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廷筵(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刘枕明那死胖子,自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遂尴尬一笑:“皇上,别看小女自幼当成男孩子养,但是其性子却温柔的紧。皇上勿要多心。”

他不这么说还好,如此一说,反倒更加引起我的怀疑来。心中打定主意,以后尽量找借口避开才好。不过,表面上却也敷衍道:“是极,是极。刘爱卿如此才子,所教导出来的女儿,自然温柔出众了。”

筵席之上,刘枕明也不好挑破了说,只好轻声笑道:“如此,皇上什么时候光临寒舍。也好让微臣尽尽孝心。”

我心中直暗骂:“死胖子,这么性急啊?难道她女儿真的嫁不出去?”忽而,我又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眼光。侧目望去,却见陶子英密切关注着我们之间的谈话。虽然其表面上掩饰的很好,似乎在与简令泰等人说说笑笑。然而耳朵,却朝着我们这边,目光也经常往我们这边有意无意地瞟了过来。

我心中暗自猜测不已,难道这妮子对我有好感不成,便起了试探之心,便笑着对刘枕明道大声:“老刘啊,你家闺女长得怎么样?又何才情?听你如此吹牛,朕倒是想见见她了。”说完,便偷偷地往陶子英那边看一眼,果然那妮子听闻,秀眉微微一蹙,脸上强笑了一下,敷衍简令泰一句后。便借着喝酒动作,对我们这边更加留神起来,看得我心中暗自飘飘然。

刘枕明一听,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得意洋洋道:“皇上,微臣不是吹的。我刘家的闺女,那是人见人夸,才艺相貌,那是样样精通。皇上见了,保您喜欢。若是不满意,皇上您就扭微臣的耳朵。”

我日,是不是还有试用期和三保啊?不过,为了试探那妮子对我的真实反应。我便又露出了一副十分感兴趣的神态,热情地拍着刘枕明的肩膀道:“老刘啊,朕被你这么一说,倒是起了兴趣。不若这两日,你把你家闺女带进宫里来。朕要是满意了,禀明太后之后,便立她为妃子,到时候你这个国丈爷,可是跑不掉的了。”

刘枕明喜开颜色,连连道:“那就多谢皇上了。”

“啪。”一只碗掉落在地上,陶子英双眼无神的愣在当场。众人的目光,顿时瞧了过去。

“子英,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陶迁见女儿突然失态,急忙关切地问道。

“没,没什么。”陶子英惊醒过来,迅即强笑掩饰道:“我只是酒多了,有些头晕脑胀的感觉。”

“陶贤侄,看你文质彬彬的模样,便知晓你饮酒不行。”刘枕明兴奋地说道:“这可不行啊?得好好练练,回头我家闺女入宫之时。你刘叔叔可要大筵百官的。你这个新科状元,定然少不了你的份。到时候这点酒量,怕是过不了关哟。”

陶子英脸色越发白晰起来,护着胸口道:“皇上,微臣胸口突然发闷,想出去走走。”

我看她那样子,反而心中更加欣喜起来,原来她对老子也是有感觉的。嘿嘿,否则定然不会如此失态。遂又装出一副关切的神色道:“子英,朕宣太医过来给您瞧瞧?”说着,扭头对伺候在一侧的小多子道:“小多子,去太医院把公孙太医请过来。”

“奴才遵旨。”小多子打了个千,准备前去。

“这位公公,不必了。”陶子英急忙站起身来,制止住小多子。迅即又对我强自笑道:“皇上,微臣无事,只要出去透透气就好了。”

“恩,那就去吧。”我挥了挥手:“一会精神好一点,再回来。”

“微臣谢过皇上,微臣先出去了。”陶子英对我躬身道,迅即便离开了金銮殿中。

陶迁回头又对我歉声道:“皇上勿怪,犬子向来体质柔弱,老臣也不知道给其用过多少补药了,却也不见效果。”

我淡淡地应了一下,随即道:“等什么时候你有空,让公孙太医与子英去瞧瞧。”

陶迁感恩戴德的应承了下来。又喝得一会后,我迅即以方便的理由,打了个晃。回到了中和殿,止住小多子和几个御前侍卫的跟随。一个人从中和殿侧门走出,穿过外廊到了前广场。

“卑职参见皇上。”侍立在一旁的几名宫廷侍卫,一见到我,忙下跪行礼。

“都起来吧。”我淡淡地挥了一下手,旋即便又问道:“看见新科状元去了什么地方没?”

