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暗斗(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公孙爱卿,快快与朕说来。”我精神不落道:“不管如何难以取得,朕一定会找来。朕绝对不能让那未出世的孩儿,就此不见。”

公孙羽轻叹一声,微一思索,便回答道:“在我朝川蜀之地,深山峻岭之中。生活着一种奇妙的貂,通体黄金色,毛发柔顺,大小若手掌。此貂不食荤腥,只喜爱吃灵芝野参以及首乌。更加难以理解的是,此貂非百年以上的灵草不食,情愿活生生饿死。是以,这种金貂数量极为稀少,百年难得一见,然而其本身,却是极佳的药材。若是能捕来一只,制作成药膳与娘娘服用后,娘娘的胎儿定能安然无恙。”

“金貂?”我微微一沉吟:“朕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玩艺?”

“皇上没有听说过,毫不奇怪。”公孙羽微一点头道:“微臣祖上,有幸得到过一只。然而其后穷极三代人,日日夜夜寻找着金貂,也是没有见到其半丝踪影,因此,祖上医学荒废不说,还落得个家道中落。幸而微臣之祖父,立志重振家道,自学祖上传下的医书。更是下了祖训,凡公孙家后世子弟,均不得刻意去搜寻金貂。”

这些话,说的我心中又是一阵发凉。公孙羽祖先三代找金貂,却一无所获,难道我就能在这短短数月中找来不成。不过,即便是几率再低,我也不能轻言放弃,冷静的问道:“公孙爱卿,时间上有什么限制?”

公孙羽仔细考量了一番,随即说道:“运气最好,可以拖到孩子出世。运气不好,明天就会滑胎。当然,现在滑胎几率不大。微臣也能开出方子,帮皇后娘娘安胎。然而时间越长,就越是危险。”

“废话少说。”我眼睛一瞪:“说清楚点,你能有十足把握保住胎儿多久?”

“三个月。”公孙羽迅即回答道:“微臣竭尽所能,可以有十足把握保胎三月,但是过后就无十足的把握了。”

“好。”我重重的应了一声,低沉道:“就三个月,若是这三个月中。娘娘和胎儿有什么三长两短,小心朕要了你的脑袋。”

公孙羽浑身一颤,急忙跪拜下来道:“微臣遵旨。”

“来人,速速与朕传东厂统领李林甫前来。”我第一时间便想到了东厂,东厂诸人,都是在各部门挑选出来的精英。若他们无法完成这个任务,恐怕天下无人能够完成此任务了。

我又将脸上的冷峻之色收走,一脸温和的脸色不好的皇后娘娘揉在了怀中。低声安慰道:“幼红无须惊怕,有朕在这里,天大的事情朕也会替你扛着。朕乃真命天子,这天底下的事情,没有能够难道得住朕的。”

皇后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娇怜的依在我怀中,轻轻恩了一声。

“皇上,冰镇酸梅汤来了。”小多子指挥着两名御膳房的小太监,将酸梅汤放在了桌子之上,为一人盛了一碗。

我接过一碗酸梅汤,轻声柔和道:“幼红,朕来喂你喝酸梅汤。”

“皇上。”公孙羽迅即出言阻止道:“皇后娘娘不能喝如此冰镇的东西,夏日食冰,虽说解暑爽口。但母体体温骤降骤升,对胎儿无益。”

我一听,知道公孙羽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便急忙将碗撂下,吩咐小多子道:“快快将这些冰镇酸梅汁都拿走。”

“皇上,臣妾其实也不想吃酸梅汁。”皇后娘娘见我如此行为,急忙说道:“您和两位姐姐自行喝一些吧。”

“不行。”我又一挥手,对小多子道:“吩咐下去,今夏谁都不准食用冰镇酸梅汁。否则被朕知道了,定斩不饶。”

小多子浑身一激灵,领了命后。急忙将酸梅汁运走。

“皇上,您无须如此做的。”皇后脸色还是有些煞白,淡淡地说道:“这样让臣妾的心好生不安。”

“不。皇后你是除了朕以外,天下最尊贵荣耀之人。”我眉头一轩道:“朕就是看不的得,幼红你要受苦。那些宫女太监,却可以享用酸梅汁。”

噗嗤。皇后轻笑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道:“想不到我家皇上,还是个小孩子脾气。自己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不过势菱么一来,连两位妹妹也要跟着受苦了。”

“姐姐。”兰儿和杏儿,急忙上前说道:“妹妹其实也不想吃酸梅汤。”

