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武林大会(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由左东堂领队,共计带了十名御前侍卫,个个都是挑选出来的高手。另着,旺财自也随之我左右。晴儿更是与我寸步不离。加之暗中护卫的两名供奉,相信任何刺客胆敢前来,都落不到好处。

从京城出发,一路沿着官道往无锡出发,四百里地也。到得常州歇息了一晚,次日晨时赶路,不到中午时分,便到了无锡城中,一路相安无事。

无锡城算是一座老城了,处处透着江南水乡独有的风光秀色,各种建筑物,也是秀气典雅非常。时值一场淅沥沥的春雨,更是将无锡城洗刷一新,清新气息扑鼻而来。

入得城后,沿着湿润的青石板路向前走去。即便是下着小雨,路上行人也是不少,各种小贩,挑着从田地里刚摘来的蔬菜,沿街叫卖。

我索性也下得马车,携着数女一同步行。些微春雨淋在身上,即不会让衣衫湿透,那种淡淡地清凉味道,反而让精神百倍。

只是,我等一行人,衣着光鲜。容貌不凡,尤其是我一人,携三女而行。其身后,更是跟着数十名年轻的男男女女,腰间均配着刀剑。

一路走去。旦见了武林人士,今日虽然才初三,距离十八尚有半月。但是路途遥远的江湖人士,早已经提前赶来,谁都不愿意错过这一场武林盛事。这些江湖人士,或打扮粗俗,或身着文士打扮,更或是成群结队,身穿同样款式的服装。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那就是都有武器在身。

朝廷对于民间的武器管制并不严格,是以很多人大摇大摆的配着刀剑。甚至有些江湖艺人,占据了桥边空地,拉开把式练将起来,铜锣瞧得震天响,做起买卖来。可惜的是,我无论怎么看,这些卖把式的都是些不入流的江湖人士。那种货色,就算我没有练过武功,光凭之前的血气之勇,都能干翻一两个。

再往前走得一段,终于见到了一家客栈。众人行之内,左东堂快步上前,对那柜台后的掌柜地说道:“掌柜的,我家老爷包下这客栈了。无关人等一律赶出去。”

左东堂性子虽然比较憨厚,但毕竟也是个御前侍卫,自然有些皇家的威严。行事办事,必定以皇上为先。

那掌柜的顿时露出了一苦刮脸,却见到左东堂身材魁梧,看似孔武有力之姿。倒也不敢得罪,连连拱手告罪道:“这位爷台,最近几天小店已经住满。若是爷台实在有需要,小的情愿将自己的房间让给爷台。”

左东堂在柜台上一拍,怒目道:“你当我说话放屁啊,我说要包下这客栈,其余人全部赶出去。”

那掌柜慌了神,连忙告揖道:“爷台,非是小的不愿,实在不能啊。来住店的都是大爷,小店哪里敢得罪啊?”

他这倒是说的实话,如今武林大会召开在即,各路武林人士都纷纷聚集到了无锡。要说这客栈,住了有一半江湖人士,也是不稀奇的。

左东堂毕竟心软,硬不下心肠来赶人。便尴尬地愣在了那里。

“东堂,掌柜的既然不敢赶,咱也不能勉强于他。”我打开折扇,笑道。

“这位大爷,多谢您了。”那掌柜的一见到我帮腔,急忙向我道谢起来。

“他不敢赶,你去把人都赶出去。”我啪得一声,将折扇收了起来道。

啊?掌柜的,顿时愕在了当场。左东堂自是知晓我的脾气,也不敢怠慢,急忙领着一群御前侍卫,狠狠地扑向了厢房内。我则悠闲地携着三女,寻了个位置坐下来。

“小儿,上好茶。”我呵呵一笑得喊道。

我话音落下不久,一个年轻的店小二,浑身颤抖的拎着大茶壶走来。心虚的帮我们斟满了茶水。

由于三女都算是我的嫔妃,如此出门在外,自然都带上了面纱。不过,光是那诱人的身材,就足以令得客栈内其余顾客,虎视眈眈不已了。

尤其是柳映竹,轻轻掀开面纱的一角饮茶的时候,更是让群狼们,觉的惊艳一瞥。有几个胆子大的,当桌讨论了起来,讨论的东西,不外乎是三女哪个身材好,哪个腰部细。

听在我耳里,不觉什么。毕竟自己女人长得让人羡艳,也颇能自傲。不过听在众女子耳里,便觉得那是浪言秽语了。

只见得凝儿拍桌而起,娇叱道:“你们再敢胡言乱语,姑奶奶杀了你们。”凝儿脾气,本是有些火爆的。当时刚遇到我的时候,差点一剑把我当胸刺穿。在我面前是温柔之极。但是对别人,可没有那种好脸色。

