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青楼风波(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杨媚儿,你还是不是人?”左东堂如同一头发怒到狮子一般,狂喝一声,纵身向前跃去。一把抓住了杨媚儿的手腕,沉声喝道:“与我放手。”

杨媚儿也是一愣,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她的武功,竟然在一愕然间,被左东堂捏住。然而左东堂手中用力,杨媚儿也抵挡不住,手不自觉地张开。啪嗒一声,手中皮鞭掉落在地上。疼得额头上冷汗之冒。

“你们几个,把这位姑娘的绳子解开。”左东堂又转而向其她姑娘柔声说道。

一屋子的人,都望向了左东堂。我也有些愕然,左东堂跟了我这么久,一向以为他只是一个闷声葫芦,性子比较忠厚。想不到还是一个颇有正义感的人,而且发起努来,十分的有气势,如同一头醒来道狮子一般,打击敌人毫不容情。我心中暗赞了一声,这左东堂我平日里倒是小看他了,想不到他也有这番豪情。

那几名姑娘,一时间聂于左东堂突然暴发出来的气势,颤悠悠地帮那名叫千香的妙龄少女,解开了绳子。

左东堂这才也松开了被他捏得冷汗淋漓的杨媚儿,转而回到我的面前,扑通一下跪拜下来,歉声道:“老爷,属下不经老爷批准,擅自行动,罪该万死。请老爷赐罪。”

我微一沉吟,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迅又重重的放下茶杯。机灵的刘不庸,忙亲自帮我添加满茶水。

“擅自行动,本老爷罚你半年饷银,回去后皮鞭百下,黑屋十日。”我没有正眼瞧他,淡淡地说道。那皮鞭,乃是御前侍卫中的一种惩罚制度,犯错就要挨皮鞭的,左东堂如今虽然贵为一等御前侍卫,身为御前侍卫副统领,官居正四品,但是犯错了,仍旧要按照御前侍卫的规章制度处罚。由于御前侍卫都是有武功在身之人,所以一般要封掉内力之后,才行刑。

“东堂谢过老爷不杀之恩。”左东堂急忙连连叩头,他也算是遇到一个好皇帝了。换作一般性情暴躁的皇帝,他犯的可是死罪。

刚才被左东堂解救下来的名曰千香的少女,顾不得身上气血还没有活络,鞭痕未消。同样跪拜着爬过来,对左东堂叩了几个头:“多谢英雄相救,否则今日千香定然没命。”说着,又跪着转向与我,便叩头便说恳求道:“这位老爷,此事全因贱妾而起,不关这位英雄的事情。贱妾恳请大老爷,勿要责怪英雄。所有的一切,都由贱妾来承担。”

我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淡淡道:“知道你叫千香了,姓什么啊?”

“回禀大老爷,贱妾姓关。”那女子形容有些忐忑地说道。

“姓关啊,关千香。不错,不错。”我连说了两个不错,这才扭过头去,正视着她。好半晌后,才道:“你真的愿意替左东堂承担一切罪过?决不后悔?”

“贱妾愿意,决不后悔。”那关千香,牙关一咬,重重的说道。

“老爷,这错是属下自己犯下的。怎能牵连别人。属下一人做事一人当,愿意接受处罚。再说,老爷对属下的处罚,已经非常手下留情了。属下十分感激。”左东堂一脸正色,又叩了一头。转而又对那关千香一脸严肃地说道:“关姑娘,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情,无须你来插手。”

“可是英雄你是为了救贱妾,而犯下了错误。贱妾又岂能置之不理?”那关千香也是个心拗之人,不为所动道:“若是左英雄你执意如此,那贱妾情愿让杨老鸨打死,也好过受良性煎熬之死。”

“这?”左东堂一时语塞,他是个老实人。见关千香说话如此决绝,便没了主意。总不能真的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吧?

我把折扇一受,站起身来:“既然你们互相都愿意为对方付出,那本老爷就成全你们。所处的惩罚,一人一半。此事已定,无须再有反对。”心中却在暗笑不已,把你们两个人一起关在小黑屋子里五天,老子就不相信你们会什么也不发生。这左东堂啊,总是让我操心。上次在雅颂阁,明明让三娘给他挑选了一名可人少女。但是他与那少女共处一晚,愣是打坐到了天亮。如今有机会为他解决终身大事,也可以让我放下一颗心。实在不行,到时候给他们的食物中,放些春药进去就好了。这女子虽然是出身于风尘,但看来并非是自愿性质,加之那杨媚儿也保证过,还是个在室女。关键是她的风骨不错,敢于为人承担责罚。