“恩,如此才乖。”我呵呵一笑道:“这叫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说着,我又扶将起皇后,低声道:“幼红你累了吧,朕扶你去坤宁宫休息。这些日子,你就安心调养身子,一定要听公孙太医的话……”

“臣妾知道了。”皇后为了不使我更加担心,遂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道:“皇上您也真是的,别总把幼红当小孩子一般看待。”

嘿嘿。我尴尬笑了两声。一路上说些笑话,将她送回了坤宁宫中。陪了她一会,又千叮咛,万嘱咐后,这才去了南书房。而兰儿和杏儿,则留在这里陪伴皇后。|||||

李林甫早早已经在南书房中等候于我了,甫一见到我,便立即行礼道:“微臣李林甫,见过皇上。”

这么多日子的锻炼下来,李林甫再非当日什么也不懂的小太监了。各种任务的磨练,让其逐渐成为一柄锋利的刀刃。全身上下的气质,也沉稳了许多。

“起来吧,最近朝野有什么异动?”我缓缓地问道。转而走至太师椅旁,小多子急忙嘱咐人沏我爱喝的茶叶。两名宫女,也随即拿出了蒲扇,帮我扇起凉风来。

“回皇上的话,并无察觉有何异常变动。”李林甫回答说道。

在这数个月中,东厂成立起来的情报部门,已经渗透到了京师每一个角落之中了。如今,正往外埠发展势力。更而,在东厂弄掉了几个典型贪污官后,顿时让朝中群臣,人人自危。同僚之间,说句话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东厂眼线发觉了去,传到我的耳朵里来。

如今大吴与周边几国之间的局势复杂纠错,若是被有心之人渗透进来,可不是件妙事。是以,我这才让东厂将所有大官都监护起来,不让他们有通敌机会。与其亡羊补牢,不若未雨绸缪。

“没有异动就好,朕现在要指派你一个任务。”我品了一口新沏的茶叶,以现在时令,乃是喝茶的最好时节,如今的茶叶,均是新茶。喝上去倍外清新自然,凝气生津。

“请皇上尽管吩咐,微臣定当竭尽全力完成。”李林甫身子一正,眉目之间顿时露出了一股严肃之气。

“很好。”我点头赞了一句,随即便将此项命令与他说了一遍,接着又扔给他一金牌:“你拿着这块金牌,号令地方官府全力协助于你。一切均能便宜行事。”

李林甫脸色一肃穆,他没有想到我是如此的信任他。竟然将金牌也给了他。随即决断地喝道:“微臣若是完成不了任务,定当自戮,以谢罪于有负圣恩。”

我微一张嘴,随即又止住了劝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去吧。”

李林甫又是行了一礼,步伐沉稳的离去。

我呼了一口气,躺回了太师椅上。

“皇上,奴才好羡慕小三子,不,李大人。”小多子轻轻一叹道:“他能够为皇上分忧,能够为皇上出生入死。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了。”看到昔日伙伴,如今已经当上了东厂统领,小多子果然是感慨万分。

我望了他一眼,平静的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小多子,你不必自怨。留在朕的身边,早晚有你出头的机会。”

小多子脸色一骇,急忙跪倒在地:“皇上赎罪,皇上赎罪。小多子只是一时感慨而已,并无此心。小多子只想一心一意,服侍在皇上身边,天天能够见到圣颜,乃是小多子多世修来的福分。若是再想有奢望,岂不是要遭天遣。”

“礼部陶大人,户部刘大人求见。”门外的小太监,嘹声喊道。

我呵呵一笑,向小多子说道:“看看,这两个家伙,一起来见朕。是不是又有什么摩擦了?你随了朕这么多日,也见过不少事了。说说,他们这次又是什么鸟事?”

“奴才不敢随意猜测朝事。”小多子脸色煞白之色未消,还以为我这话乃是试探于他,哪里敢说话。

“无妨,朕让你说,你就说吧。”我挥了挥手,表示无所谓。

“这。”小多子微一犹豫了一番,随即说道:“奴才猜测,根据各驿站官府快报,似乎东突厥和高丽两国的国主即将到京。而陶大人和刘大人,却一直为皇上是否出迎一事,僵持不下。而朝中大臣,除了一部分不表态之外,其余人均分成两派,各自支持陶大人和刘大人。”

恩。我轻轻恩了一声,不置可否:“让他们都进来吧。”

“皇上恩准陶大人,刘大人晋见。”小多子扯着嗓音喝道。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