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掷赌生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亲们,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库www.nunushuku.cc打开访问,精彩等你哦。

飞船摩纳哥号—

女士们,先生们:

这里是拉斯维加星。我们热忱欢迎来自母星的移民。自从地球人定居在本星球后,你们是第一批来自故土的亲人。拉斯维加星上已经准备了面包、盐、哈达和桂冠来欢迎尊贵的客人,也为你们准备好了房间和热水,让客人们洗去一路的征尘。

以下介绍本星球的概况:拉斯维加星是地球第一个成功的太阳系外殖民地,距地球324光年。1200年前,巨型亚光速飞船轩辕三光号载着88473名富有冒险精神的勇士,开始了人类第一次无预案飞行(注:指没有预定目的地的飞行)。飞船历时989年(注:指飞船外静止时间)后,幸运地遇到了与地球状况极为相似的本星,并在此定居。经过211年的开发,这儿已经建成了先进的拉星文明,人口发展到1480万。

拉星的公转和自转周期与地球极为接近,为避免时间换算上的不便,在拉星文明建立后,已经用人工方法把上述周期调整得与地球完全同步。所以,你们到达拉星后将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再次热烈欢迎你们。拉星的100辆太空巴士已经出发,10分钟后将与摩纳哥号会合。顺便播送一个通知:贵船摩纳哥号已经被拉星政府征用,经过一月左右的维修和加注燃料,将立即开始新的飞行,它将是又一次生死未卜的无预案飞行。船员初定为80000人,将从拉星居民的259万报名者中以抽签方式选出这些幸运者。贵船乘客如果愿意继续旅行,也可报名参加抽签。为了表示东道主的心意,对所有贵船乘客凡在着陆前报名者。抽签时给予3倍的加权系数。拉星政府博彩登记人将乘第一辆太空巴士抵达贵船,受理登记事宜。

摩纳哥号是轩辕三光号启程之后从地球出发的第28艘飞船,这28艘中有两艘已经确认为失事,其他26艘则杳无音信。有可能它们安全抵达了某个星球并在那儿扎根,但因种种原因未能与母星建立联系,不过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摩纳哥号,还有1200年前的轩辕三光号,都是蒙幸运女神特别眷顾的。

摩纳哥号是在轩辕三光699年之后出发,历时501年(指飞船外静止时间)到达拉星,速度比它的兄长快得多。尽管如此,501年仍是非常漫长的时间,所以途中乘客仍采用休眠方式。不过乘客们的思维并没有休息,在休眠前,所有乘客的思维被导入飞船SWW(思维网)中,一直在学习、交往、娱乐,包括虚拟的恋爱结婚生子。

现在,摩纳哥号已经泊在拉星近地轨道上。当来自拉星的问候在摩纳哥号的船舱里响起时,大部分乘客还没完全醒过来呢。值班船长已经提前三天启动了休眠复苏程序,然后把SWW网中与各人有关的记忆分离,再分别回输到各人脑中。不过,复苏得有个生理上的滞后期,回输的巨量信息也得有一个消化过程,所以,等拉星的几位博彩登记人匆匆进入飞船、用带着拉星口音的地球语言开始喊话时,飞船乘客的神经反应都赶不上他们的语速:

“拉斯维加星欢迎来自母星的客人!有参加本飞船后续飞行的请即刻报名!三倍的加权系数,相当于一个人可以参加三次抽签!优惠期到巴士着陆后即截止!本登记人有国家颁发的正式资格证书!

……”

摩纳哥号上的80050名乘客每50人分为一组,分散到拉星社会中。刚明军所在的小组内有他的四个熟人:朴智远、朴智英兄妹、他们的父母朴云山夫妇。刚家和朴家在登上飞船前就是邻居,旅途中三个年轻人在SWW网中又是须臾不离的玩友。不过,小刚的父母刚书野夫妇在旅途中已经去世了。

拉星政府的安排非常周到,每个小组内配了一位导师,在一年时间内与小组成员生活在一起,帮助他们尽快融入本地社会中。小刚所在小组的导师是谢米纳契先生,今年150岁。拉星人平均寿命为210岁,所以150岁正好相当于古地球人的“知天命之年”。谢米纳契先生非常尽职,而且友善宽厚,小组成员立刻就喜欢上他了。第一次见面时,他先在组员中找到了刚明军:

“首先向刚先生表示慰问。你的父母在旅途中不幸以身殉职,他们将英名永存。拉星政府已经将他们的名字载入探险英烈榜中。”

