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猎取你的心(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我面色不善,暗中运起御女心经。丹田中的真气,以奇特的方式运转到我的手心之中,缓缓向陶莹莹身上按下去。

“吴天,今晚,你就好好爱我一个人,好么?”陶莹莹微微闭上了眼睛,修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不已,眉宇之间,似是期待,似又是害怕。

我心中一颤,那吴天两字一出,犹如一根木锤,撞在了一口大钟之上。将我心中的戾气,通通驱散而尽,化作乌有。吴天这个名字,本是我在原先那个世界中所用之名字。上次在元霄花会时,被我引以假名,说给了陶莹莹听。

在陶莹莹心目中,她自是以为这吴天两字,乃是我的假名。但是她此刻临做爱之即,却是呼唤着我的假名。可见在她心目中,她实在不想承认我是个皇帝。她情愿我还是当日在元霄花会上的那个吊儿郎当子。

但是,她却怎么也不知道,其实吴天两字,恰恰是我的真名。这个伴随了我二十五年之久的名字,已经在我刻在了我骨头上。被她这么一唤,顿时让我将封尘起来的前世记忆,重新打开了个缺口,各种各样的记忆,纷沓而至。

我额头上冒着冷汗,看着我那双因为御女心经的内力运至极限,而微微闪着莹光的手。以前的我,虽然有些冲动,时常会讲粗话。但是,我却是个善良之人。如今的莹莹,她是爱极我的。然而,我却无法给她真爱。不仅仅如此,我还要用类似于魔功的手段,无情而残忍的夺去她的身心。那时候的莹莹,到底还是莹莹么?我根本不敢确定。甚至于,她到底是因为受了御女心经的影响爱我多一点,还是其本身发自内心的天然爱意多一点,我根本就无从分辩了。

陶莹莹在我身子下,微微喘着气息,樱桃小嘴中轻轻吐着:“吴天,吴天。”不断得呼喊着我的名字。

我缓缓地收回了运行至掌心中的御女心经内力,缓缓附下身子,在她脸颊处轻轻一吻,温柔地轻声道:“吴天在此,莹莹有何吩咐?”

“吴,吴天。”陶莹莹猛地睁开杏目,她没有料到我并没有立即要了她,而是在她脸颊处亲吻后,便以吴天的身份,与她说话。

“是我,本公子吴天,莹莹姑娘有礼了。”我笑容可掬,对那仍旧躺在我怀里的玉人儿,抱拳一笑道:“莹莹姑娘,匆匆一别,已经一月有余。不知近来境况如何?咦,喜儿姑娘,又上哪里去了,为何没有见她?”

以陶莹莹的聪明才智,虽然先前一愕然。然却迅即便明白了我的意思。急忙脸红耳赤的从我身上挣扎了起来,娇羞不已的站在了一侧,羞赧道:“吴天公子,为何将莹莹抱在怀里?也不知道男女之防?”

我心下暗喜,陶莹莹果然进入了角色。在她的潜意识中,自然不希望我是皇帝。但是我此刻是吴天,并非是皇帝。如此一来,便投了其所好。本来我就是两个身份,吴天这个身份,可还是个处男之身,没有任何老婆,自是符合陶莹莹的要求。

陶莹莹则是刻意的回避我皇上的身份,只要一心一意的喜欢吴天,恐怕也是她能够接受的。虽说俩人都是在自欺欺人,但毕竟乃是解决这个方法的最佳途经。

我又故意露出了个玩世不恭的模样,轻摇折扇笑道:“莹莹姑娘,你我俩人走路太急,乃撞到了一起。是以,莹莹姑娘你才跌坐在我怀里。嘿嘿,你我俩人,可真是有缘分啊。可惜,可惜。”

“吴天公子,你在可惜什么?”陶莹莹见我装模作样,摇头轻叹,不由得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可惜本公子没有趁机一亲芳泽,实在是可惜之至。”我露出了无限惋惜的神色:“恐怕会引为终生之憾。我真笨,早知道趁着莹莹姑娘浑浑噩噩之时,偷偷亲上一口,也是好的。”

“啊?”陶莹莹听得我说的如此露骨,顿时一片羞云浮上双颊之处,娇嗔跺脚道:“大胆吴天,真是好坏。”

“相逢既是有缘。”我嘿嘿一笑,轻轻摇摆着折扇道:“难得你我二次偶遇,不若趁着圆月之即,泛舟于玄武湖,一起观赏月色如何?”

