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暗斗(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陶迁和刘枕明,俩人你请我推,一脸和气相继进入我书房之内。各自跪拜下来,行过大礼。

“两位爱卿都起来吧,无须如此客套。小多子,赐座看茶。”我露出了淡然的笑容。

“谢皇上。”俩人随即起身,坐了下来。

“你们两个,今日怎么会突然如此闲情雅致,双双跑来朕的南书房啊?”我嘬了一口茶,眉间舒展地说道。

“这个,这个。”刘枕明一番尴尬,随即回答道:“那是偶遇,偶遇。微臣见天气炎热,本想过来向皇上请安。另外,微臣府中尚存大量冰块。若皇宫中有所短缺,微臣可以送来。”说着,又扭头对陶迁笑盈盈的说道:“陶大人不知为何事而来?竟会如此凑巧?难不成,也是前来请安的。”

这些日子来,在我的刻意安排之下。刘枕明因为先前李太师倒台,而几乎势力尽丧,不得不对陶迁低调行事。到如今,逐渐掌握势力,几乎可以与陶迁分庭抗礼。可以如此说,当日李太师倒台之后,所余留下来的势力,几乎已经囊括于这俩人之下。

俩人虽然只是尚书,然而权力之大,几乎可以算是左右权相了。随着日子一久,俩人之间的争斗逐渐偏向了明朗化。而此趟两国国主来访,在我是否出城迎接一事上,更是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我心中明白的很。如今尚有未投靠派系的大臣,均在观望此次结果。在之前的日子里,在我的平衡策略之下,对俩人的恩宠几乎相等。这样一来,使得一部分朝臣,一直犹豫不决,迟迟不肯下决定。而陶迁和刘枕明,则不约而同,用这件事情来衡量我对他们俩人的恩宠态度,究竟偏向哪一方。

当然,让其中任何一家独大,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另外在这两家之中,我额外又插上了一枚钉子,当这枚钉子成熟之后,便会形成三派势力局面。三足鼎而相立,自然能使我的地位固若金汤。

或许,就是因为陶迁和刘枕明,看透了我的心思。这才想在那枚钉子成熟之前,率先压倒对方。然后再从容收拾我弄出来的那枚钉子。朝廷权力之争,历朝历代,均是免除不了的。任凭那官当的再正,再清,也免不了要卷入这个污泥之中,或许,官场本身就是一泥潭,任何人进入泥潭,若不踩着别人而上,就不免要被别人当作踏脚石,踏到了深深的泥潭之中,用不见天日。明哲保身这个词语,在官场之中说出来,无疑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听到刘枕明微带攻击的话语,陶迁一脸严肃地站起身来,恭敬道:“老臣草庐内无冰窖,自然无法进献寒冰。老臣此趟前来,是特意找皇上商讨出城迎接两国国主一事的。”

刘枕明也是知道陶迁脾气的,这么赤裸裸的说出自己目的来。反而更显得这老狐狸之奸诈。随即也不绕弯子了,笑着脸道:“陶大人此言差异。想那高丽国,一直是我大吴皇朝的属国,此趟高丽国主前来,明着是来访问,暗着却应该是来负荆请罪的。另外,那东突厥可汗,多年以来一直与我大吴皇朝摩擦不断,此趟虽然是与我朝结和平之来。然而我大吴皇朝总体实力远超东突厥。天朝上国,自然该有天朝上国的高姿态。对于一个弱国,需要用到皇上亲自出城迎接么?此事交由身为礼部尚书的陶大人前往,岂不是更为合适?”

“刘大人,陶某虽然佩服你在财政管理上的一套。”陶迁丝毫不退让道:“然而外交毕竟是外交,刘大人不懂也是情有可原。高丽突厥虽小,却也是堂堂一国。国主前来拜访,我朝皇上亲自迎接乃是本份的礼仪。况且,我大吴皇朝本就是天朝上国,礼仪之邦。皇上折节出城迎接,可以以礼以示天下,表现出大吴皇朝宽广之胸襟,让周边群国更加心生崇敬。再者,此趟乃是为了战略合作而会晤。若是皇上亲迎,对此次合作还有未见之好处。”

“笑话。”刘枕明不依不饶道:“人与人之间,本就有着三六九等,高低贵贱。国与国之间,也存在这个道理。如此野国蛮部,能够与我国势昌盛的大吴朝结为同盟,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若皇上听从了你的意见,岂不是要把大吴朝国威降下数格?如此皇威尽丧,周边诸国定然蠢蠢欲动。”

“够了够了。”我微微一怒道:“你们两个为了这事,已经争吵了十多天了。你们不烦,朕却头疼。争来争去,却始终是这几个观点翻来覆去。也不换点新花样。”

“皇上赎罪。”俩人齐齐跪在地上,不敢再多言。

“兵部主簿简大人求见。”门外太监又是一声喊声。

“宣。”我躺回了太师椅中,闭着眼睛低沉的说。

“宣简令泰晋见。”小多子会意,朗声喊道。|||||

简令泰入的门来,看见跪拜在地的两名重臣,脸上没有丝毫吃惊的神色。反而神色坦然的行至我面前,恭敬的跪叩道:“微臣简令泰,叩见皇上。”

“简爱卿起来吧。”我挥了一挥手道:“你们两个,也都起来吧。跪在地上不起来,成何体统。”

“谢皇上。”

三人以次序而坐。

“简爱卿,你来的正好。”我轻笑一下道:“朕差些被他们俩人烦死了,你来说说,朕是否需要出城迎接两国国主?”

