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少女芳心(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然而我的私心,却又制止住了自己。她明知道我是皇帝之后,却又故意女扮男装,去考状元,这里面有文章。待地听她说说,倒底是为了什么吧。若是正面相问,若不用强,怕是问不出什么。

“唉,鱼儿啊鱼儿。”陶莹莹又轻叹道:“可是我,却又对他日渐思念起来。我承认我很傻,也曾告诉过自己,不要再去想他了。可是,我却又控制不了我自己。你们知道么,思念一个人,是多么的难受。直道那天,我从父亲哪里得知最近要举行春闱。我突发其想,若是我做了官,不就可以天天在早朝的时候,看到他了么?我承认我这么做,很傻,若是一个弄不好,会被判砍头的。我不敢去央求父亲,只好去找谢妹妹,让她偷取他父亲的印鉴,为自己伪造了贡生举荐信。鱼儿,你知道么,那日我在贡院见到他,心中是多么开心么?”

愕,那日她明明表情很平淡的样子。不过,以陶莹莹的心思,定然不会显露出来。只有在这种她独自倾吐心思的时候,才能机缘巧合的进入到她芳心的深处,窥探她芳心中最深的秘密。

“我也终于如愿以偿,考中了状元。当了大官。本来,这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是,我也认为应该很开心,因为我能天天看到他了。还能用我的才智,帮他分担一些重担。可是,我现在却一点也不开心。那个死胖子,竟然在我面前大肆向他推销他的女儿,而且,他还很享受的露出了色迷迷的样子。看样子,那件事情怕是十之八九了。唉,虽然我内心深处,曾经警告过自己,皇上本来就有很多女人。但是我却一直存在着幻想,幻想他有朝一日,会对我说,我这辈子,只疼你一个人。幻想,总是会被扑灭。然而我却没有想到,会来的如此快,如此无情。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把莹莹放在心上,否则他一定不会在莹莹面前,表现得如此肆无忌惮。”陶莹莹继续对那鱼儿,吐露着少女心事。

我心中却暗自想到:“这丫头虽然才智过人,但是在情这一方面,却还是个嫩娃儿。要知道情之一事,并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的。我在外人面前,越是不在乎她,也就是说越在乎她。呵呵,她没有经历过情场,又怎么会知晓呢?看来以后,我要好好调教一下她才好。”

“我多么希望像你们一样,能在河里自由自在的游泳,不受约束,不受痛苦。”陶莹莹苦叹地说道。

“莹莹,你错了。”我在她身后,突然温柔的开口道:“这些鱼儿,它们并不自由。”

“皇上?”陶莹莹惊讶地站起身子,回过头来,掩嘴惊呼道:“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条小河,叫内金水河。虽然连通外面的外金水河。然而却为了安全起见,主要之所都按上了铁棘栅栏。”我没有回答她,反而背负着双手,向前走了几步道:“这些鱼儿的活动范围,却只能在这条很短的内金水河中,它们,要在这里度过一生。”

“可是,这些鱼儿,看起来很无忧无虑,逍遥自在。它们没有痛苦。”陶莹莹中了我的转移话题之计,立即抗辩道。

我走至她的身前,身子向前俯去。淡淡地笑道:“可是,你并不是鱼,又怎么会知道鱼是痛苦还是快乐呢?”

“这?”陶莹莹一时语塞。今日我如此突然出现,扰乱了她正常的思维方式。

“朕也不是莹莹,所以也不知道莹莹你是痛苦还是快乐。”我脸色露出了无限的温柔:“同样,莹莹也不是朕。又如何知道,朕不喜欢莹莹呢?”

“啊?”陶莹莹掩嘴讶然道:“皇上,您全都听到了?”说着,脸色煞白的倒退一步,不敢相信。

我不慌不忙的伸手揽住了她的细柳腰,柔声说道:“莹莹勿要怪朕偷听你的心事,若不是朕亲耳听到莹莹所说。朕也不敢相信,莹莹会对朕芳心暗许。”

陶莹莹俏脸顿时一红,然而眼睑之中,却滑落了一颗泪珠儿。缓缓闭上眼睛道:“是莹莹自讨苦吃。”

“莹莹,你又错了。”我柔柔地道:“爱上朕,绝对不会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其实,朕对你也非常有好感呢,若非如此,又怎么会助你成为状元?”

