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以身饲虎(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那领头的道士,身材颀长,虽然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但其面色白晰,五缕长须自然垂落,道袍飘飘间,挂着一柄长剑。给人之感觉,却是丰朗神俊,气度不凡。

“这道士,长的倒是不错。”我暗赞了一声,随即挥手让左东堂过来,低声问道:“东堂,你身怀武当绝技,该不会也是武当派的弟子吧?”我随口一问,以前虽然知晓左东堂所用的武功,几乎都是武当派的绝学,不过从来没有过问过此事。

左东堂面色黯淡道:“回禀老爷,属下正是武当派的弟子。”

我在自己脑袋上一拍,笑骂道:“我怎么从来没有想到这上头去呢,这武当派这次与咱们作对。早知道,让你去通通气也是好的。东堂,那一行人中,可有你的师父,或者熟识之人在内?”

左东堂露出了个怪异的脸色,苦笑道:“回禀老爷,有的。”

我顿时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道:“哦,是哪个?你快去打个招呼,套套近乎,看看能不能让他们帮晴儿一把。”

“回禀老爷,属下的师父,就是那领头之人。”左东堂幽幽的说道。

“领头之人?那不就是清风牛鼻子?”我猛地站起身来,飞起一脚踹去,骂道:“你这个臭小子,没看见陆谦他们几个整天去找那老牛鼻子?你倒好,一声不响,问道你才说,我的师父就是那领头之人,我靠。”

左东堂一副被冤枉的表情,呜呼道:“老爷,属下的师父可没有不智,不,来福禅师好说话。再说,属下当时是私自下山,并没有经过师父同意。所以,这会儿哪里敢去啊?”

“老子不管,好歹也有了关系。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哭也好,闹也好,求也好。去打动那清风老牛鼻子。”我一脚把他踹下台去,笑骂道:“竟敢吃着皇粮不当差,看老子怎么收你骨头。”

左东堂满脸的愕然,苦着脸为难的回头望了我一眼,却碰到了我杀人般的表情。急忙脖子一缩,硬着头皮向武当派众人迎去。

我向其望去,因为距离颇远,只能看到他们的动作。无法听到他们说话。只见左东堂硬着头皮,行至清风牛鼻子的面前,当下便跪了下来,挡住了左东堂的去路,嘀嘀咕咕不知说了什么话。

那清风牛鼻子,见了左东堂,脸色迅即变得难堪起来。但是也没有见到他说话,甩了下袖子,迅即便绕着左东堂走。

左东堂受我之命,哪里肯罢休。起身又赶到了清风牛鼻子之前,跪挡在其身前,哀求起来。

那清风老牛鼻子,似乎也是个执拗之人。任凭左东堂怎么苦苦哀求,也是不理睬左东堂,径直往自己的看台走去。

左东堂见状,却也不敢回来。又是追到了看台之处,接着请求师父的原谅起来。

那武当派的看台,正在我看台左下方,其说话的声音,刚好可以飘到我的耳朵里。

“师父,您老人家就原谅东堂吧。东堂当年少不更事,一心想下山闯出些名堂,好振兴武当门楣。”左东堂说道。

“哼。”清风老牛鼻子,根本不理睬左东堂,将眼神挪到别处去。

其中一武当派的人看不过去了,遂劝解道:“东堂,你先走吧。你师父这些时日,因为小人作梗,心情不好。你也知晓你师父的脾气,不若过些时日,等你师父气消了再来。”

“李师叔,东堂知道做错事情了。”左东堂轻轻一叹道:“既然如此,东堂就过些时日再向师父请罪来。东堂不在的时候,就劳烦各位师叔,师兄,师弟多多照顾。”

“哼,我没有你这个弟子,也无须你来关心。”那清风老牛鼻子,第一次开口说话,冷声怒气道:“快给本道滚。”

“喂,喂。牛鼻子道士,你是怎么说话来着的。”我听不过去了,自己贴心的属下,哪能任凭对方如此污辱啊?遂站起身来,喝骂道:“东堂说了这么多好话,就算石头人也要动心了。你那牛鼻子倒好,一副不为所动的鸟模样,臭架子,摆给谁看啊。难不成,你这牛鼻子的心不是肉做的?”

饶是以清风道长的涵养身份,也不由得被我一口一个牛鼻子,听的气血上涌,立起身来望我这边喝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管我们武当派内部的事情,本道的弟子,本道喜欢怎么骂,就怎么骂。”

“哟,哟。老牛鼻子,年纪这么大,火气怎么还是如此旺?”我啧啧不已,从我的台子上跳了下去,摇着折扇摇摆至清风道长面前,嘿嘿冷笑不已道:“刚才还不承认东堂是你的弟子,这时候却又说什么自己的弟子,这不是自欺欺人么?”