坐我们旁桌的是几名身材魁梧的汉子,虽说目前已经是春天,天气不那么凉了。但是如此袒胸坐在那处,总有炫耀其胸肌和胸毛的嫌疑。恐怕凝儿这小姑奶奶,早就看这一桌不爽,欲挑起些事端来。

凝儿最近武功也是颇有长进,毕竟在一个王品姐姐的言传身教下,想不提高都难。以她目前的武功,几乎和一个普通的御前侍卫能打成平手了。|||||

那几名汉子,虽说看我们人多,却也似乎不惧,纷纷大笑着站起身来:“小娘们,是不是皮养了。要老子给你整整啊。”

我日。这句话可是捅破了我的底线了。对女人评头论足,本来就是男人的天性。只要别太过分了,我都没关系,但是这小子既然胆敢用调戏的口吻说出来了,自是把我的肝火惹了出来。本来想看凝儿表演一番武功的,此刻却怒不可揭,拍桌站起身来,将我的长凳拎起来,猛地向那说话的大汉抡去:“靠。”

那大汉本来就只有距离我两米远,我这一抡本就夹杂着一些内力在里面,速度很快。那大汉眼睛一愣,刚想躲开之时,长凳便轮到了他头上。

顿时,那家伙惨呼一声。一头栽在地上,鲜血淋漓,抱着头大声呻吟起来。其同伴一看不乐意了。欺负我们这边就我一个男人,其余人数虽多,却都是女流之辈。纷纷喝骂着向我们猛扑过来。听他们说话的口音,并不像是本地人,而是北方之人。北方之人,大多脾气刚硬,更是吃不得亏。

我一看他们的身手,简直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或许可以说,只是些凭着蛮力打架的街头混混。就是那些在桥边空地卖拳头的,也比他们要强上一筹。

我便大喝一声道:“你们别动手了,本老爷一个人教训他们。”说着,拎着一把长凳,乱抡起来,夹杂着我在以前时代的时候,也经常用长凳打架。一抡一舞中,仿佛又回到了我原先的那个时代,与几个死党喝酒后,聚众闹事打架。

一群女孩子们,却看傻了眼。她们是怎么也料不到,自己的夫君,堂堂大吴皇朝的皇上,打起架来会比流氓混混还要流氓。一手长凳,什么地方致命往什么地方砸去。如今练就了一身马马虎虎的内力,加之身手气力更是比以前强了不少。一时间,这群大汉竟然被我都揍倒在地,捂着身上的伤痛,就算有余力的,也不敢起身了。

我还不过瘾,拎着凳子对那两个明显是在装死的家伙,又抡了几凳子。喝骂道:“我呸,连老子的女人都敢出言调戏,他妈的活的不耐烦了。”

架一打完,身子骨顿时精神了不少。当这个皇帝,爽固然是爽。但是也好坏念以前喝酒打架闹事的情景。

“老爷,您好勇猛。”凝儿一见到我这次是特地为她打架,芳心自然得意异常。搂着我的手臂,小鸟依人般的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凝儿,莫怕。”我拍着她的秀肩道:“那群狗娘养的,竟敢调戏我们的凝儿,等会让老左把他们都给阉掉,卖进宫里当太监去。”

我这一架打完,浑身舒适,继续坐下喝茶。只是这厅内的客人们,早已经吓跑了一半,就连那掌柜的,也躲到了柜子底下。惟有一些真正江湖人打扮的家伙,仍旧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喝酒,这边打架闹事,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

“老爷,你打架的雄姿,可真的是……”柳映竹也坐了下来,隔着面纱轻笑不已。

“呃……难道你们不知道?先祖便是混混出身。”我嘿嘿一笑道:“我这个做子孙的,也只是仿效先祖罢了。”

我此言一出,三女均是恍然大悟。只是言语不敢涉及先祖帝,只要一笑了之。

恰在此时,屋角那一桌冷眼旁观的人中,突然走出了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走至我们身旁。一脚揣在躺在地上的大汉身上,怒骂道:“起来,别装死,丢我们关东人的脸面啊。武林大会,也是你等街痞子混混有资格来参加的?快滚回关东去,否则便是和怒马堂作对。”

那几个躺在地上装模作样的家伙,一听到怒马堂三字,急忙一骨碌爬起身来,叩了一头后仓惶离去。

那壮汉说着,又转而向我,一拱手道:“这位公子,各位姑娘请了。在下关东怒马堂三堂主马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