小刚看着窗外低声说:“他们是自杀,不是殉职。”

谢米纳契温和地反驳:“我看不出两者的区别。我知道当值班船长的艰难,长达100年的枯燥旅行,窗外是一成不变的宇宙背景,舱内是休眠如僵死的同伴,太孤单了,非常容易造成值班者的心理崩溃。所以,我认为他们二位就是殉职。”

刚书野夫妇是摩纳哥号第一任值班船长及值班科学官,他们尽职地工作了100年,然后唤醒第二任值班船长,与他作了详细的交班。但卸职后的两人并没有进入休眠,而是随即自杀了。这是401年前的事,小刚在SWW网中早就知道了这个噩耗,他简单地说:|||||

“我已经是18岁的成人了—或者519岁,如果加上网络年龄的话—我自己会处理这件事。谢谢你的慰问,不过请谈其他事吧。”

谢米纳契先生深深地看小刚一眼,把话题转开了。

他用一天的时间详细介绍了有关拉星社会的ABC。随后他说:当然不可能光凭纸上谈兵就完全了解拉星社会,得有一个实践的过程。你们以后不论遇上什么问题尽管找我,我会尽力相助。他发给每人一张银行卡,此卡在一年内可以“无限透支”。一般来说,一年后新移民就会基本熟悉拉星社会,那时可以自由挑选一个职业,也有了稳定的收入。

他的第一期辅导就要结束了,他停顿片刻,郑重地说:

“下面我要谈的仅是我个人的意见。因为拉星社会保障信仰自由,政府不好对以下的问题公开表达什么意见,但我想以个人身份郑重提醒大家。正如你们已经看到的,拉斯维加星上已经建立了非常先进的文明,非常强大的科技,但光明之中总会有阴影。这100年来,各届拉星政府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势力强大的‘上帝之骰教’……”

几个组员同时问:“什么教?上帝什么教?”

“上帝之骰教,即赌博中掷骰子的骰。”

智远奇怪地说:“这可是个奇特的名字。”

“往下听你就不奇怪了,这个名字和它的教义是密切相连的。该教派信徒数量达到拉星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二十,即近300万。他们每个周日举行献祭仪式,与会人数为20万以上,以掷骰子的方式选中100个‘升天者’,被选中者当场献出自己的生命。每周日都是如此啊,据政府统计,从这个教派兴起至今,已经有522100人丧生。”

“五十万!”朴云山震惊地说,“在地球上它肯定会被定性为邪教,被政府取缔。”

谢米纳契摇摇头:“我们不愿称它为邪教,因为这些信徒确实是为了实践自己的信仰而不是出于邪恶的目的。这个教派没有常任的领导人,每周用掷骰子的办法选出一个领导者,称为庄家,负责下一星期的宗教活动。该庄家的生命也就这七天了,因为,在下一星期的100个升天者中他是当中的一员。所以……他们的献身狂热十分可怕,确实可怕,5000多代庄家接踵赴死,从没中断。”

听他辅导的50个组员都不寒而栗。

“它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毒品,只要接触一次就有百分之二十的上瘾率,并且上瘾后基本不能摆脱,因为它的教义暗合了人类的冒险天性,”谢米纳契叹口气,“你们应该知道,人类的赌徒性格是根深蒂固的。所以,要想避免陷进去,唯一的办法是彻底躲开它,远远地躲开它,不要被好奇心所害。”他再次强调,“你们一定要记住我的话!”

他特意拍拍小刚的肩膀:“小刚你要记住我的话啊。”

其实他心里清楚,尽管他苦口婆心,反复劝诫,仍然会有抑制不住好奇心的人。这是由天性和几率所决定的,非人力所能扭转。比如这位小刚,如果他的性格和他自杀的父母相似,很可能就属于那百分之二十的范围。

谢米纳契已经通过SWW网查到了他父母自杀的真正原因。

英子紧张地问:“谢米纳契先生,你让我们避开这些人,我们也愿意按你说的去做。可是,怎样从人群中辨认他们?”