“皇上,您无须安慰莹莹了。”陶莹莹目光中露出了一丝凄惨神色:“皇上当众与刘大人定下亲事,分明心中并无莹莹的位置。”

“哈哈。”我大笑了起来。

陶莹莹疑惑地望着我,不知道我因何而笑。

“莹莹,你以为朕真的会去喜欢一个男人婆么?你只要看看那刘胖子的身材,他女儿又会好到哪里去啊?”我笑道:“难道莹莹,你还怕自己比不是一个既男人婆,又胖嘟嘟的姑娘么?”

陶莹莹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松懈。却还疑惑不解道:“那皇上为何,还要当众答应刘大人的请求?”|||||

“莹莹,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我伸手在她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轻道:“朕只是在试探一下你的反应而已?”

“皇上为何要试探莹莹?”陶莹莹又是疑惑不解了起来,她对男女之情方面,实在知之甚少。

“朕刚才说了,朕不是莹莹,如何能知道莹莹是否喜欢朕?”我轻轻笑了起来:“所以,朕就用这个方法,试探莹莹的反应。果然,效果奇佳,其实莹莹心中,对朕是念念不忘啊。”

陶莹莹这才明白了过来,脸色好看了许多。随即道:“如此说来,皇上对莹莹也是很着紧了?”

“对了,小妮子你学习的蛮快的么。”我笑盈盈地夸赞了她一句道。

“可是,可是莹莹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不是,不是都给皇上窥视的一干二净了?”陶莹莹突然想到了此事,脸色迅即又尴尬异常道:“这,这让莹莹以后怎么做人?这事,这事连莹莹最好的姐妹,也是不知道。”

“小笨蛋。给朕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怜惜地将其往我怀里搂上一搂,柔声安慰道:“爱人之间,彼此展露一下心声,绝对是利大于弊。”

陶莹莹极为不习惯我这样搂住她,挣扎了一番,想挣脱开来。奈何她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如何能挣脱我强力的臂挽。最后只得作罢,轻轻道:“皇上,您放开莹莹好么?男女有别,授受不亲。”

汗。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时代听过这句话。以前的兰儿杏儿,本来就是我的婢女,自然没有什么男女之防。而凝儿晴儿,则是一个被我强暴,一个我被其强暴,自也没有什么男女之别。皇后和太后,更是与我没有这一等说法。最后那柳映竹,几乎可以算是被我买下来的,如何谈男女之别。

如今从陶莹莹嘴里说出这句男女之别,非但没有令我产生不愉快的心情。反而有些别样的兴奋。陶莹莹乃官宦家的千金小姐,自幼接触的便是大家闺秀的教育方针,莹莹虽然才智过人,然而大家闺秀的气质,还是十足十的。当然,我要是立即强暴了她,虽然无妨,但是在她的心里,定然会留下一片阴影。像这种女孩子,留下慢慢品味,恐怕比一口直接囫囵吞下,要舒服上不知多少倍。

想及此处,我便放开了她。淡笑道:“莹莹,是朕孟浪了。以后,朕不得你同意,绝对不会随便碰你。”

陶莹莹处子之身,还是首次被一个男人如此搂住过。脸颊之处,顿时绯红一片,蚊音细语道:“皇,皇上。莹莹有话想问您,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我哦了一声,挥手应声道:“无妨,莹莹有话不妨之说。”

陶莹莹思维挣扎了一番,终于鼓足了勇气道:“皇上,您以后会好好待莹莹么?”

“会。”我肯定的点了点头:“朕会一辈子,对莹莹好的。”

陶莹莹,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神色,喃喃细语道:“天啊,这不是莹莹在做梦吧?幻想,竟然也会变成现实?”

“傻丫头。”我刚想伸出手去,抚摸她一把,但是一想起刚才的话。便缩回了手道:“你当然不是在做梦了,要不,你试试拧自己一把,看看疼不疼?”

陶莹莹果然依言拧了自己一把,虽然很疼,却雀跃不已道:“太好了,莹莹果然不是在做梦。”

忽而,陶莹莹欣喜的脸色突的嘎然而止,遂即又满面愁容道:“可是,您是皇上。”

“傻瓜,朕是皇上,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呵呵一笑道。

“皇上,时间不早了。应该回去了。”陶莹莹脸色黯然道:“要不,他们会起疑心了。”

我愕然,女孩子的心思,果然是变幻莫测,无法猜度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