽窃上面去。

“皇上,您可真是让微臣汗颜了。”刘枕明这个死胖子,一脸钦佩道:“皇上随便想了一下,就能作出如此一首意喻深远的诗来,就算微臣以前号称风流才子时,也没皇上这份才情。”

“风,风流才子。”这个绰号一出,我张大了嘴巴,这比这世界上不曾出现李白,还要让我目瞪口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