“可是,吴天公子。”陶莹莹突然掩嘴轻笑起来,瞄了我一眼道:“今日可是二九了,哪里来的圆月?若有,也只是一轮残月而已。”

呃……。我顿时尴尬起来,轻咳两声以解尴尬道:“这个,这个,乃是本公子记错了。不过,圆月也罢,残月也罢,重要的不是月亮,而是在一起看月亮的人。不知莹莹姑娘然否?”

“就你伶俐能言,看你一片赤子诚心的份上,莹莹就受你一回邀请好了。”陶莹莹轻轻地瞟了我一眼,难得的对我好脸色,简直要让我飘飘然起来。

此刻我心中不由得暗自庆幸,若我真的用御女心经征服了陶莹莹,恐怕这一辈子,也无法体味到真正的陶莹莹了。|||||

“既然莹莹姑娘答应了,那就请吧。”我啪得将折扇一收,指着门外,拱手道。

如此,俩人说说笑笑。走出了那间牡丹坊贵宾房。一直收在门口的旺财,一见到我出来,便呼的一声扑到我的身边。

我急忙一脚把它踹开,面露恶寒之感道:“莹莹,哪里来的一条肥狗?你没有被吓到吧?”

陶莹莹轻轻摇头道:“没有,吴天公子,我们走吧。”

说着,我们往楼下走去。左东堂等几人,一见到我出门,便立即迎了上来,抱拳道:“老爷,您出来了?”

“呃……你们几个是谁?干么挡着本公子的去路,看你长得好眉好目的,不学好出来学人打劫?哼,还不于本公子速速退开,否则我就报官了。”我说这些话时,对那左东堂等几人连连施着眼色。

左东堂虽然有些木纳,却并不愚蠢。虽然不明白真相,但是还是配合着道:“呃,别报官了,我们自己走开便是。”说着,带着其余几名护卫,一脸莫名其妙的躲到了一旁。

陶莹莹也喝止了叶乔的跟随。

我和陶莹莹,一同走出牡丹坊后。我便携着其手,顺着堤岸一路向北走去。我记得那边有个租船的地方。

陶莹莹本来想要挣扎一番,然却被我捏得铁紧,无法挣脱之下,只好作罢。

只是时值傍晚时分,出来游玩的人很多,一见到我们两个大男人,公然互相搀手步行,均是露出了惊讶之色。在古代不是没有好男风之人,但是哪有我们这么公然露骨的。

我哪会去管别人的目光,手中稍稍一揉捏,顿感陶莹莹的纤纤小手之细腻嫩滑,捏在手中颇为舒坦。兴趣大增,又是揉揉捏捏,舒服不已。

我舒服是舒服了,但是陶莹莹却是如履薄冰。即要应对别人诧异的目光,又要默默忍受我暗中对她素手的骚扰,不知不觉,手心中竟然出了热汗。

牵着心爱的人儿,漫步在堤岸旁,享受着徐徐晚风带来的凉爽之感,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片刻,便走至了租船之处。玄武湖乃是风景秀丽之所,经常会有人有闲情雅致,纵舟泛湖一番。

我走上前去,对那租船的老翁抱拳道:“老人家,我要租一条船。”

那老翁看了我们一眼,也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目光,只是道:“这种乌篷船,租一条是三十文钱,不过要押金一两纹银。”

我在身上摸了一下,却觉我身上最低的票子都是百两银票。只好拿出张百两的,递给那老翁道:“诺,这是船资加押金。”

那老翁急急推辞,说笑了百两纹银租一条船,我敢给。他都不敢收。

还是陶莹莹见状后,便从怀中数出一两纹银及三十文铜钱,一起交给了那老翁。老翁这才帮我们弄了一条结实的乌篷船,牵着绳子道:“两位公子,可以上船了。若是公子不会撑船,老朽倒是可以代劳。”

说笑。我上船约会,哪里肯带一个糟老头子打搅情绪啊?急忙摆手推辞掉,向那陶莹莹道:“莹莹姑娘,这次劳你破费了,下次我再请你。”

“吴天公子你太客气了。”陶莹莹纤纤一回礼道:“元霄佳节时,承蒙公子邀请,还未曾谢过呢。”

推辞一番后。俩人齐齐上了那艘小乌篷船,上次在济南时,我用过这种船,并不陌生。随即拿起橹,用力一划。那小船儿,便飘飘荡荡的离开了岸,往湖心中飘荡而去。

而陶莹莹,则俏立在船首之处,好奇的望着我划着乌篷船:“想不到吴天公子划船儿,倒也是一把好手。”

“哪里哪里?过奖过奖”我呵呵一笑。

一阵湖风吹来,将莹莹的鬓角处一缕秀发,飘荡起来,煞是好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