简令泰慌忙站起身来,眼色偷偷瞧向陶刘俩人。这才道:“皇上,微臣权低位轻,不敢妄断。”

“无妨,朕要你说。你就说吧。”我也看了他们一眼,只见陶刘俩人,均面色正常,没有丝毫变化。没有变化才可疑,若非心中有鬼,何须装得一脸无所谓。想来他们业已经看出来,我正在刻意培养简令泰此人。

简令泰入兵部时间不长,却已经将人脉关系筹建了起来。尤其是现任兵部尚书段鸿,已经与简令泰行同莫逆,数次在我面前举荐简令泰升任兵部郎中一职。另者,简令泰在年轻一辈的官员之中,已经隐隐约约成了首领,今科大多数人才,均与他有不菲的交情。假以时日,简令泰怕是将成为朝中有数的重臣之一。

然而我却有我的打算,我可不想将来的重点培养对象,如此升官迅速。这样怕会养成其骄奢无人的心理。

“简爱卿所言在理。”我淡淡笑道:“你入朝时日不长,自然不清楚外交的策略。”

我此言一出,陶刘俩人的脸色均是微微一松弛。对简令泰的敌意除去不少。

“小多子,不若你来说说吧。”我忽而将头扭向小多子,淡声道:“你看朕是出城迎接的好,还是不出城迎接的好。”

小多子不防我在这种重要的事情上,突然问到了他,顿时手足无措起来。眼巴巴地望着我。

我问小多子,其实也是一种策略。若是由我做出决定,朝臣们定然会以为我偏向了其中一方,到时候朝中又要动荡再起,牌路全换。然而小多子,却是一个彻彻底底地局外人,宦官不得外交的政策下,他与朝中任何官员没有交情来往,也因此不会偏向于任何人。

“朕问你,你就不防直说出来。”我微微安慰,旋又开了个玩笑道:“你是朕身边之人,无须担心有人会吃了你。”说着,我眼睛一扫在座的三人。由于三人均有不同心思,在我眼神之下,各露出了一丝惭意。

小多子受到了我的鼓舞,便疙疙瘩瘩地说道:“奴才以为,两位大人说的均有道理。”

“废话。”我不由得好笑好气道:“朕当然知道他们都有道理,否则的话,朕也无须如此难为。小多子,朕可不是要你来打圆场的。”

“皇上,既然如此,何不取个折中的方法呢?”小多子脸微微一红,声调更加不稳起来。

“折中?”我呵呵一笑,开起玩笑来:“小多子,按你的意思。是不是把朕劈成两瓣,一半出去迎接,一半又留守在宫中?”

我此言一出,几人顿时窃笑了起来。

小多子脸色涨的通红,低声说到:“奴才并非这个意思,奴才只是想。皇上若能出得午门迎接两国国主,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出午门迎接?”我蹙着眉头想了一番,迅即一拍大腿道:“好主意,果然是折中的好主意。即不失礼于人,又不会降低国威。就这么办了。”说着,我这才望向陶刘俩人,说道:“两位爱卿,对于小多子的这个主意,还有什么意见没?”我再三强调,这可是小多子的主意。

陶刘俩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一阵苦笑。随即又恭敬道:“皇上,多公公的提议甚好。”

其实,在座的每一个人。又有哪个会没有想到这个折中之法?只是碍于自己的立场,必须坚守到底而已。他们是怎么没有想到,我会借着小太监之口,将这个主意捅出来。以太极手法,将俩人此趟的争斗消靡于无形之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红岩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
    小说以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敌我斗争为主线,展开了对当时国统区阶级斗争全貌的描写。全书通过三条斗争线索(集中营的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形成

    罗广斌 杨益言04-10 完结

  • 空谷幽兰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大道入廛
    空谷幽兰,常用来比喻品行高雅的人,在中国历史上,隐士这个独特的群体中就汇聚了许多这样的高洁之士,而今这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中国广袤的国土之上?这是一直在困扰着比尔波特的问题。因此,他于20世纪80年代末,亲自来到

    比尔·波特12-29 完结

  • 慈禧全传

    最新章节:第六部 瀛台落日 第一○八章
    《慈禧全传》是高阳以小说形式全景式描绘晚清社会的一部皇皇巨著,共十册。全书以主要人物慈禧的活动为主线,从咸丰皇帝驾崩热河,慈禧联合恭王,自肃顺为首的顾命大臣手中夺取大权,垂帘听政,写到慈禧去世,溥仪继位

    高阳03-07 完结

  • 中国哲学史

    最新章节:校勘后记
    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是第一部完整的具有现代意义的中国哲学史,为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之作。陈寅恪评此书,赞为取材谨严,持论精确。本书基本架构已为中国哲学史界普遍接受,许多观点(如名家应分为惠施之合同异

    冯友兰02-18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