“这倒是非常简单的。首先,信徒们都比较瘦,即使胖人在入教后也会拼命减肥。因为据他们说,升天时要通过的‘天之眼’是相当狭窄的。”

“噢,那我们在交往中会首先警惕瘦子。”

“还有一个更容易的辨认办法:信徒们在周日参加献祭仪式时,一定会戴上这么一个徽章,喏,就这样的。”

他取出一个小小的徽章,图案是一枚六面体骰子,每个面上有从1到6的不同点数,与地球上赌徒们用的骰子完全一样。徽章是用高科技方法制成,图案中那个骰子并不是死的,而是不停地跳动着,依次展示着不同的点数。在它背后是无限广袤的、缓缓变化的背景。小刚从他手里拈起这个徽章,好奇地观察着。看着它,就像是透过飞船舷窗看深邃的宇宙—或者是有一只独眼正从宇宙深处看他,这要看你站在哪个角度上了。但无论是哪个角度,这个徽章确实令人入迷。他央求谢米纳契先生:

“这个徽章真精巧。先生,让我玩几天吧,我要拿它去和教徒们的徽章作比较。”

谢米纳契不忍拒绝这个孤儿,挥挥手,答应了他的央求。

小组成员们对谢米纳契的警告印象深刻,大伙儿都答应一定牢记他的关照。小刚捏着口袋里硬硬的徽章,心想,这么一个每周杀死100人的邪教,它的活动方式竟是如此明目张胆啊。

每位移民都得到了自己的房子,彼此留下联系电话,分散回家了。朴氏夫妇很同情失去父母的小刚,劝他住到朴家来,但小刚婉辞了,他想用自己的方法走出对父母的思念。随后的一个月内,小刚和朴氏兄妹几乎没有正经在家里呆过。想想吧,一张可以无限透支的信用卡!无数地球上没见过的新鲜玩儿法!三个年轻人绝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的,连朴家父母都在外边玩得乐不思蜀了。|||||

三个朋友最爱玩的新玩意儿,一个是空中滑板,形状和地球上的陆地滑板相似,但能悬空滑行。它无疑也是磁悬浮作用,但能悬浮到膝盖高度,又没有明显的动力来源,无疑拉星的科技水平要远远高于地球(至少是摩纳哥号启程前的那个地球)。另一个玩意儿是“蛀洞旅行大变脸”,两个透明球由弹性管相连,管径很细,玩家要努力顶开弹性管钻过去。人钻到弹性管之后,它就开始发疯般地扭动,把其中的人扭得像洗衣机里的衣服。等好容易钻到另一个球内,那个看似透明的圆球原来暗含机关,从外边看,里边的人是原型经过拓扑变换后的形象,至于如何变换则是完全随机的。小刚被变成一个打结的人,而朴智远则更恐怖,把身体内腔翻到体外了(这是拓扑变换规则允许的),各种器官密密麻麻地悬挂着。外边的小英吓得捂住眼睛,而里边的哥哥还在急切地问:我变成什么样子了?变成什么样子了?

三个星期后,他们又发现一种新玩意儿:最高通感乐透透。摊主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年轻姑娘,年龄比小刚他们略大一些。她非常漂亮,细腰盈盈一握,彩色头发扎成两个冲天辫,吊带小背心,超短裙,身上挂满了小姑娘们喜欢的饰件。看见三人过来,她高声吆喝:

“乐透透节日大酬宾!庆祝地球飞船胜利抵达拉斯维加星!一月内八折优惠!”

小刚走过去,笑着说:“那你得对我们更优惠一点,我们仨都是摩纳哥号的乘员。”

“是吗?你挺厉害的,不到一个月,拉星话已经说得很顺溜啦。好吧,对你们七折优惠。”她把三位客人迎进来,又加了一句,“其实对你们不必优惠的,反正新移民们都拿着一张无限透支信用卡。”

不过她还是用七折优惠让三个人玩了乐透透。是一个类似宇航头盔的玩意儿,戴上它,经过十几分钟的调谐,玩家就能得到最高的快感,是一个人在一生中所能享受的快感的综合:婴儿吃母乳时的快感;婴儿被妈妈轻抚脸蛋的快感;恋人接吻的快感;极度饥渴时进食饮水的快感;大成功的喜悦;享受蓝天白云、清风山泉时的喜悦;等等,当然也少不了性快感。它们综合到一块儿,成了“痛彻心脾”的快乐,同时又是很温和的,不带烟火气。三个人都沉溺其中不愿离开,但女摊主只让每人玩半个小时,说这是法律严格规定的,每天不能超过半个小时,否则它就变成最厉害的毒品了。临走时小刚有点恋恋不舍,倒不是舍不得这种玩法,而是离开这个漂亮快乐的姑娘。他说: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和电话吗?”