“你,武当派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来插手。”清风老牛鼻子,似乎自持身份,不愿意和我争辩,出口赶人道。

其余人本想开口,却又想到我是在帮左东堂说话。话到口边,也只好都吞了下去。|||||

“武当派这种破地方,本老爷管都懒得管。”我嘿嘿阴笑不已道:“不过东堂可是本老爷的护卫,他的事情,本老爷怎么能不管?”

我此言一出,清风老牛鼻子顿时脸色又连连疾变,对左东堂怒色道:“东堂,你是怎么回事?为师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交朋处友,要再三小心,莫不要误交损友而弄得身败名裂。你看看这个油头粉面,满嘴污言秽语的纨绔子弟,你竟然去当人家的护卫。你,你气死我了。去思过堂面壁一个月,好好反省反省。”

“东堂知道了。”左东堂恭敬的叩头。

“喂喂,你个老牛鼻子是怎么回事?”我嘿嘿冷笑道:“你刚才还不是说,东堂已经不再是你的弟子了?”

“呃……。”清风老牛鼻子迅即语塞,他恐怕是一激动,便忘记了正在和自己的得意弟子怄气,开口教训起来。

“呐呐,大家都听到了。清风道长自己承认左东堂现在还是他的弟子了。”我嚷嚷道:“这里这么多双耳朵听到了。”

左东堂为人厚道,厚道之人自然人缘也是不错。他的几名师叔,师兄师弟的,都希望掌门能够原谅他,随立即符合的说道:“我们都听到了,掌门已经承认东堂重列武当派了。”

清风道长在江湖之中,身份非常之高。虽然没有明言让左东堂重列门墙,但是既然以师父的语气责备了他,处罚他去思过堂。这一切,都表明了变相承认了左东堂的武当弟子身份。那些话或者可以说是清风道长激动时,下意识说出来的,但是下意识却代表着人之本能。这老牛鼻子虽然嘴硬,但是内心的深处,怕还是一直时当左东堂为自己心爱弟子的。

“嘿嘿,此事圆满解决。”我嘿嘿笑了起来:“因为东堂重回门派。从此以后,武当派和本老爷便是一家人了。”

“哼,谁和你这个油头粉面的纨绔子弟是一家人?”清风老牛鼻子,虽然变相承认了左东堂是武当弟子的身份,却对我极不满意,哼声连连道。

说着,又转而对左东堂训斥道:“东堂,既然你重列了我武当。就要听为师的话,从此以后,你不再是这个油头粉面之家伙的护卫了。哼,你倒是出息的很。说什么下山要闯一番,以振我武当门楣,如今却落魄的去当人家护卫,丢人啊。不过这样也好,不经历挫折,怎么能知晓门派之温暖。”

“噗嗤。”我喷笑了起来,妈的,左东堂堂堂一等带刀侍卫,领御前侍卫副统领,官居正四品。竟然被这老牛鼻子说的一文不值。还命令他不要当我的护卫,实在有趣的很。正四品的武官官职,就算放到战场之上,起码也是一个副将级别,可比武当山的掌门要牛比了许多。

虽然才和清风老牛鼻子接触不久,便发现了这家伙的性格十分可爱。表面上一副嘴硬的家伙,其实内心深处最为护短。呵呵,我喜欢护短的家伙。因为我也是个护短之人。

“师父,您让东堂做什么都行。”左东堂苦着一张脸,那老牛鼻子正待满意点头的时候,却又听得左东堂说道:“可是唯独这件事情,东堂是万万不敢遵从的,还请师父收回成命。”

清风老牛鼻子嘴巴张的大大,愕然不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刚列回门墙的得意弟子,自己的第一个意思,便被驳了回来。顿时气得不轻,冠玉般的脸上,一片潮红。

“东堂,你师父也是为了你好。”那个李师叔,似乎对左东堂格外关照,立即焦急的劝解道:“快别拗你师父的意思。”

左东堂望了望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思。我也不想左东堂为难,便轻点了一下头。

左东堂顿时松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自己的令牌,递给其师父道:“师父看看这是什么?”

清风老牛鼻子,歪着脑袋不屑的接过令牌,迅即脸色连变道:“什么,一等带刀侍卫,御前侍卫副统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