新科状元很好认,毕竟其胸口戴了一朵最大的红花。

“回禀皇上,新科状元陶大人他说去内金水河边去散散心,似乎方向是断虹桥那边。”那侍卫,迅即站起身子来,对我躬身说道。

“哦。”我淡淡的应了一声,迅即穿越广场,往断虹桥附近走去。行不片刻,便远远地见到了陶子英,一个人依坐在那断虹桥的白玉护栏上,似乎正在对着金水河发呆。

我径直向她走去,但是快要接近她时。心念突然又一转,便展开了心法。让自己的脚步放轻了下来。直到了她身后一丈之处,才止住了脚步。|||||

陶子英,不,陶莹莹根本没有发现我的到来,一个人怔怔地望着河水。

我等了半晌,也没有见她有所动作,本想上前唤她时。却听得她突然幽幽地一叹道:“鱼儿啊鱼儿,你说我为什么如此不幸?”

我暗自一愣,她不幸?不幸在什么地方?堂堂朝廷大员礼部尚书的女儿,如今更是夺得新科状元。更是让我这个皇上,对起青睐不已。旁人一辈子都想不到的好事,都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还想怎么样?如此,我便没有惊动她,反而想听听她的内心之中,究竟有什么想法。

“鱼儿啊鱼儿,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做?”陶莹莹又是长长一叹:“为何他,偏偏是帝皇身。若他是一个普通人,该多好啊!”

我心中一突,她果然是在说我。然而心中却止不住的欣喜,这陶莹莹,果然已经喜欢上了我。

“逆风千里乱云飞,水涌孤舟激浪开,寒光闪烁青锋在,英雄踏歌纷至来,情义二字,自古难全,善恶分明,笑对苍天,好男儿今生不后悔,举美酒喝它千百杯。”陶莹莹突然低低吟唱了起来,唱得赫然是元霄那日,我在酒楼中放声高歌的那首歌。

我汗然,想不到她的记性是如此出众。才听得我唱了一遍,便又能全部重复出来,而且调子和歌词,竟然一丝不差。这首粗犷豪迈的歌,从她用女音低声哼将出来,却又别有一番滋味。

唱完之后,那陶莹莹却又对那养在内金水河中的金鱼说道:“鱼儿啊鱼儿,这歌好听不好听?”

过的一会,陶莹莹又对鱼儿说道:“你们说,我是不是很厚脸皮。当日临别之前,还邀请他到我家里去。”说到这里,陶莹莹语气中闪过一丝羞涩。

我愕然,努力回想。果然,被我想到了蛛丝马迹。那日她突然对我说她老爹是陶迁,便是在侧面告诉我她的家住在哪里。然而又在那宫灯的留言中,让我去找他父亲,其实应该是隐晦的让我去找她。汗。当时我对她如此留言,还疑神疑鬼,以为她捉弄于自己,想不到是在给我暗示啊?

少女的心思果然难猜,若不是机缘巧合,能在这里听得她亲自吐露心声。恐怕给我一辈子的时间,也猜不出其实她那是对我芳心暗许的提示。

偷听隐私,果然是一件十分爽的事情。尤其是偷听一个对我有好感的女孩子的心声。那种感觉,简直是畅快淋漓。

“唉,我做了我平生最尴尬的事情。却没有苦等到他来我家,鱼儿啊,鱼儿,你们说。我是不是很傻?”陶莹莹苦笑连连道。

“不傻。还可爱的很。”我心中暗自说道,然而仍旧不肯出声,想多听的一会,反正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隐私保护法。就算有,老子是皇帝,任何人的隐私,在老子面前,无权称为隐私。

“还有更傻的事情呢。”陶莹莹突然轻轻笑了起来,如小儿女一般的对着鱼儿撒娇道:“我把秘密说给你们听,可不许嘲笑我喔。”

“我当然不会嘲笑你了。快说,快说,老子等的不耐烦了。”我心中嘿嘿一笑。

“那日,自元霄之后,我苦等他不来。”陶莹莹幽幽地说道:“所以,便四下打听起这个人来。却不料,被父亲有所发觉,细细盘问之后。父亲当时就认定那人,竟然是当朝皇上。”

“嘿嘿,这妮子一定很吃惊吧。”我暗想道。

“唉,我当时很吃惊,又很失望。”陶莹莹忽然苦叹一声道:“鱼儿啊,鱼儿。你说我为什么如此命苦,竟然会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皇上虽然集天下大权与一身,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但是,但是皇上却又是个不可能有真爱的人。后官三千佳丽,哪一个不必莹莹出众。莹莹又凭什么,能够让皇上爱上自己?”

我汗然。原来她说自己命苦,就是指这个。此时此刻,我恨不得立即跳出来,把她搂在怀中,安慰她脆弱的心灵。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