“当然可以。你叫我阿凌就行,我的电话在招牌上写着呢。”

小刚介绍了这边三个人的姓名和电话。“那,我能不能请你吃顿饭?”

“我当然乐意。”阿凌笑着说,“我知道你们有无限透支卡,一年内有效,所以在这一年内你尽可以多请我几次,我绝不会嫌麻烦的。不过今天不行,哪天我有空吧。”

智远说,那我们下周来找你吧,我们仨轮流清你。三人离开了这个小店,小英撇着嘴说:

“小刚,刚先生,你对姑娘们的进攻非常果断啊。”

小刚笑着说,这也属于谢米纳契先生所说的男人的冒险天性。小英反驳说,谢米纳契只说“人的冒险天性”,可没专指男人。小刚笑着说,“这就对了,女人也有冒险天性的,那你干吗不对你中意的男孩子主动进攻?”

第二天他们在街上邂逅了阿凌,她仍是那身时尚打扮,只是外面套了一条淡青色的风衣。看见三人她首先打招呼:

“喂,你们三位好。我还惦着你们的请呢。”

小刚高兴地说,那咱们现在就去饭店吧。阿凌歉然摇头:

“不行,我今天有重要事情,抽不开身。以后吧,下周吧。”她嫣然一笑,“如果下周我们还能见面的话。再见。”

最后这句话有点没头没脑,未等三个朋友醒过来劲,她就匆匆离开了。小刚一直专注地望着她的苗条背影,小英有点恼火,用肘子推推他:

“小刚哥你别看啦,你的心上人已经走远啦。”

小刚扭回头,严肃地说:“你们没发现?她的风衣上带着一枚‘上帝之骰’的徽章。”

“真的?我没看见。”

智远说他也没注意到。小刚说:“我看见了,不会错的,就在她风衣的翻领旁。今天是星期几?对,是星期日,她一定是参加那个献祭仪式去了。刚才她说什么来着?她说‘如果我们下周还能见面的话’—她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了!”

朴氏兄妹相当吃惊,没想到谢米纳契的警告在不到一月中就应验了。小英恍然大悟:

|||||

“噢,你看她很瘦的,符合信徒的特征。”

小刚沉思片刻,果断地摸出那枚徽章,带在胸前:“我要跟她去,看看那个教派到底在干什么。”

“不行的、不行的!”小英震惊地说,“谢米纳契先生说得再清楚不过了,那儿沾不得的,一沾上就会上瘾。”

智远也竭力阻止他,但小刚不在意地说:“我总不至于没有一点自控力吧。我一定要去,这么一个灿烂快乐的年轻生命,我不能眼看着她送命。”

他拔步追上去,朴氏兄妹紧跟在后边,努力劝他,小英急得要哭,但小刚一点不为所动。那件淡青色的风衣在人群中时隐时现,三人一直追到一家大游乐园,密密的各种游戏摊点中夹着一个不大起眼的电梯门。这会儿门前已经排起长队,来这儿的人仍然络绎不绝。三人注意观察,来人果然都带着那种徽章。电梯门开了,阿凌和众人走进去,门又合上,门边的红箭头开始闪亮。小刚拦住他的两个朋友,不让他们再跟着,因为两人没戴徽章,再走近可能引起怀疑的。然后他用力握握两人的手,走近电梯门。

这是那种循环式的电梯,此刻方向只能向下。门又打开了,小刚和前边的十几个人走进去。他心里忐忑不安,生怕被人认出是冒牌货,实际上根本没人注意他。电梯里的人都微笑着用眼光互相致意,但却一言不发。电梯嗡嗡地飞速下沉,似乎已经来到很深的地下。它终于停住了,门打开,人们鱼贯而出。

眼前的景象大出小刚的预料。他原以为这个献祭之地一定阴暗诡秘,或者庄严肃穆令人敬畏,谁知他看到的仍是一个大游乐场。这是一个大溶洞,空间极为广阔,穹顶几不可见。场内彩灯辉煌,笑语喧天,大分贝的音乐轰鸣着,几万个(或者是几十万个,小刚对这么多的人在数量上没有概念)盛装的男人女人在尽情地玩闹,跳街舞、恰恰、伦巴、芭蕾;抖空竹翻筋斗,打醉拳舞太极;反正一句话,是把地球上的全球狂欢节挪到这儿了。阿凌早就消失在人群中,就像溶入大海的一滴水,根本甭想找出来。