“东堂领命。”左东堂听得我说无须再反对,那就是说此事已经定下了。他也没有办法改变我的主意了。只好作罢。却又苦笑着回头对那关千香道:“关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一介弱流女子,如何能承受如此重责。”

“左英雄你无须再言,如此即便千香受刑而死,也心安理得。”关千香的性子,我还是满激赏的,看来左东堂有福气了。此女丝毫不比白士行那小子的妞差劲。|||||

“你们都起来吧。”我淡淡地挥了一挥手,转而走道杨媚儿面前。那杨媚儿之前被左东堂一把捏住右手,显然那小子用力颇重,直到现在。杨媚儿的脸色,仍旧煞白不已。

“你都看到了。那关千香,本老爷要带她回去接受惩罚。从今往后,她就不是你牡丹坊的人了,而是我吴家人。”说完这话,我折扇一摇摆:“不庸。”

刘不庸立即会意,一个箭步窜到我身前,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塞到杨媚儿手里道:“喏,这是关千香赎身的银子。你自行去把那卖身契烧掉吧。”刘不庸也没有让她把卖身契拿来当面烧掉,因为凭着我们的身份,自是无须顾虑那什么卖身契不卖身契的。

那杨媚儿,可是连刘不庸也是不敢得罪。岂有敢得罪于我,只得强笑道:“吴老爷,千香成为你们家人,乃是她的福分。媚儿哪里敢收银两啊?”

“哼,你这青楼的经营方式的确有些问题。还想本老爷给你帮忙。”我啪得一声把折扇收起,冷道:“给你三日时间,若不好好整顿,自有人来收拾你。”

“吴老爷,媚儿知道了。”那杨媚儿幽幽一叹,本来想以这种花招来讨我们喜欢,反而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又转而走到左东堂面前,拍着他的肩膀道:“知道老爷为什么要罚你么?”

“属下知道。”左东堂急忙回答道:“是属下没有经过老爷的批准,擅自作主。”

“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我笑了起来:“其实是你这个小子,抢了本老爷的风头啊。本来本老爷想亲自动手来个英雄救美的,岂料被你小子占了先。唉,多可人的一个小妞啊。可惜啊,可惜她的心恐怕容不下别人了。”其实我也是开开玩笑,我并非是个卫道人士,正义感特缺乏的那种人,此刻也只是跟左东堂说个笑而已。

“属下该死。”左东堂急忙又叩头。

“你们都起来吧,一旁歇着去。”我挥手让他们退下,转而又对杨媚儿招手道:“让她们别跳了,都过来陪酒。”

杨媚儿如同遭了大赦一般,见我还肯让那些少女陪酒,顿时喜上眉梢。不过,她的动作也不敢过分了,只得催促道:“几位姑娘,都去那边坐下。门外的,快把好酒好菜拿上来。”

之所以我让这些少女过来陪酒,倒不是我好色至无色不欢,只是想借此事告诉杨媚儿,我对她是没有敌意的,安她的心而已。这杨媚儿这边,我还自有用处。不想轻易把这条线断了去。

那几名妙龄少女,对我们刚才正义的行为,也颇有好感。并没有扭扭捏捏,虽然第一次出来接客,有些羞赧,但还是依言坐了下来。

门外候着的龟奴们,听到招呼后,忙准备起酒菜来。

这牡丹坊虽然是青楼,但是其酒菜也是一大特色。根据刘不庸介绍,这酒楼中的厨师,乃不比宫廷大厨差劲,尤其是一手烤全羊,更是一大特色,颇得草原风味的真髓。京城之中,不知道多少酒楼,高薪挖角都没有成功。

我听的心中念头一动,却又抓不住头绪,只好作罢。酒菜如流水般纷纷上了桌面,由于那烤全羊制作颇费时间,此时还未上来。

我望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肴,果然色香味俱全,轻轻一嗅,一股令我熟悉的气息钻入了鼻孔。眉头一轩道:“这味道。”

“老爷,您虽然身份富贵,恐怕也没有闻过这种味道吧?”刘不庸嘿嘿一笑道:“这可是这位大厨,特有的独门香料中的一种。”

我日,什么独门香料。分明是胡椒粉的味道。真想开口说话之即,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你们若再拦着不让我进去,休怪我硬闯了。”

我一愕然,顿时大惊,按忖道:“这不是陶莹莹的声音么?”对面的刘不庸,也听出来了,面色镇定的给了我一个放心的眼神。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