小刚在密密的人群中困难地穿行,观察着四周。他原来担心这里戒备森严,其实即使不戴徽章也不会有人注意的。他挤到了广场中间,惊奇地发现这儿有一个魔幻般的玩意儿:一个黑色的球状物,静静地悬空漂浮着,黑球黑得非常深,似乎有无形的黑浪在里边不停地翻滚。小刚想,这就是谢米纳契先生说的“天之眼”吧,信徒们要通过它来升天。小刚在科学世家中长大,从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超自然的灵物,便想挨近去仔细看。但在距离黑球相当远的地方,他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住了。屏障是半球状的,把那个悬空的黑球严密地包在里面。这当然不是上帝的法术,无疑是某种高科技的东西。

小刚入迷地看着这个悬空的黑球,抚摸那道无形的屏障。他想,眼前的这一切绝非儿戏。

音乐声突然停止,世界就像在这一瞬间突然停住了。狂欢的人们停止了动作,气喘吁吁地看着上方。从几不可见的穹顶上打来一束耀眼的光柱,打到广场中央的一座高台上。高台边有一支乐队,已经准备就绪。一个男人走到光柱中,向众人举起双手,大声宣布:

“我,上帝之骰教第5222任庄家,现在主持本次升天仪式。请大家就位!”

地灯亮了,把场地分成无数个棋盘格。下边一阵骚动,每人都作了轻微的移动,站到一个格子里,小刚也学大家占到一格中。

庄家再次扬起手:“孩子们,向万能的上帝祈祷吧!”

下边响起一片吟哦声。小刚赶紧学起东郭先生,哼哼哝哝地应付着。他很快就听清了大家念的祈祷词,原来翻来覆去只是一句话:

“我向万能的上帝祈祷,望上帝之骰能完成你老人家无力完成的事情。”

小刚怀疑地咂摸着:这句祈祷词怎么不是味儿。信徒们不像是在膜拜上帝,倒像在调侃他老人家!没错,小刚注意地看看四周,吟哦的信徒们远远说不上肃穆虔诚,他们眼里都闪着顽皮的光芒。祈祷结束,庄家庄严地发问:

“孩子们,你们都做好升天的准备了吗?没有做好准备的请退出圈外!”

下边像小学生一样整齐地回答:“我—们—做—好—准—备—了—”

这会儿小刚真想退出圈外—他可不想参加什么“升天”,把自己的命搭在里面。但他不想引起怀疑,咬咬牙,站在原地没有动。

庄家开始掷骰子了。在他脚下的高台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金属盘,银光闪亮。投光设备把它投影到天幕上,显示出其上密密麻麻的棋盘格,这些格子和众人所处的格子是一一对应的。庄家拿出一个黑色的骰子,上面有1到6各个数字,不过小刚随后知道,在这种掷骰方法中,点数实际是无用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飞向人马座

    最新章节:二十四、秋天?还是春天?
    《飞向人马座 》是 中国科幻之父郑文光于1978年发表的一部科幻小说,其场面之宏大,情节之紧张,人物性格刻画之出色,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文学水平。这部小说虚构了一个速度的故事:3个因为某一种速度被抛在太阳系外的少年,

    郑文光02-27 完结

  • 无限群芳谱

    最新章节:第033节 创圣时代
    这是一个关于神系从零到发展,到壮大的故事。 这个神系的神灵,有着独特的力量体系。并非东方修真系,也非西方神格系。而是另辟蹊径的神界核心系。 每个神灵都有一个混沌神胎,进化为神界。神界的作用功能千奇百怪。比

    蛊真人03-11 完结

  • 梦想进化

    最新章节:第一千零三十章 大结局
    你还记得魂斗罗调出30条命的秘技吗? 你还记得口袋妖怪抓到皮卡丘的兴奋吗? 你还记得超级马里奥隐藏蘑菇的位置吗? 你还记得牧场物语中种地的辛苦吗? 你还记得那让人热血沸腾的热血系列吗? FC上的坦克大战、炸弹人、双

    冬之雪花02-03 完结

  • 银河帝国2:基地与帝国

    最新章节:26 寻找结束
    经过近200年的励精图治,基地征服了银河边缘众多王国,势力不断向银河中心蔓延,终于与银河帝国产生正面冲突。 帝国虽已江河日下,仍旧拥有银河中最庞大的舰队。帝国最后一位野心勃勃的年轻将军注意到了银河边缘的异动,

    艾萨克·阿西莫夫02-27 完结